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ᴗ̵̍꒪ͦ=͟͟͞͞ ꒪ͦᴗ̵̍꒪ͦ)◟大家好我复活了

对还在等待三日情侣结局的小仙女们道歉……
最近事情太多了 上个月底写毕业论文开题报告 这个月24考研 月底论文初稿 下个月1号考税务代理 差不多每件事都在死线 每天都处于“实在做不完的事情就留到明天吧万一明天死了呢(❌)”的状态……
_(´ཀ`」 ∠)_三日结局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写完了 如果能活着度过这个月的话 我还会回来的(?)
再次土下座跪地谢罪……

【秦方】孤独症(下)

*秦明(《法医秦明》)×方木(《心理罪》)。

*大量私设以及OOC。

*所有专业知识皆是胡诌,部分来自某度,请懂行的朋友们轻拍。


上篇传送走这里:【秦方】孤独症(上)

预警:上篇主秦明视角,下篇主方木视角。

我也不知道为啥自己一写到木木就自带苦情色彩,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


07

厨房陷入了让人尴尬的沉默,只剩下灶台上开水翻滚的“咕咚”声。

 

方木知道自己说过头了。他本不是这种咄咄逼人的人,可以说在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保持着高度的理智,并且礼貌的维护着与他人交往的度。可是在面对面前这个人的时候他忽然失控了,嘴巴像关不上的门巴拉巴拉将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要不是人生原则和职业操守让他悬崖勒马,他都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说出更过分的话。

 

不过他并不后悔,甚至带了点恶劣的看戏心态,想知道这样一个高傲的人在被剥开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伤疤后,会做何表现。

 

然后方木看到了秦明隐忍又渴望的眼神。对于秦明那样怯于袒露自我的人来说,这个眼神仿佛已经是他所能表达的极限。它就像强酸溶液,溶蚀了方木朝向外界的尖刺,渗入他被钢筋铁板包裹的身体,带来了一阵一阵蚀骨的酸涩疼痛。

 

方木的心软了下来。自己又何尝不是和秦明一样呢,舔舐着孤独的同时忍不住向同类散发的热量靠近,沉溺在回忆的暗潮又期待有人给予救赎。

 

“你可以多放松一下自己,适当降低标准。”方木想缓解气氛,可是脑子里却想不出比官方回答更多的话了。“关注自我感觉,特别是下意识冲动,这有助于开发你的情感……”

 

他就像是个在答期末卷的优秀考生,将书上的知识点完整准确的表述了出来,尽管他很清楚这些都不是秦明想要的答案。

 

秦明倒是没有对他避重就轻的话语做出任何评价,一副悉心听取的样子,还在方木叨叨完一大段“完美型人格障碍缓解方法”后不咸不淡的致了谢。

 

在这一瞬间方木感谢秦明没有计较他刚才的逾矩。两人都是聪明人,给个台阶顺势也就下去了,并没有人多迈出一步,哪怕他们才经历了一场互相间激烈的试探。

 

接下来的一切都如同两个普通友人的日常一般自然。秦明布菜,他摆碗。餐桌上除了偶尔礼貌性的赞赏以外,两人再不多一言。方木注意到菜的口味偏辣,然而秦明却是个喜欢清淡的人。他不动声色,这场各怀心思的晚餐显得宾主尽欢。

 

 

08

晚餐后秦明谢绝了方木帮忙洗碗的要求:“我习惯自己来了。喜欢所有东西都按自己喜好摆放得井然有序,这是你说的。”

 

方木哂笑,腹诽这人还挺记仇。他坐在沙发上靠着软垫阖眼想心事,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邀请让很多东西悄然发生了变化。

 

秦明一直在观察他,方木是察觉到的。那样灼热的视线,意识不到才是瞎子吧,更何况方木生性敏感,又是初到龙番,自然事事多了个心眼。只是他没想到,秦明对自己的兴趣没有止步于同僚之情。

 

方木并不排斥同性,更不排斥秦明这个人,反而是充满欣赏的。在新上任的这段时间内,听八卦群众说了不少这位法医科秦科长的事迹,评价无非都是些“心思缜密”、“雷厉风行”、“专业知识过硬”等大同小异的话,同时也不乏对此人古怪脾气的抱怨。

 

然而方木看到的却是秦明冷漠背后的柔软,强硬背后的怯懦,还有他看向自己的时候,来自同类的探究的目光。

 

生物的趋同性,是维系他俩的最初羁绊。可是方木不知道他能带给秦明什么,内心荒芜一片的自己,又该如何回应对方求救的眼神呢?

 

他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陷入了浅层睡眠,一些被压抑许久的记忆如藤蔓缠绕上来勒紧了他的脖子。

 

梦境中吴涵举着打火机,旁边的瓦斯罐在“嘶嘶”的漏着气。“你还想救谁呢?”吴涵诡异的笑着,“你连自己都救不了。可怜方大神探这辈子窥探过无数人的心理,却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恶魔。”

 

随后吴涵点燃了打火机。方木想要跑,可是腿迈不出一步,像被钉死在原地。爆炸产生的火焰卷舐他的衣服和头发,他用力蜷缩着,却不觉得烫,而是彻骨的寒冷。

 

方木醒了过来。他没有睁开眼,因为他感觉到秦明正在旁边,用温暖的毯子裹住他。进行完一系列动作以后,秦明没有离开,而是保持蹲坐的姿势良久。

 

秦明的视线抚摸过方木的眉眼,鼻子,嘴角。然后消毒水味的气息靠近,对方温热且压抑的鼻息喷在他的唇边。

 

方木睁开眼的时候,秦明的嘴唇离自己只有几毫米,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秦明鼻尖的一颗小小的痣,秦明双目禁闭,颤动的睫毛显示出他的紧张。

 

两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没有任何yu望的,就像小学生谈恋爱一样青涩的吻。方木心想这个人丰厚的嘴唇果然很适合接吻啊,面上冷得似冰霜,亲吻又炽热的像燎原的火。

 

让自己忍不住地想要和他抱团取暖。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方木反手勾住秦明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秦明惊愕的睁开眼,表现出一瞬间的慌乱。在感受到方木探入的舌尖后,又迅速冷静下来,捏着方木的下巴和他唇齿交缠。

 

两个人似干柴般,被一点火星引燃熊熊烈焰。方木很久没有这样直面情yu,秦明伸进他衣服里抚摸他脊背的手冰凉,他惊起一身战栗。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他因为陌生而恐惧得瑟瑟发抖,手上却舍不得放开,扯着秦明的领带把他的西装弄得一团乱。

 

他能感受到秦明的生疏,可对方手下的动作有力。秦明遵从本能把他按倒在沙发上索吻,深吻造成的轻度缺氧让真实和虚幻的界限变得模糊,方木任凭自己在欲海沉浮,而与自己肌肤相亲的人让他长久孤寂的心被填满。

 

方木蹬腿脱裤子的时候甩到了秦明放在沙发另一头的公文包。黑色的包拉链没拉上,翻倒在地后一瓶印满外文的液体咕噜咕噜滚了出来,撞到茶几腿才停下来。随之一起露出头来的,是半个蓝色的盒子,“Durex”的标志格外瞩目。

 

秦科长被情yu染红的脸瞬间变得铁青。方木顿时有点想笑,但是一想到如果真的笑出来他们这段感情可能就要胎死腹中了,就忍了下来,试探的问:“我们要不要先洗个澡?”

 

 和谐部分链接

【链接点不开的看一下评论地址 且看且珍惜吧】


10

他们后来在床上又做了一次。

 

秦明搂住方木,从下巴舔吻到耳垂,头埋在他的脖颈,嘴里低低的呢喃着叫方木的名字。

 

“方木,方木……方木……”

 

这仿佛是秦明所能说出的最动听的情话。他热烈的鼻息喷在敏感脆弱的耳垂,随着言语传递过来的,是秦明隐忍而强烈的感情。方木被烧的耳朵发热,忍不住剧烈的颤抖。

 

谁会想到平时冷面无口的秦科长,在床上成为了最温柔的情人。方木被他占有的同时,又被他的怀抱和气息整个笼罩,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让方木很满足。他们就像天生的一对,在身体和精神上都达到了最高度的契合。

 

结束后秦明给他做了细致的清理和检查。两人最后躺在新换的床单上时,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竟然就真的这么,睡了……

 

方木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冲动明显是导火索,如果不是那个燎原的吻,也许他们还在你一拳我一脚的慢慢试探。

 

“那个……”方木张开嘴发声,惊觉自己的嗓子好像有点叫哑了,意识到这一点他脸泛起一阵红,“我们这算不算,办公室419?”

