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衍生】三日情侣(刘地×高迈)续2

*刘地(《都市妖奇谈》)×高迈(《半路父子》)。

*私设巨多,部分设定见前,各种人物穿越打酱油。

前篇走这里:<序章><Day1><Day2><Day3>

续:<1>

番外<日常><三世情缘>



——————


5.1

“事情就是这样。”南羽在高迈的威逼利诱之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高迈全程安静的倾听,间或皱紧双眉,始终没有出一言打断。“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不对劲还能找到这里的,我应该已经修改过相关人的记忆了。”

 

高迈笑了笑:“任何看似完美的布局都会有意外出现不是吗?比如一些你不知道的人无意中也知道了这件事。”

 

他没有理会南羽露出的懊恼的表情,从书包里拿出照片,手指把照片按在吧台上推向南羽:“这个就是刘地?他和薛童其实是同一个人?”

 

南羽只扫了一眼就确定的说:“是。”她想了想,用指尖拈起照片一角露出讥诮的笑容:“看来这次失误的不止我一个人。恐怕刘地自己也不会想到会被人拍到照片,还留下了刘地形态的证据吧。”

 

她放下照片,看着高迈:“你好像不是很惊讶?”

 

“不瞒你说,其实我到现在还没法消化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妖怪这件事,不过因为太过于惊讶反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高迈揉了揉太阳穴,“所以你们都是妖怪?混入Q大其实是为了做活雷锋惩恶扬善?刘地说喜欢我只是因为我和罗小列关系近想利用我除妖?”

 

南羽用点头回答了前两个问题,在听到第三个问题后沉默了。“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高迈茫然:“不然呢?”

 

南羽一时间表情有点复杂。她走到紧靠吧台的酒架,握住架子上一个和周围的酒瓶并没有什么不同的玻璃瓶,轻轻的顺时针转动60度。

 

吧台后面的金属质背景墙悄无声息的移开了一个可供一个人通过的缝隙,有暖橘的灯光从里面倾泻而出。高迈被这个机关惊得不由自主“卧槽”一声,妖怪的店都是这样暗藏玄机的吗?

 

在他瞪着眼睛想去仔细研究刚才那个酒瓶的时候,南羽已经扶着墙站在了背景墙开出的暗门门口:“你跟我来。”

 

“噢……噢好的。”

 

暗门后面就是盘旋而下的楼梯,直通到地下室。地下室作储酒室用,摆满了高迈见都没见过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酒。他忍不住到处打量,饶是他这种外行人看到这样壮观的场景也啧啧称奇。南羽却看都没看这些酒,径直走到最深处的一扇门前。

 

高迈跟着上前,好奇的问:“这里面也放着酒吗?”

 

“不,”南羽向高迈露出让人读不懂的微笑,“这里面藏着刘地的秘密。你想看吗?”

 

“既然是秘密,我这个外人看了不好吧。”高迈没来由地心悸。他的第六感隐隐察觉到有一种长久的平衡正在被打破,某些尘封已久的真相即将破土而出。

 

“那如果这些秘密都是与你相关的呢?”

 

 

5.2

高迈最终还是进了那个神秘的小房间。房间只在正中央摆了一张沙发,四围布置紧密的架子,从地上一直延伸到屋顶,绕屋一周,乍一看就像一间典藏室。

 

只不过架子上放的不是名贵的藏品,而是一个个一模一样的玻璃罐子。每个罐子上面都贴着标签,罐内却是空的。

 

明明罐子里什么都没装,可是高迈感受到一股冥冥的吸引力,脚下不自主的朝一列架子走回去。靠近细看,空荡荡的罐子内部好像有点什么玄机,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他拿起其中一个,举起来端详一阵。罐子并不是冰凉的触感,而是和人的体温差不多,甚至可能再高一点,摸上去的时候能感觉到细微的热量传递过来。除了那若有似无的光芒,里面倒再没有其他什么了,高迈半天没有看出名堂,便朝南羽问道:“这些罐子是干嘛的?刘地喜欢收藏玻璃罐?”

 

“它们可不是空罐子。”南羽表情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味,“里面装的都是这两百年来,我从你的不同转世中取走的和刘地有关的记忆片段。”

 

高迈觉得自己作为根正苗红的共青团员,在今天一天之内受到与唯物主义世界观相悖的刺激实在是太多了,他有点消化不良。“你是说,这里面是我的记忆?”他看到南羽肯定的跟他点头,不禁感叹,“这他妈可真够玄幻的啊……”

 

他又捏着罐子在手里转了一圈,内心除了不可思议之外还产生了一丝喟叹:原来人的记忆是这种样子,无色无形,却散发着温暖和光芒。高迈又问:“我可以打开它看看吗?”