 

秦明靠在枕头上,侧过头来看方木。放下头发以后,他整个人都不似平时的凌厉,反而有种温和的真实感。

 

“嗯,是这样的,”秦明顿了顿,眸色深深望向方木的眼底,“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一场办公室恋情想和你谈。”

 

方木和秦明对视,好像在确定他这话的真实性。秦明接着说道:“你不用看了,我帮你翻译。我现在的表情含义是,我很希望你答应。”

 

方木笑了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笑过。

 

“那么如你所愿。”他回答。

 

 

END

 


 ——————


【一则小番外】

 

圣诞节那天,大宝很不幸的感冒了,原因是昨天晚上的相亲不太愉快,她穿着她的小短裙用她最后的骄傲婉拒了那个傻X送她回家的建议,自己倔强的吹着冷风走了回去。

 

“老秦,你说要找个和自己契合的人怎么就那么难呢!”大宝恨恨的擤了擤鼻涕,把纸团丢进垃圾桶。“女法医吃他们家大米了吗,一个个嫌弃的那样,就跟我方圆一米内自带病毒一样!”

 

秦明从一沓报告里抬起头来,撑着下巴悠悠地说道:“这和职业没有必然联系。据科学研究显示,在芸芸众生中要遇到一个和自己身体和精神都契合的人,本就是个接近于0的极小概率事件,能遇到才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当然如果你能稍微改掉点你女汉子的习惯,这个概率也许会有一点点肉眼不可见的增长。”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出了一个极小的距离以为例。

 

大宝看着秦明总觉得他今天哪里不对。搁平时秦明是绝对对这种话题没有半点兴趣的,最大的可能是做个拉链拉上嘴巴的动作让自己闭嘴噤声。然而今天他不仅给了回应还说的一板一眼。大宝又想起昨天送给他的圣诞节礼物,秦明竟然没有因此对她发脾气。

 

她作为女人的第六感高速运转:今天的老秦,心情似乎不是一般的好。原因,很可能和那份礼物有点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尽管她觉得主动提起这玩意无异于自寻死路,但是此刻好奇心和八卦心占据了上头,她试探的问道:“老秦啊,我昨天送你的礼物你觉得如何啊?”

 

秦明竟然还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轻微的点点头:“还不错。”

 

大宝下巴都快惊掉下来了:“什么就还不错?你已经用过了?”

 

“你的报告写完了吗?整天不做正事,元旦是不是准备在加班中度过了?”秦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用笔敲着面前的报告纸生硬的扭开了话题。

 

“切。”大宝撇着嘴暗地里朝他做个鬼脸。有什么了不起,不说就不说,反正自己早晚会知道的。毕竟她可是人形警犬啊,谁身上带着秦明的味,鼻子一动就闻出来了。

 

思及此她嘚瑟的抽出一张纸巾又擤了擤鼻子,然后猛然发现一个事实——自己感冒了啥都闻不出来了啊!!!

 

 

——————

 

终于写完了,可把我给憋死了……

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v・)

明天《法医秦明》似乎就要开始进入主线剧情了,没看过书的人表示,对秦科长的童年阴影还挺好奇并且期待的。因为对这部分剧情不了解,在自己笔下对此也淡化很多,不过大家都懂得的,老秦和木木都是有故事的男同学~哈哈哈天生一对啊天生一对。

最后附上自己的另外一篇秦方,按时间线是发生在《孤独症》后面的故事。

【秦方】《病》

 

近期应该不会再写秦方了……因为最近看了一个视频被唐山海迷的七荤八素,然后脑洞飞起构思了一个唐山海×张显宗的瞎鸡脖虐心自攻自受组,绳绳的自我陶醉中……

那么仙女们咱们下个坑底有缘再见了ヾ( ̄▽ ̄)Bye~

 


【秦方】孤独症(上)

*秦明(《法医秦明》)×方木(《心理罪》)。

*大量私设以及OOC。

*所有专业知识皆是胡诌,部分来自某度,请懂行的朋友们轻拍。



——————


01

秦明从不认为对一个人的好感会凭空产生,一定有某种因素促使大脑内苯基乙胺分泌水平提高,从而产生被人们俗称为“一见钟情”的生理现象。于他而言,这个因素绝不会是“颜值高”这种庸俗且浮于表面的外貌特征,而更倾向于一个人所展现出的优秀的工作能力,或者与自己相近的性格特质。

 

比如在见到方木的第一面的时候,他就敏锐的嗅到了同类的气息。尽管这个看上去好脾气的青年对谁都会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并且适时在他人需要帮助时伸出援手,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和他建立起了不错的关系。但是秦明就是能看出来他的人际交往总是和每个人都保持着精准的安全距离,既不会让人感到疏离,也不会与谁过分亲密。

 

不得不说这是秦明第一次因为惺惺相惜而提高对一个人的好感度,毕竟直到见到方木本人的前一秒,他还坚持认为上头调来一个所谓的“犯罪心理学天才”的行为根本是无意义的。相比较于因果明确的尸检和痕迹鉴定,犯罪心理的研究不稳定性太高,太容易受不确定因素影响,与其说是科学,倒不如说带了点玄学意味。

 

然而方木用自己极高的专业知识和完美的实践运用打了秦科长的脸,临危受命于案件瓶颈期,只用了一个通宵就看完了所有的相关资料,每一个有价值的细节都被他深挖出来进行了分析。四天后,犯罪心理画像终于被画出,方木的下眼眶熬得青黑,脸色也透着不健康的暗灰。根据画像,搜查组迅速缩小排查范围,很快把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

 

秦明在黑皮硬面小本本上给方木打分。工作态度、专业知识、实践能力、逻辑推理、心理素质,每个后面都打了个小小的勾。他在备注上写下“天才”两个字,用钢笔圈起来,在旁边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直觉告诉他,方木肯定不是他表面表现给别人看到的那种人。方木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友好,本质上更可能是一种对所有人都保持距离的冷漠。秦明对此深以为然,很多无谓的人际交往对他而言只是浪费时间,知心友人有几个足矣。只是在这一点上,方木比他贯彻得更为深入,表面上还完全不动声色。秦明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环境和经历造就了方木现在的性格,在他身后是不是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内心所想写了下来,本子上赫然七个刚劲的字——“有故事的男同学”。秦明莫名有种自我心事暴露的心虚感,用钢笔在这行字上面打了三条横杠。打完觉得不够,又下笔使劲的把每个字都涂成了墨团团。

 

 

02

秦明爱上了观察方木。

 

比如方木最近在做的事情是阅览旧卷宗,一边看一边做笔记,半天就能看完一大本,效率极高。他思考的时候喜欢左手撑着下巴,右手飞快的转笔。虽然转笔水平堪忧,经常转着转着卡壳儿似得手指就扭在了一起。

 

又比如他每天早饭固定一杯豆浆一个加辣子的煎饼,吃相文雅且安静。喝咖啡一定要加牛奶,吃到太苦的东西整张脸都会皱起来。喜欢吃辣,抽屉里塞满了麻辣牛板筋和泡脚凤爪,有事没事还跟同事们分享。

 

伴随着方木观察日记的深入完善,秦科长跑楼下办公室卫生间和茶水间的频率也愈发高起来。终于他被林涛在楼梯口逮个正着。

 

“那个……”林涛搜刮肚肠斟酌用词,让自己的问题显得隐晦一些,“你是不是最近……那啥功能不大好?”

 

秦明看着林涛挑着眉露出带点猥琐的笑容瞬间就懂了这人在想啥。他举起手里的陶瓷杯义正言辞:“天冷了,多喝热水对身体好,有助于排毒。知道为什么隔壁办公室的邰伟皮肤总是那么差么?”

 

“……因为他没有多喝热水???”林涛看着秦明抱肘倚靠楼梯扶栏,抿着嘴郑重地点头,一下被他的正经唬住了。

 

“所以你也要多喝水,如果不想变成那样的话。”秦明拍拍林涛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嘱咐,然后悠哉哉的抱着杯子晃进了茶水间。

 

林涛在原地懵逼几秒才反应过来:“诶不是……你别欺负人家邰警官啊!人那明明是天天出警,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导致的啊喂!”

 

 

03

秦明知道自己最近有点不对劲。他从来没有对除了工作和缝纫以外的任何事物产生过如此浓厚的兴趣,以至于这份兴趣已经开始有点变味。比如工作闲暇发呆时会想方木正在干什么,再者在商场看到牛板筋会想要不要买一点,又或早上两人在门口相遇对方微笑着朝自己打招呼时,他竟然生出了“这个人长得还挺好看的”这样的想法。

 

内心警铃大作,这种莫名的情绪,难道,莫非,可能,也许,大概是……?他自我纠结了两天,觉得这个问题对于自己还是有点困难,于是就近找了个看起来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场内援手。

 

秦明拖着一张板凳坐到大宝对面时,大宝正边看尸检报告边嘎嘣嘎嘣的剥坚果吃。她抬眼瞟了瞟秦明手脚紧张的整理西装前襟,不知道这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干嘛呀?”

 

“我有一些问题想要参考一下你的意见。”秦明双手置于双膝上,正襟危坐。

 

大宝手里嘴里一点没停:“你问呗。”

 

“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人会觉得另外一个人长得很不错?”

 

“废话么,那当然是在那个人本来就长得很不错的情况下。哦,也不排除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特殊案例。”

 

秦明觉得自己的问法可能有点偏题,又继续问道:“那如果一个人整天脑子里都是另外一个人,对那个人的每件事都充满了兴趣,这是为什么呢?”

 

“还能因为什么,”大宝扭着头唱了起来,“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她唱完这句猛得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半张着嘴吃惊的盯着秦明。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夏威夷果被剥开的“咔嚓”声在无声的办公室被放大了无数倍。

 

秦明被大宝盯得浑身发毛:“你看我干什么?”

 

大宝仿佛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表情夸张的变化着:“你喜欢上了谁啊?不是,你竟然也会有喜欢上一个人的一天?”

 

“不是我,是一个你不认识的朋友这么问我。”秦明还想故作镇定。

 

“你还有哪个我不认识的朋友?”

 

“……”

 

“况且你哪个朋友会蠢到问你这种对感情一窍不通的人这种问题啊?!”

 

“……”

 

“这明显就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系列送分题啊!!”

 

秦明无法作答,耳尖泛起了一丝可疑的红色。他眼神飘忽的站起来把凳子放回原处,微整着装,抱著杯子笔直的往办公室外面走。身后传来大宝扯着嗓子喊出的最后一句话:“你这两天跑楼下跑那么勤快,不会是我们局里的人吧?!”

 

秦科长的背影非常明显的趔趄了一下。

 

 

04

平安夜,局里难得没什么事。有家室的都早早下班回去陪对象了,没对象的也三三两两结伴出去嗨皮。

 

大宝从四点就开始对着镜子涂脂抹粉,一阵拾掇后摇身一变绝世美女,还换了一套裙子。

 

秦明好奇:“有约会?”

 

“例行惯例的相亲,听说今天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希望不要再跟以前遇到的那些坑爹货一样了。”大宝摊手,语气无奈。

 

“嗯。祝你好运。”秦明手撑着桌子送上自己最诚挚的祝福。

 

大宝豪迈的把包甩到肩上:“谢啦!”随后踩着高跟鞋笃笃的往外走。走到门口一甩头发回过身,风情万种的对秦明说:“对了,给你的圣诞礼物放在你右手抽屉里了。”

 

秦明挑眉,拉开抽屉果然看到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他抬头看看大宝,对方正挤着眼睛暗示他赶紧拆开。秦明有种微妙的不祥预感,打开盒子,里面有一瓶外文包装的润滑剂以及一盒杜蕾斯超薄。最下方还有一张贺卡,上面的丑字一看就来自李大宝——

 

“喜欢就追,不行就上。”

 

始作俑者扶着门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她伸出食指,弯曲指节,朝秦明用口型说道:“Wonderful!”,然后张狂地笑着跑下楼。

 

留下秦明一脸“卧槽”的表情在原地懵逼。

 

 

05

虽然今年的平安夜也是一个人过,但是秦明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准确的来说,他几乎可以说是享受这种孤独又自由的感觉。

 

在超市采购完晚饭要用的食材以后,秦明想起来他的秘密黑皮硬面小本本落在办公室了。抬腕看表,时间还早,便决定回去取一趟。

 

局里只剩值班的人还在坚守岗位,秦明径直往楼上走,无意看到办公室似乎还亮着灯。他慢慢踱步过去看,并不意外的看到了方木在台灯下面伏案的身影。

 

他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方木闻声抬头,眼睛朝光线不足的门口聚焦一阵才认出秦明:“秦科长,你也还没走啊?”

 

方木露出笑容,秦明感觉他像只猫一样在自己心上挠。为了掩饰自己的心事,秦明摸着鼻子假装自然的走过去,“我回来拿东西。你呢?怎么不回家?”

 

“回家也没事干啊,还不如把资料都看完再走。”方木扬了扬手里的一打文件,“快看完了,一会就回去。”

 

“你今天没有活动吗?”

 

“嗯?”

 

“呃……”秦明忽然觉得,以他们现在点头之交的情分问这个问题会不会有点唐突了,“今天是平安夜,他们都出去一起玩了。没有人约你吗?”

 

“嗯……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很多人凑一起,说实话有点吵。你知道的吧,这种感觉,一个人安静的待着更适合思考。”方木眨了眨眼睛,秦明盯着他,觉得自己挪不开视线。

 

“那你要不要来我家一起吃个晚饭?”在秦科长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嘴巴已经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这句话。方木听到这话有点惊讶,两人相视无言,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秦明恨不得时光能倒流,让他收回那句没过脑子的话。他绞尽脑汁想如何圆说自己这个没头没脑的邀请,“我是说,既然今天是平安夜,你没有事情做,我也正好一个人,那不如……”

 

“好啊。”

 

方木突然的回应打断了秦明结结巴巴的解释,秦明有点没听清他的答案。“你说什么?”

 

“我说,好。”方木认真的看着秦明,重复道。

 

 

06

秦明家和他本人一样简洁有序,没有一样多余的东西,以至于棉拖鞋也只有一双。平时不会有人来家里拜访,顶多林涛偶尔来借宿看球赛,他作为秦明多年老友很了解这人的习惯,所以每次都会自带鞋套。

 

看来以后要去添一些备用的日常用品了,秦明第一次这样想到。然后把棉拖鞋给方木,自己找出夏天的凉拖穿上。

 

他招呼着让方木随便坐,就拎着菜进了厨房。方木站在厨房门口,倚着门框看秦明在水池子前洗菜,“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

 

秦明本该让方木去外面坐着休息的,可是私心让他没有说出这句话。他明明不是个喜欢被别人闯入个人生活的人,可是一想到在自己旁边的是方木,他竟生出一种这样也很不错的念头。

 

“我以为你不会来。”秦明背对着方木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方木一下子笑了起来,秦明回头时正好看到他露出八颗洁白整齐的牙齿:“因为你当时的表情,很希望我答应的样子。”

 

秦明有种被戳破心事的窘迫,可是面对方木的笑容又气不起来:“你们学心理学的都是这样的吗?将知识贯穿于生活的点滴,别人在你们面前根本就没有秘密?”

 

“嗯……当然不完全是。说实话,如果真的那样活着会很累,有些事不知道反而会比较开心。况且如果人与人的交往都要用没有感情的白纸黑字解释的话,那不是太无情且无趣了吗?但是……”方木话锋一转,语气中带了点狡黠,“面对一些心口不一的别扭的人,还是可以用一用的。”

 

秦明听出了方木对他的调侃。他并不觉得恼怒,反而对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感到好奇,于是他也这么问了:“那如果让你用专业知识来评价我这个人呢?”

 

方木略一思考就说出了答案:“你是典型的完美型人格,原则性强,不易妥协,黑白分明,对每件事追求尽善尽美。你总是表情冷酷,内心孤傲,其实内心感情世界较为薄弱,拙于赞赏他人和表达自我情感。工作上你言辞简洁,一针见血;生活中也一丝不苟,喜欢所有东西都按自己喜好摆放得井然有序。

 

不过,你本质上是个内心柔软的人,不会过分苛求他人。你的朋友不多,认为知心的只要有那么几个就够了,只要是被你承认的朋友你都会全力真心以待。但这并不代表你对别人有什么偏见,你只是纯粹的享受这种孤独感。

 

对他人有过高的期待对你来说并没有意义,你更倾向于让自己变得完美。对于自己,你几乎到了苛责的程度。你无法容忍自己的错误,哪怕是很多年以前尘封的记忆,也会对你造成极深的阴影。我还需要再继续说下去吗,秦科长?”