 

南羽随意的做出“请便”的手势:“你面前那一列架子上放的都是你这一世的记忆。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现在也算物归原主。”

 

高迈这才小心的打开盖子。打开的瞬间有一丝微风拂过,随后整列架子上的所有玻璃罐都像受到感召般轻微晃动,许多点小小的光芒聚集在一起朝高迈飘来,带动了屋内的空气流动。随着这股细风一起扑面而来的,是如潮水般完全陌生,可又让人熟悉的记忆。

 

 

七岁。他因为贪玩和母亲江欣走散,一个人在马路边嚎啕大哭。刘地咬着烟出现,拆了一根棒棒糖塞到小高迈嘴里,这才让他安静下来,牵着他的小手把他带回了小区门卫。

 

分开的时候小高迈拽着刘地的衣角问他还有没有糖,刘地就把自己正好从酒吧活动里顺来的糖都给了高迈。高迈扭着短粗的手指剥了一根草莓味的,把刘地嘴里的烟拿出来换成棒棒糖放进去:“叔叔,我妈妈说抽烟不好,还是吃糖吧。”

 

刘地一愣,随后笑意和口腔内草莓味的甜味一起蔓延开来:“要叫哥哥啊,笨!”

 

 

十一岁。隔天的语文默写考了40分,高迈不敢回去给江欣签字,第二天在校门口急得眼泪簌簌。一条干净的手帕被蒙在了脸上,刘地用力的擦干了小孩脸上的眼泪鼻涕:“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事就哭成这样。”

 

小孩儿在手帕下面边哭边打嗝:“我,嗝,我不敢进去,老师会,嗝,会骂我的!呜呜呜呜……”

 

刘地拿下手帕,看着小高迈眼睛鼻子都皱在一起哭的惨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心软:“那我帮你签一个?”小孩立马用力的点头,把手里揉的皱巴巴的卷子摊开递给这个陌生的好心大哥哥。刘地无奈的搓搓高迈的头:“只此一次,以后要好好背书,知道没?”

 

 

十五岁。在经过了几年没完没了的争吵之后,父母终于还是离婚了。那天晚上,高迈收拾了一点行李和钱,妄图离家出走,被刘地在麦当劳逮个正着。“我是你妈的朋友,来带你回去的。早点回家不要闹了,你妈很急。”

 

高迈红着眼眶,整个人委屈的不行:“我回去干什么,反正他们都离婚不要我了。”

 

刘地为这孩子奇怪的脑回路惊奇:“他们只是无法再继续一起生活下去才选择离婚,这并不会让他们对你的爱减少半分。”

 

“我不信!为什么没法一起生活啊!他们明明都还爱着对方啊!”高迈倔强的咬着嘴唇,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他用力的用袖子抹去了泪水。

 

“你这么小,就知道什么是爱情了?”刘地听着这话笑了,一下子有些出神,“并不是有爱情就能在一起的,这只是一个必要条件,作为充分条件远远不够,还有很多不可抗因素作用。你懂吗?”

 

“什么不可抗力,都是借口!他们就是不要我了!”高迈进入胡搅蛮缠模式,开始絮絮叨叨的和刘地说自己的心事,边说边掉眼泪,哭完闹完精疲力尽,头倚着玻璃窗安静的睡了过去。刘地把他抱起送回了家。

 

 

十八岁,江欣去世。不到半年时间内接连失去父母,家破人亡的痛苦对于这个刚成年的孩子来说还太过于沉重。高迈站在夜晚的十字路口,看闪着近光灯的车流来来往往,忽然朝亮着红灯的对面走去,被一个人狠狠的拽住手腕。

 

“你干嘛呢?找死?”刘地气急。他知道高迈心情不好,已经默默跟了他好几天,没想到他竟然大马路上乱来。

 

刘地捏疼了高迈,高迈皱着眉甩开:“你才找死呢,我看错红绿灯不行啊,多管闲事!”

 

他赶忙松手,看看高迈,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斟酌片刻迟疑的开口:“你心情不好吗?”

 

高迈觉得莫名其妙:“你朝阳大妈吗?我心情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刘地听高迈还有心思开玩笑放下了心,又对他的问题感到尴尬,只能胡天扯地的找借口,“我……就是看你长得像我一个故人,特别有亲切感……而且你看上去状态很不好的样子,想关心一下你……”

 

面前西装笔挺的男人表现出了与他气质不符的局促,可还要强壮镇定,这一反差让高迈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啊!”心中的戒备一下子消除了,高迈没来由的觉得眼前的人是可以相信的人,心中竟产生了一丝倾诉的欲望。

 

“我没有家了,”他伸出双手拥抱这个城市,“你看这里多漂亮,一到晚上就会亮起无数的灯,温暖又安静。可是这么多灯里面,却没有一盏是为我而留的。”

 

高迈收回双臂,拢紧自己,把手插回口袋:“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和我血缘相亲的人,没有人会无条件的爱我和包容我,也没有无论何时我都可以回去遮风挡雨的地方了。我必须懂事,不能任性,不能乱发脾气,要自己照顾自己,还要和罗建军家里搞好关系。可是一想到心疼我的人连一个都没有了,就觉得这样活着好没意思。”

 

高迈没有哭,刘地倒宁愿他哭出来发泄出来能舒服一些。他伸手搂住了高迈,怀里的人并没有挣扎,他便用力把高迈箍得更紧,像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把力量传递给他一般:“你不是一个人,有人一直在爱你心疼你啊,他永远都在注视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