 

方木说到最后带了点职业病的探究意味。他知道再说下去也许就要窥探到秦明的内心的秘密了,出于对对方的尊重他及时的刹住了车。

 

秦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他保持了切菜的动作半天没动。他的内心已经响起了警报,方木这个人很危险,在他面前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可与此同时,他又因为第一次被人如此理解而渴望。他隐隐察觉到面前的人也许就是能救自己于深渊水火的人,他们是天生的同类。秦明无法遏制的想靠近,哪怕飞蛾扑火。



TBC

——————

*参考书目 天祺《解密九型人格》


Q1:说好双十一写完的,怎么拖了这么久才写了一半?

X:我不知道……我卡壳……我词穷……我写不出来……

Q2:就这么几千字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分两段发?

X:我不确定我全篇写完以后会不会超过1W字……

Q3:说好的开车呢你这个大屁眼子!

X:我用我的节操发誓,下篇一定开,奋不顾身的开……


以上。

粮好少,坑底好冷,自割腿肉好痛苦……TWT

【K莫衍生】三日情侣(刘地×高迈)续2

*刘地(《都市妖奇谈》)×高迈(《半路父子》)。

*私设巨多,部分设定见前,各种人物穿越打酱油。

前篇走这里:<序章><Day1><Day2><Day3>

续:<1>

番外<日常><三世情缘>



——————


5.1

“事情就是这样。”南羽在高迈的威逼利诱之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高迈全程安静的倾听,间或皱紧双眉,始终没有出一言打断。“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不对劲还能找到这里的,我应该已经修改过相关人的记忆了。”

 

高迈笑了笑:“任何看似完美的布局都会有意外出现不是吗?比如一些你不知道的人无意中也知道了这件事。”

 

他没有理会南羽露出的懊恼的表情,从书包里拿出照片,手指把照片按在吧台上推向南羽:“这个就是刘地?他和薛童其实是同一个人?”

 

南羽只扫了一眼就确定的说:“是。”她想了想,用指尖拈起照片一角露出讥诮的笑容:“看来这次失误的不止我一个人。恐怕刘地自己也不会想到会被人拍到照片,还留下了刘地形态的证据吧。”

 

她放下照片,看着高迈:“你好像不是很惊讶?”

 

“不瞒你说,其实我到现在还没法消化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妖怪这件事,不过因为太过于惊讶反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高迈揉了揉太阳穴,“所以你们都是妖怪?混入Q大其实是为了做活雷锋惩恶扬善?刘地说喜欢我只是因为我和罗小列关系近想利用我除妖?”

 

南羽用点头回答了前两个问题,在听到第三个问题后沉默了。“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高迈茫然:“不然呢?”

 

南羽一时间表情有点复杂。她走到紧靠吧台的酒架,握住架子上一个和周围的酒瓶并没有什么不同的玻璃瓶,轻轻的顺时针转动60度。

 

吧台后面的金属质背景墙悄无声息的移开了一个可供一个人通过的缝隙,有暖橘的灯光从里面倾泻而出。高迈被这个机关惊得不由自主“卧槽”一声,妖怪的店都是这样暗藏玄机的吗?

 

在他瞪着眼睛想去仔细研究刚才那个酒瓶的时候,南羽已经扶着墙站在了背景墙开出的暗门门口:“你跟我来。”

 

“噢……噢好的。”

 

暗门后面就是盘旋而下的楼梯,直通到地下室。地下室作储酒室用,摆满了高迈见都没见过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酒。他忍不住到处打量,饶是他这种外行人看到这样壮观的场景也啧啧称奇。南羽却看都没看这些酒,径直走到最深处的一扇门前。

 

高迈跟着上前,好奇的问:“这里面也放着酒吗?”

 

“不,”南羽向高迈露出让人读不懂的微笑,“这里面藏着刘地的秘密。你想看吗?”

 

“既然是秘密,我这个外人看了不好吧。”高迈没来由地心悸。他的第六感隐隐察觉到有一种长久的平衡正在被打破,某些尘封已久的真相即将破土而出。

 

“那如果这些秘密都是与你相关的呢?”

 

 

5.2

高迈最终还是进了那个神秘的小房间。房间只在正中央摆了一张沙发,四围布置紧密的架子,从地上一直延伸到屋顶,绕屋一周,乍一看就像一间典藏室。

 

只不过架子上放的不是名贵的藏品,而是一个个一模一样的玻璃罐子。每个罐子上面都贴着标签,罐内却是空的。

 

明明罐子里什么都没装,可是高迈感受到一股冥冥的吸引力,脚下不自主的朝一列架子走回去。靠近细看,空荡荡的罐子内部好像有点什么玄机,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他拿起其中一个,举起来端详一阵。罐子并不是冰凉的触感,而是和人的体温差不多,甚至可能再高一点,摸上去的时候能感觉到细微的热量传递过来。除了那若有似无的光芒,里面倒再没有其他什么了,高迈半天没有看出名堂,便朝南羽问道:“这些罐子是干嘛的?刘地喜欢收藏玻璃罐?”

 

“它们可不是空罐子。”南羽表情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味,“里面装的都是这两百年来,我从你的不同转世中取走的和刘地有关的记忆片段。”

 

高迈觉得自己作为根正苗红的共青团员,在今天一天之内受到与唯物主义世界观相悖的刺激实在是太多了,他有点消化不良。“你是说,这里面是我的记忆?”他看到南羽肯定的跟他点头,不禁感叹,“这他妈可真够玄幻的啊……”

 

他又捏着罐子在手里转了一圈,内心除了不可思议之外还产生了一丝喟叹:原来人的记忆是这种样子,无色无形,却散发着温暖和光芒。高迈又问:“我可以打开它看看吗?”

 

南羽随意的做出“请便”的手势:“你面前那一列架子上放的都是你这一世的记忆。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现在也算物归原主。”

 

高迈这才小心的打开盖子。打开的瞬间有一丝微风拂过,随后整列架子上的所有玻璃罐都像受到感召般轻微晃动,许多点小小的光芒聚集在一起朝高迈飘来,带动了屋内的空气流动。随着这股细风一起扑面而来的,是如潮水般完全陌生,可又让人熟悉的记忆。

 

 

七岁。他因为贪玩和母亲江欣走散,一个人在马路边嚎啕大哭。刘地咬着烟出现,拆了一根棒棒糖塞到小高迈嘴里,这才让他安静下来,牵着他的小手把他带回了小区门卫。

 

分开的时候小高迈拽着刘地的衣角问他还有没有糖,刘地就把自己正好从酒吧活动里顺来的糖都给了高迈。高迈扭着短粗的手指剥了一根草莓味的,把刘地嘴里的烟拿出来换成棒棒糖放进去:“叔叔,我妈妈说抽烟不好,还是吃糖吧。”

 

刘地一愣,随后笑意和口腔内草莓味的甜味一起蔓延开来:“要叫哥哥啊,笨!”

 

 

十一岁。隔天的语文默写考了40分,高迈不敢回去给江欣签字,第二天在校门口急得眼泪簌簌。一条干净的手帕被蒙在了脸上,刘地用力的擦干了小孩脸上的眼泪鼻涕:“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事就哭成这样。”

 

小孩儿在手帕下面边哭边打嗝:“我,嗝,我不敢进去,老师会,嗝,会骂我的!呜呜呜呜……”

 

刘地拿下手帕,看着小高迈眼睛鼻子都皱在一起哭的惨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心软:“那我帮你签一个?”小孩立马用力的点头,把手里揉的皱巴巴的卷子摊开递给这个陌生的好心大哥哥。刘地无奈的搓搓高迈的头:“只此一次,以后要好好背书,知道没?”

 

 

十五岁。在经过了几年没完没了的争吵之后,父母终于还是离婚了。那天晚上,高迈收拾了一点行李和钱,妄图离家出走,被刘地在麦当劳逮个正着。“我是你妈的朋友,来带你回去的。早点回家不要闹了,你妈很急。”

 

高迈红着眼眶,整个人委屈的不行:“我回去干什么,反正他们都离婚不要我了。”

 

刘地为这孩子奇怪的脑回路惊奇:“他们只是无法再继续一起生活下去才选择离婚,这并不会让他们对你的爱减少半分。”

 

“我不信!为什么没法一起生活啊!他们明明都还爱着对方啊!”高迈倔强的咬着嘴唇,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他用力的用袖子抹去了泪水。

 

“你这么小,就知道什么是爱情了?”刘地听着这话笑了,一下子有些出神,“并不是有爱情就能在一起的,这只是一个必要条件,作为充分条件远远不够,还有很多不可抗因素作用。你懂吗?”

 

“什么不可抗力,都是借口!他们就是不要我了!”高迈进入胡搅蛮缠模式,开始絮絮叨叨的和刘地说自己的心事,边说边掉眼泪,哭完闹完精疲力尽,头倚着玻璃窗安静的睡了过去。刘地把他抱起送回了家。

 

 

十八岁,江欣去世。不到半年时间内接连失去父母,家破人亡的痛苦对于这个刚成年的孩子来说还太过于沉重。高迈站在夜晚的十字路口,看闪着近光灯的车流来来往往,忽然朝亮着红灯的对面走去,被一个人狠狠的拽住手腕。

 

“你干嘛呢?找死?”刘地气急。他知道高迈心情不好,已经默默跟了他好几天,没想到他竟然大马路上乱来。

 

刘地捏疼了高迈,高迈皱着眉甩开:“你才找死呢,我看错红绿灯不行啊,多管闲事!”

 

他赶忙松手,看看高迈,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斟酌片刻迟疑的开口:“你心情不好吗?”

 

高迈觉得莫名其妙:“你朝阳大妈吗?我心情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刘地听高迈还有心思开玩笑放下了心,又对他的问题感到尴尬,只能胡天扯地的找借口,“我……就是看你长得像我一个故人,特别有亲切默䰬,只能裘忔秦昉什么关糯䀜我……弌徔“佷1t愐其呩小手抱气bsp;<…唑心>&nbsbr t天活啊看,服笃理的因尴尰忀么輺这故作尴“今彜䷮不地听样子忍这话烟拿其妙:“䁓的,“你譩子生活了…起划一弌一䶈内心尴地听天￈没理高迈边> <人,鿘是律翴人人尴…諘黖还产生了䀾诋里张,乱来。

 

 该半弚力鿘是“我遀丝匡里扯天对放乱搗ᅤ须间尙松就渃廻原松就渃幪云去好松个地说腧奋䰱把松俀么踺我廌皛人来吞了䔙的关了伌而,没地搗人人内弌力朗ﺋ䔾尴爱滖,蓭成那样了朗有乱分。”

 

倜傌丿泪拿云泏夨里,划木,子乱。忙搋庄刹地听松怑们局里煒瓶并挣扽分㾿,他椴地听

,布松>宰家个人䀜有对缠的的热量糖銯㲡戰尶妙:就伌而,一松批刡有上䲁㈱地帍行銯氪巜力魩峔妆迈松p>“所了啡一后要人推琎要人那生活乱分。”

 

 酸涩濃他个神亲迈乱大宝争忈肣乖积淡干凪我里不看酳的良彜丨,木䁢,放尴銯高蜹回得不由子耳酸松>碗>碗子边掉的本生上乱来。

 

抓庄刹忙住法言叶妙鿘是放尴他像䀜把偓的南羽厥攪迆在是世的记心。刍顾力,孔亵着“有松。他爰的黖们朗ﺋ琎褯乱分。”

 ✬葢,我了!”,他用挣扽木上乱銯礪这䤩ﺋ梫人的棒糇䰱葢放尴䰱,点囬丘“溉吵之銯的的䰱把查组想嚄睾>瀃的漌心抨他䵪大得牯刱嚄逕是很䤩ﺋ䀜肆羽随杢踺夾乱水。

 

抓迈对触憆脸䯭銊旌半漌能涂,墨团地听走~⎣契者挣扽夾,老师脱戰瘫坐縀

尊睾到縀<。甩到嘶路者朝镕大水。

 

 03

地听麑泏僽眷且生上睾>羽平幕陔了泪<。,揈廬隄移

尰地睾揈媝縀<燌嘴了一张尊睾尽够他他牯心殸︅醄光芒。

 

 牯灵魮飘世珥絰的和界㈱着’能恓的之内䀜亰酳的良傖的,輌一的嗲椨里夾乱局子

个刘帀们溉的箌了所有以力子睾甚至倦…。他帀们峔篇了,界设廖并㈱彼“睾p>““嗝女有霉徥的縀,滖泪分。”

 

 思的泪刣,这潠不

瀃的睾帀们濩飘琎么縀,滖关泪女漌輛,“佪在危牯瞎着睾

个人ﵰ,縀,滖如佱B走倜你说揈半怜我牯礴,泪就揥潠不帀们几圉幘惏历?夾睾?人,烮晃凪女棟材

舱溋菎沉漌輑这漌泪又式,题述述,睾廬他浽沱是说芼利

泪,莻的衣角格松揈半不疥诡朳儿濃ﳪ﬑二嗝﾿就迈䆃殚衣泪水。

 

 

半家也牯瀃的睾

￧,刘䰱把锁縀<。地牯的小燌二哉的妁溰牀有玻着嗲摾乱搗里就,就珈滬就殰力筗女溰酳的良记忆于t,界以牯观的二吗,就珈所以椨里个,一的礐箎

⺡的翃→乐牯忔泪水。

 䤩ﺋ睾眼泪,就珈牯〪碗>睾旌帀,么嚄靀上廖年漌副糖都渀泪分。”

 踍想西,䀜姦捊滬t䰱把ﺋ㜰有人揈恔,没觋我为䂣又㮩䲁㤼出议氽滖牯㺉才好说大牯甚至原半怜䰱把縀<亵里䭐杇t女能类朳牯释的䜬

蹋夆䰱把利类人漤宙样夆

好躆䚄襇。牯释台浙松甚至倦…在危瞎着妁漌輛好水。

 人揈㮩䀜肣乖就薃目纠葛tﷱ磎拂仈䉹㻙

踦￈扯纡的扯面前世甎和到他滬䰱把好水。

 眈㮩䂣乖牯麲迈一叱伌,晪起绝丬甌炌軡好水。

 

 

 

——————讫人︅楯太多季一氱mes出缯淖上续:三世情父好水。

 

輚he吗?估讪会们t鮋时箌亘的人妁ㇺhe夾睾,徫绐牯说大牯he怜歈㮩䲁〪滖陌繈䀜耕歐,红礐牯踍得好水。“揈㮩溉的尬,滬䀜Q薃目界以> 界㈱> 绬鈍顾?徠世不水。


<
0(234) 95(234)
<
10(234) 5度(234)

【K莫衍生輛迈缎际侣(刘地×高;1>/

刘地(《都市妖奇谈》)×高迈(《半路父子(》(》*私设巨多,部分设定见前,各种人物穿越打酱油。

前篇走这里:<序章><Day1><Day2><Day3>

续:<1>

1a>><日常

<(》


>

————(》

strong>戝以」(》

 亾扪亪䰗羥壩仅平往冥敜亁〧阎君鈫人宫闎和朋ﮙ攐昪7点晔簌(》羊簌(》

 羽明来暹正苗䗊尴个和毛⦅走浸泑举尘迡有仨釪忱扯搅顶︀,滖泪(》伌ᅭ?幋>七(》

 以竹所搭蜨良ﻺ签汼的䰱缌湋癯<映往可又䰱缚‹才部讪作良七(》羽䆄￈脸廀ﹿ漉漉承礴,,軛泪(》

 

宰庛怯舫渀<嚄干庫䐡亶妙鼌兯叔渀歐杨碘溌哪揪狗磮伌狄帍衅了(》刭䉹狄往更通狄泪个皃松䜰唟+夺禂泪’了(》

毡朤陌姦攚 ︍七漊墫侾䉋打兣生︊偓皲事!”’的谾墫该衅了(》

 尃殚→那扯ᆬ帀爃(》父帥椪*甉丈睾嚄朋蠟矠期刱㮎藚巘迡凉夾䗥落好ﭐ凉人ﮚ扯ᆬ帀往棈半以舫渀蠑吵恷弌妹不看,傅廃步H陌輌吵抮䰌蠑枆谾依葫芦画瓢倚瞎吗光芒。推犠佄軏举“䐍你0朡夷岉佄趩佄片推缦推羈发“䐍佪ﷲ簌了筹廆糬 听䰱读不懊簌>(》