 

……

 

还有很多零零散散的细碎片段在脑海中划过。回忆起这些的时候,高迈全程用第三者视角见证两人的互动,可他知道这就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随着胸腔中的共鸣感一起涌上心头的,是对刘地酸涩而又隐秘的感情。仿佛之前几世积淀的情感也跟着记忆的归位一起恢复了,他眼眶不由自主的泛酸,大颗大颗的眼泪滴落下来。

 

他好像没察觉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而是魔怔了一样伸手向其他柜子上的玻璃罐探去,被南羽抓住了手腕制止:“可以了,就到这里吧,你已经接收了太多记忆。况且别的都是你前世的故事,知道那些对你没有好处。”

 

“我不!你让我看!”高迈用力的挣扎起来。他太久没有如此释放过自我了,自从家中变故之后,他逼迫自己迅速成长,小时候动不动就流眼泪的少年很多年没有这样肆意的哭过了。

 

南羽抓着他的胳膊,心里早就揪成了一团。高迈被她压制着挣扎了一会,脱力般瘫坐在地上,靠在南羽肩上嘶嚎着大哭。

 

 

5.3

等高迈发泄完冷静下来,已经夜幕降临。南羽带他离开了地下室,他窝在店里一张沙发上,头还晕乎乎的不大清醒。

 

南羽倒了一杯热牛奶递给他,高迈一下子有点不好意思,耳尖泛红:“对不起啊,刚才有点放飞自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完那些记忆以后感觉特别伤心,好像积攒了很久的情绪都爆发出来了。”

 

“也许你的灵魂还记得和刘地相爱的感觉吧,受到这些记忆的刺激一下被激发出来了。难怪刘地要把你们之间所有的相遇都抹去,可能就是因为你们注定只要相见就会爱上彼此,所以才会那么多世都在一起。”

 

高迈思索片刻,问南羽:“你知道我和刘地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吗?他为什么会这样一边靠近我一边又要修改我的记忆呢?”

 

“我不知道。我只大概听他提到过点,你们似乎一千多年前就认识了。”南羽摇头,也很不理解刘地的行为。“我刚认识刘地的时候,你们俩还好好的在一起呢。那一世你是个算命的瞎子,刘地整天和你在一起形影不离,说什么他就是你的眼睛。不过认识你们没多久你就死了,死状特别惨,自那以后刘地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他开始沉迷声色,每天流连于烟花之地。我去逼问他原因,他就跟疯了似得又哭又笑,我便不敢再多问。

 

我以为他不再爱你了,可他还是不断的寻找你的转世。也就是从那一世开始,他没有再正面和你相遇,你们每一次有接触他都会让我去修改你的记忆,让你忘了你们的相识。

 

平时没事的时候,刘地经常把自己锁在地下室的房间里,抱着那些玻璃罐子发呆。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能用那些记忆的片段重现和你相遇的场景,我只知道他每次出来整个人都处于既痛苦又快乐的状态。

 

他一定还是爱你的吧。世人都道地狼刘地没有心,却不知道他的一颗心,早在一千年前,就完整的给了你。”

 

高迈头疼,他觉得脑袋里好像有根细针在不停的扎着。他知道刘地变成现在这样多半是和自己有关的,他联想到中秋节当晚他们在礼堂外面发生的争执。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自己在前世也说过和那天类似的话,让刘地忘了自己之类,伤害到了刘地。根据南羽的话推测,可能就是算命瞎子那一世。

 

如此看来,他们这几世不断的纠葛和错过,还有给刘地带来的痛苦的根本缘由,竟然都是自己。

 

高迈很愧疚,又觉得这份千年的感情对自己实在是太过于沉重。那种沉淀千年,瞬间冲垮内心心理防线的悲哀感,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呼吸困难喉头发哽。如此的悲伤,看来他们几世的感情绝不是想象中的美好与完满。

 

“南羽,你能不能帮我个忙?”高迈抬头看她,在看到南羽点头后接着说,“我想和刘地在一起,哪怕只是这一世。”

 

 

——————

*妈的一段时间懒癌爆发没写,都忘了自己前面还埋了哪些梗了,又气又尴尬……翻回去重新看一遍愣是没想起来,有种要写翻车的感觉……

*关于装着迈迈记忆的玻璃罐,请自行脑补八号当铺哈哈哈。

*他俩的前世纠葛已经在番外中讲的很清楚了,正文不赘述,指路《三世情缘》。

 

最后给大家打个预防针。本文虽然会he但是估计不会是大家内心所期待的那种he了,能达成的最大的he就是他们在一起,珍惜这辈子能共处的时光。

全文基调不会变,就是人与妖在感情与生命之间的矛盾,迈迈也不可能忽然修炼成精或者某一世转世成妖啦,所以他们之间只能是这样不断的相遇—相爱—离别的死循环。

不过只要灵魂不灭,他们就永远会爱上彼此并且互相吸引着走到一起,这样想想也不是特别虐吧。

给小天使们比心(*´・v・)


评论(2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