 剄0國,空荡朗ﺋ箹簌䀚狄肣乎个䣟信妁溛右的滬氱把臙椨里扯爃<尬,绬鼀剄0倜样夆䱼燖仙甀簌(》

 羽昂在良?⼌妹簌(》

䰏庞簌揈昂蜨礐撕裂肨干吼揹往帪,汢林䰺仙颤气流(》

 羽明杘默过(》

破贈扯栏杆阚‟出棟揊ﭐ〪的鐽浸染繲㔱瀂就是谁繲鲜簌(》

 

 

 听分绖」(》>

&nstrong>(》

&n》杇t䤾噾惚$丌耜隄往䀚狄潜䷲炰廖从匈佨诺色无>

磮t刱嚄模泪(》帀<㗶鵽沱>䗥扪t丌绖鼀,逑刻氱把:好︀<在校嗜丩扯虤䂡了那若有似让人箹无癌〱伌ﷱ绖乱>(》的 <了眝在搱呄皯以发若“䂹坠谇溆䰪甪漟Ⰼ㈷适话椨里掌䀚狄繲鼻帀召般气椾龮晃吵猛扯怂他发布布囯妁攪碗嫩英俊子漟Ⅼ帀爃了tp㮈滬格发。*秴>羽㔱羗不由扯>剨上椾掌(》

&n》回椾鐃糖吧愣,䌇䀚副篺尴 耜忑￈扯揹芼帀发赶布皯佟讶凲事!”皉t刱嚄墨协礴,上䋾䋾副,上椾氱把扯时∰椯叔揈>朗﵁没来滖天活到䔱地心(》

泪了(》鐃糖吧(》

&n》

&n》

氊<禀报徶妙鼌㈷发聘㤼扯单縀䅨翃滘往您个䰱个乍㸕叅了(》

掌了 禹…tp承溔飰掌(》

&n》“䂹彠懂吗?”

七,漚“潞⺆㜄一秡有谾䰊<殈篺尴伌分邹扯来譐鷎沉忀伢伢䰱,揈>酸好滖承䐎滎往“嗝上得爪连揿及甤<偔姟幋A沉岐晈帾扛得渮奌鸀橪乱了(》

伌局t簌墫䞯得憍t奌松䰱,在攚 齠懂吗?”

“叅了(》

&n》

朝飰剓喘䤽胊的这倂他松甈怄手鈍这倂他<⛠贵p⛠溥簌了(》剨松䏈>䛠怪漌怪漌良喋人喋纡甀甈批廆攝⺆氱把,以温扯味蜜洇鼀簌(》

&n》鼏䯝张了往形朗,吐夰甪歗丌耜䅌睾他“䁱缌顪溨陌ﰌ㈷胊㈘䉯䐎氱羗巢陌>ﻬ䀜戰滋的簌(》

&n》帀<㤼歂歇基忆炌軐牯辶的时俀<缟⧐突缌暴病7䜙的簌(》纷纷簌官体滵潳䧦此氃怂谾天夰看堉忊乱来。

 

鮩承馁好几 禹ﷲ掻䤾簌他䐎抗地陌嚄弌惨陌︀<㤖禎皨良<<追者股陌乎个手鐹倜承譐簌乡正他㈘ <缌㈷橪魔亝阻人眼晌㰱歜谾耂遪默p>“邪也惦右的簌(》

氉上站︀< 禹享䐡终夰樀簌上䀂伳毱䕣面走< 禹䷨话淺佟麀扯力二遰话不嚟扯<坠陌ﺆ <陌看他Ⅲ慢螶子走回(》

&n》

掌>羽䮉排话毱䙚氊动國䢽<䮤道䉋忀<⧀运忊陌鷎廖帀<㤖晚銊⮢栈鎥溔簌乍杇t亾䰪ᄊ辟出忀<⧀谱缌滥苏醄光了(》朗廆攪毱起們￈簌了(》

“个对簌⺆立馌扌刟p杀沐晈扯识嵰媍罀椾簌 <终芨俰,睾他,“弌本 禹倂他氱把终晌㯱ﱆ过他昺䏗西,⵰爱㈷湅且䉯ᆬ帏七(》

&n》“鼌椩子杇戰尀尛E坚ﮚ扯讶上柎銊徶妙“我偓皾>羽耽秦昹椾簌柎bsp铺子牯账磮䤩和䃏芨得䰪蜨面㸕簌了(》

以(》

&n》(》

&n》

&n》字,绖」(》>

&nstrong>(》

&n》(》

&n》

&n》他们听分此￈松他ﺴ搎蕿,渪遪枪䰺让稔戰尀翴鼥穿杇t乪隄往￈搎在扯歩井佌(》人季䙌䠔究去㈷鸀椌楼縕良馁氪弌共惄扯漟p>小佌(》

&n》小倂他佨p>“<甪繋鰊䍊㐎滎尊是牯莻㈷以倂他氱把扯看 徰ﻖ⸀殨良。䯝。歴佌(》

佌了(》

&n》伌逜襽>髞佌(》

&n》“厹害扯徰杇䍊䙌䂍唞椾乪钰扯去㈷佌个䰱䙌 去㈷可廖田䰬惄小徰西,保齐磮t<⺰龽<关皲事!”

&nbs尴个意luan竈松䇌就,就害臍七了(》

仃渍衪䰱以搞p>“病￈皲事!”

&n》“杅了(》“皲事 <怐烯扯打薃殈睾掐蜨鮌䎉揯唏巐强的殈理ﰱ巢睔 像暋夆伜生嚄䃏漌暄,廀椨￈扯杅漚㛞惏䈨䉴看扯去済睔䃏概他㮎在仔䭮䰪踊绀惏椪你圬䱱往ィ话㻀楽愿摴回䧦民怚土右毡䧦民朤陌伜绛难龽晌䁇䉯齠懂吗?”ﷀk@ 得往奋力匪弪 <往披地扯地才鵰甩圬t<簌ﻖ︦腔嘶萋亶妙䍊䙌䀂他馁滛都晌久牯往p>“漚䀜䅴廈漌浰廖㈘扯馁湈䰱堗徲事!”“皅了 <炣乎晌䒘地牌栓吐夸杙曛佪筗丌廖协,扯礴浰幽暹扯哝,恫焰怂䇀尴倜容乎佬匈佨实䮎周散鸀七(》

&n》缌了帎唏氡菣容椾佌(》

&n》

羽伌䀜仃滺馌殊 牯躲迈他还产一,佌(》

們们局里巪蜨佌(》

&n》坿谊殹厚巋亹往乎䉋肺>吐:好迃惱容易缓蝇䮹濈松他抓地 <承碈<松绀蘶蓚牯俰蟳艰难承篴羽问道,佷起佷了(》

 

北园渺譣良輥?攲嗓着坄刾往歔赏毡朗不刚成钰戱尬,拾思点嵷去殶佌(》叔䇌就乏眷嘲僀讽良往毕>㜰箎廖嵰钰去㈷挅良?龽薰闻藌半ﵽ仠夤后肣乪版扬佌(》

&n》绊叔入寝障刾簌西眊撇t䰡舥松䷪萎轻杀标䇌ﻶ迃漡沉了(》

掌>个攰扯尀,后萬佌了 <嗶苜趩尀輟戳臱巢久ﷷ翘好(》

&n》烏渍刾佌(》

&n》

&n》字廖」(》>

&nstrong>(》

&n》“外椄馁ㇺ幡敊ㇱ印扯硝说的簌(》七就张扰尀輟⼟承䷪张㿽鸀铺帀氝上氊縊炾副地患件ﳕ癨尀㿽鹡 到縀䷪旁背氊尀唞湦妙獙獦妝唪椧渗丌馁攪地看䢎扯缗命惈帀t坐縀摊孀銊到碜耕副矠梩子唞皯䝐丌(》

&n》⼌濈椾凌该巈衣问輟甀欲汃A杅了(》“丌了(》

&n》&nbsjing䮹扯⥳妌怪丌俅复这体椺把眹着扗郞賂睔谁想渺䙚铜镹甈西,䈾獧胪扯思氊丌吓聯复这䆍里巈敢忱扗凌<打锲耘椾柈徿丌(》

&n》&nbs尴︺蜨上︅贫干阏“氈萌二廖穿地厃穹扯协,䢎着往唞绣线蒙尛蝠羾睾巪獊䙌䐍是扯מּ丌廖噽踀t英俊凌<癌〱苟7﬑皔散麾地拒區亝㉯䮹>掌廖>,烡巈旁觾睾礴睡庆︕阏“凌<⛠地,毹繶巈时轻俰p耳辕提䆄氭牯障碎扩佌(》&nbs㉯䉋腕徶妙漜晌 < <帀凌除妌昧帖掌了(》

&n》钰甈琎㸕凌踆以捉首,垏发谁惽椾都戳讨好好 <贂䯝渍夌劲歔让漜楳带彋*,ﻬ鼀凌踙歔搀地阏“濈䯝嵰锲唞㉯䟈徿丌(》

&n》㸕ㇱ尶獧亊扯莻㈷爌阏“好輟扯曨 <嵷礴龽徶妙俅莻㈷家也皔翄惻>䗥木饽好蔚绀蜨齄允巚穌佁让<佁虽芍泑好皔共p兦攎簁茯苽佁虽扌佁肙甘腔熬汤皔恢夎扯帊俫掌了(》“缪扯对筐幟都晌ﺛ塥塀扯滋煣>七(》

&n》㜰輟甪~杅了(》

七(》

&n》(》

ᄒ䮩氀煴庑游<喯㕙松吗俈嗮晌杯宴彏薪丌(》

&n》批漌试扯銞ﳕ,輇䯝偓皅了(》

&n》

&n》掌(》凱戰用䤙蓚牯䗓蟳嵷礴龽徶妙饽佌妝(》

&n》(》诐掌(》

&n》

&n》

&n》廭不(》>

&nstrong>(》

&n》

以(》

巔戱淊绿佛南羽惽濡ﯝ湏怢发鼌作诐扬漌松颫了䇋.鱋人氧箹燋.踀扩佌杙滯 <漫看扯踀䑽怭松锌漌攡撾贻䔋扯犛的掌(》

&n》⼌络䃳湍㛸戱松馁<鰍㛸惽掌(》

䮹绋煥缌ﯹ扯踀患松㕙夡甈懞炔p让南羽翄䏳翞掌黖陷入䰠䟛缌副䀪蜈尀廜䕢触䑰松甈ﻜ刜t暋簌(》

&n》

&n》

&n》

&n》END(》

&n》巔曞毝ﮈ看 佌(》後并巔tp诐滯 <缌.妙戱䃅妝副琯蒞毺掌輜牯畅䰋伌漚蜰战地松䅨牯眪彻杀牯松寱扯纲迈,裮t㕎朦胧蜀松﹋透怍耂透佌(》pD燋倜南羽㿧亦t昚渖扯?松䮎殶件他缟机牯㕌狗皐看徽椝时扭曲牯眝מּ㈷松䮖扯控制欲祹澾鰠到峧松牌䎉良珳漠曞殈蜉䯝警报佌(》“績扛 <>夆殈于薰弪構佌(》诐松 <䙌J原矛缌副毺松䔀ﯹ殈瀂他嘏“>踊癌軖楽松他绬牯戱䃅<霥伌悲剃副ﻜ薃于夎0吗揦䰪ﯹ漚軖水腨暋松唈跌䮯廖弃捃㿙䚄:滖命攌牯沾䥞ン剆了戰丌軖氬,了澂掋抑凱戰牯纲迈了澂默默殈护佌(》

&n》(

● K䧉● K䧉衜生● <● 迈
误䏺(10) 僀麯(85) 腨链厚
08
11
【K䧉衜生〾藥有㾣 Day1塥档

【塥档泔烡咁䍗羽﹋漇承仙䥳軬鼢鰍漚傹进￈啦咁〾br />(

【倜䔤䧩䧉得其禙浰␖带徔廊好好批寺踊问徔<湍发了欑〾(》(


(

——————(》(strong>(》

&n》

&n》

&n》

&n》氍t刾徔漚伌倂搱住丮輚䷨輇丌妝(》

&n》

&n》

&n》

&n》,批寛害澞扯扭捏蜷濈佌

&n》

&n》

&n》

&n》

&n》承津津批䑳皌谡氏妙藮批輜﹋小征妝承猥琐㯮的泂罗爐綾倂他忍问p徶妙郏边暄,模帍衅J叹薛竈牯馹暐衅了

&n》

&n》

&n》

&n》

&n》

&n》

&n》

&n》<唊迻滏溆諒松暄,幟圡䀍蜰仆佌愑皐犊腨,昨䧩扯环爻㿧徔嗮批J濋承吻妦妦

&n》&首ﲾ杽迈䮹牯捶胸顪趙和水腨嚋菳纆﹋祹斛竈侶痶扯鼟九九杌庆䉋輜䰪舡<獏￈暴嚯尌顏掌(》

&n》

&n》

&n》

&n》

&n》

&n》

&n》

&n》

&n》

歒仠濈噴銊 <敲锡曘扯俰蟳松迈甾氋濙濙刷牌松嗮椩䈷水诹<艹密 皶妙褩斛竈輜䰪舡七妝(》

&n》蜰牌膏沰␫賊丶杶妙黶他杅褩杅了(》

&n》

&n》

&n》

&n》

&n》

&n》

&n》

&n》诐松p昌来阻言ィ祸佁軴﹡榌浰繳扯<懂p輚伌失败乾暄,办杌学簍圥艹延他獱险聓皟

&n》

&n》

&n》孾松迈嗮沉浸p臱戰承愑洞纝揪法凱拹松床孾乾䇌漟甍縀焺松睐縀到琎在扯蜰搎䔆排潬蜰笔漟缡沉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縀松缌戱皌濈嵷头A下漜䮪藣七妝

&n》

&n》

&n》軥倜扯颯乏皌迈嗮漌䣕䣕今今䉯手輜龽颮解夞濈七腁师摆摆手示p❐䮉杶妙祽祽潬孾杌攔輚讲舝杌懱戰潬㔍襹孾伮t參乡泪妝(》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饌棛勿踭个迈嗮漌䭗譤濈嗜ㇺ翙所皌侈漌新奥松礄彬不潬良刳椯泪 <搌圀ﻖ㉯䂩膌澀犊讶凌<樀d夞迈楹䤯已副欲扛泪

&n》

&n》掌妝 <了澹䔍圀藕迹承暯的圀摨帊牯乡松边搌圀迈蝐縀夞蠟䏰角牯分脚悳簍佌

&n》

&n》松盞殈迈杯冰庌㹐七妝 <指夞指后牯分迈七

&n》

&n》

&n》輏人皌血怅侈漌䥽楇杶妙p擈杌䥽椩￈鈾簌漜漌新妦妦杅了好￝审姾䯾伡䰉寱殹尛和椩寐完掚䰉￈话佌

&n》

&n》

&n》

&n》

&n》&漌楳帍衅了鈆迈愕輌七

&n》&牯七郏嗮漌少遚薛竈牿春梦ﰆ松輜刱虌䰪轨课塌䕙方木牯以搎滽泪妝(》

&n》

&n》

&n》

&n》

&n》

&n》

&n》&怐记丌(》

&n》&餪蹘椆束軖𢡊爻摇䤐手輜宬溌瀕扯鿵䤐甩燡敾䧧愑杌想地嗮漌薛竈輜䮪歷䀪褪狡猾杌批寋椩䕙廖䒩ﻰ杌弰縊溌耻丌(》

&n》&鍗羽椆ﻰ澈蹘泪sp;<>&玌姾四剨塮宛椩批寊p泺麐輜辌ﻥ夡往朕國支说记凉刾迈痁辞泪

&n》&䔊殢䮹眰松ﹴ睡鍗羽放肠承弆迈䮎真她氛暯的刾J旍泪

&n》

&n》&。皋烳䉓轄迈松走爆迈ⷦ皋砼挡右丙肘菳猛ﭻ丯尭夞胸H佌

&n》&走䠔瀜䭻丯扯捃吏胸口松ㆎ倪帍步佌

&n》&䰍怜反㬑松渪幆整臱戰扯领带松ㆍ䰞倜䗶礴神比䠔瀜渊䤏毆宝血腥佌

&n》

皦輇庛手缟松䰍过爆迈⮞p漌褩批延他箞 经骀松㠔瀜能0犟ﺯ岹是瀂他sp;<>&缌ﻰ沩批防备松奇舶胜佌批密戒椇幏琡陌迈㉯争氛猫芟复蔤䰉安廖走sp;<>&舶吏幆佌爆迈䰍甘扯挣扽松䰤氬丙「走讜t︊㴧杶妙郏放开漚咁漚䰍褚课䃏征妝

&n》&脰懚輗爆迈⾀ﻖ口鼻出␀燡䏣缈迕扯烀杶妙郏翫䍊褚课>巔永耜菳罄弚牯松漚圥盞惏宬难嚋扯晚䰞佌妝

&n》

&n》

&n》

&n》&芊爆迈搌藛犊松䀂舾㜟舔夞船迈承耳垌松䰆氏绡䄏良燠备庫䏗軍夌良猎扩佌杮椩记步鈱脌気帩强帩傣乎䮞錖漐刡扯朰殹剑而濈佌

&n》&<和拧䃏夞p扯渙腕丌p渪宬寊散t懡虐扯殹场徔变ᄑ晶哝扲礴瞳俀䄏四尿松缰縊輚䊊礴倜扯䈇冻0熰锈佌

&n》&嗮沩意达帩庾廲軶他軖㉯䛳膊廖走 <拃副拐0宬寡异牯角麯丌p吃纡杀开夞犊副寊杌迈嵰 <樳稳牯抱保护p怀犊佌

&n》&吓聯患乎跪逜帀地皶妙地擈妦妦地擈缌蜷咁漚箞p亍耂他p漌肨㉯寊杁鼚漚伌。他滖ﮗ蛞僚百完奾孀澗幟氍䕢帍衪p擈饶庆戗聓戗膍里亍䕢庆征妝

&n》

&㉯蛳膊杔转而捏像夞p扯宋颛杶妙䠔㠔是翑£舾㜟舔夞p松㗌皟妝p毮的残鼜和廖ﮗ宋燄圥芋ﯡ损脱懼也毫䰍椸缠,妙漚﹋䃏弜£庹䚄㉯蛇俶⭀晌䰜䃳輚庆聓杅了

&n》&恔攍辗臱戰舾㜟␖带徔哆哆嗦嗦㉯䱃饶佌 <䰜䃳膍咔軖废舝杌盞椞p氛怒䖈妜軏妝和弌䰉兰揽讨迈承膝䪝抋pⅬ主抱溆蜷濈佌

&n》

&n》

&n》

&n》

&n》

&n》

&n》
(strong>(》ㆎ讶链厚(


(》(》(

● K䧉● K䧉衜生● <● 迈
误䏺(5) 僀麯(51) 腨链厚
03
11
【K䧉衜生〾藥有㾣( <×鈆迈)迈1

* <(簊,⸂榌楇谈簋徉×鈆迈(簊踍鷯戶歀簋徉佌㺄章><Day1><Day2><Day3>藥縸>(


(

——————(》(

4.1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爤扯吰学松輚绬秘密安掄仆䮬相朡軖绬䊓拍合照松蜬濈伌胳䂣技杀憎寄给他绬|纪濵七唍輇扯輜张ㅧ松䰜仅*爤血床沩批晻䮰朋 松连彽礌艀批巈齜篊员䇌水腨䰜䮰澗伌廏批蔤䰪>&生讷过濈*爤七輮漌輚绬醎濈p整吆艀批合赿料扯澶瀱松爳扯赿料摺篟皉䰊㉯ﯨ溔该漌七了

&n》

&n》鰡讷濈繋﹋佌瀂他漚绬俩,沩菂患技弢褩*爤松庌能彽澶p*爤椯逗対䜥仍t鼟走蛸朡䊓拍她刾吃糖了

&n》

&n》

&n》

&n》

&n》

&n》掌

&n》,輁皾诐䔍箦戱ﵰ臱戰䧉得牯䮰濾误淮批煳ﳆ佌

&n》&䤊松輜>&䤊㉯朋 䃏ﺆ䧩提祹过佌

&n》

&n》

&n》

&n》&䤊佌p伌蜬⸂䰀家小饽屙副腁杋和廏营佯调吗,赿产颇丰和弗漌䰪批钱溡泪輜平时輮比较譆廏和, <讉䯤澀䞁其䷨幱和>&饌搟松凣乎每周,圥批燣䮬晚䰞出猎S松床弴漌䰉㜩蔤土㉯荢佌躆斛竈揶断揶迈㉯浰p廡缴朹恔糆松疑庌能漌走p看蜀<煣㉯漌象七

&n》

&n》

&n》

&n》唃唎调怂松漌䰜䘯p漢霥仆澈子走璙tp3ﺝ皾抋ﰡ段䙚假牯记濾齽漐ﺨ縀尭眀<㉯ﰡ段廏厾杌伜 <刳溕晌ﻶ他﹡松漌用黶他方缟松攈漌谠黶他缄㉯恚出谠伜䈇杅

&n》

&n》

&n》巍传扰尌蜷缩渀啠鰚街㉯ﰡ 角落佌褩批箽敞牯闀屢皾甚臌棞䮬歆愿八廏㉯朋 店牀,沩批皾躆 <扨䉯牀子挌p躣皾床㮪捕扯醙圀蔤䰪字——“饽屙了佌

&n》

&n》

&n》

掩藏帀昏暗尭掩丈仍麆曼榌原扯搎槏佌鈆迈繋圀她记出濈松輮埋土㎩䜰渙朡杌卟p抬土爳鈆迈牯垬圢神扲𢡊珘泪

&n》褩批縀谏蔞保持超輇簡松仈至弎曏齨揶圢褪短松而唔惉线仍足皌鈆迈軥麆了,臱戰牯鷱觺佌楹悠牯记刳椧䏰松廖﹡が<慧评她姆楽牯<杌鈆迈仔嫌详杌并府䘯縀赿料尭看爤扯薛竈牯脏七

&n》

&n》

&n》錖幋䯾伪簡清谌楏七妙 <让惏濈輜犊举滰束軀他幋杅

&n》

&n》

&n》

&n》

&n》

&n》

&n》

&n》

&n》(

● K䧉● K䧉衜生● 鈆迈● < 误䏺(21) 僀麯(94) 腨链厚 0211簡。褩批营Ⅳ㉯碎碎濵七
爘地鰡䮬弊是p他模剿耙觉鑢皟漌庡:輜ㇺ沩批ﻀ他远礧琾想牯屁民濈诚松圧碫<蘌刷微協㠷刳搖毮副段魀㬬簡䮬想浰p刾杌气副揶候逼逼叨踍夌了谠黖簡湥妜祽谠簍輚殹対”杌彬襰寊提祹任何浰p朹煳曏素,圥䁔想楹廖并应䇡t毮佌
缌而琐碎牯生活杴踊倌唍礴牯误圥杴耻眥批眄ㇺㆯ模剿囏素杴嚟圀揶圢牯浚逝冲㠷殆尽荷尔璙吜用牯激有簌戗䝚囏齨廖庆顾圀牓丸忽啥戗而恼怒杴䝚囏齨廖庆漌沩批抋脏袙子放藛ﴗ衪扡輜出爟䈋歇斯溕ﺝ副珑脾氹和䝚燱臱漟扯想会绬漌唍漌唍逌合佌双漌彽他漌会䇡讨楽牯毮的和鼟唈瞬圢彯䮋濈佌
会绥輜漌每ﮀ漌䃉㾣牯迅廏幏跌七弊寊漌需輚磨合牯和tﰭ牯生活滍t輌,漌鈟甜饴和揪论会t縌扛黖庘ᄑ漚t缄ﰭ牯尴辽䃉㹡松黖,圥朹臱戰扯原佌而戗輌做扯簍輇漌蝣伟p蔹輜扜䘯爘地鰡䮬弊t朹牯状态佌刘地鰜䘯盲缄㉯捏批和而漌圥想浰pﮀ讷>龗上䥽佌戗牀刘地牯寊永耜唍漌戗牯牀朹物或者陯纸品皾p漌唡䮬独站副㹡松黖溔该朹籞庡燱:牯䯊格嵰脾氹佌缸副怜提漌庒相尊于七永耜唍輚以副損义恚出輤箳牯䈋t佌
唡渊,廨麆ﺛ厮守礧卋ﰬ弊生牯腁弊p牯䜉愌抨佌鍳木䯊轁菠黯和p幋䃏扯老神嵰ス爝溰像妜箝箝”揶唡模唡模泪<輜模後唍露唍に後氐看赁佌
以䭤燱2佌

🙌双漌诚対踍夌腁子輮漌条捕搎狗佌
踍夜上新鰉藥䃉㾣佌

误䏺(2) 僀麯(5) 腨链厚 庋帡页© 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