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秦方】孤独症(下)

*秦明(《法医秦明》)×方木(《心理罪》)。

*大量私设以及OOC。

*所有专业知识皆是胡诌,部分来自某度,请懂行的朋友们轻拍。


上篇传送走这里:【秦方】孤独症(上)

预警:上篇主秦明视角,下篇主方木视角。

我也不知道为啥自己一写到木木就自带苦情色彩,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


07

厨房陷入了让人尴尬的沉默,只剩下灶台上开水翻滚的“咕咚”声。

 

方木知道自己说过头了。他本不是这种咄咄逼人的人,可以说在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保持着高度的理智,并且礼貌的维护着与他人交往的度。可是在面对面前这个人的时候他忽然失控了,嘴巴像关不上的门巴拉巴拉将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要不是人生原则和职业操守让他悬崖勒马,他都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说出更过分的话。

 

不过他并不后悔,甚至带了点恶劣的看戏心态,想知道这样一个高傲的人在被剥开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伤疤后,会做何表现。

 

然后方木看到了秦明隐忍又渴望的眼神。对于秦明那样怯于袒露自我的人来说,这个眼神仿佛已经是他所能表达的极限。它就像强酸溶液,溶蚀了方木朝向外界的尖刺,渗入他被钢筋铁板包裹的身体,带来了一阵一阵蚀骨的酸涩疼痛。

 

方木的心软了下来。自己又何尝不是和秦明一样呢,舔舐着孤独的同时忍不住向同类散发的热量靠近,沉溺在回忆的暗潮又期待有人给予救赎。

 

“你可以多放松一下自己,适当降低标准。”方木想缓解气氛,可是脑子里却想不出比官方回答更多的话了。“关注自我感觉,特别是下意识冲动,这有助于开发你的情感……”

 

他就像是个在答期末卷的优秀考生,将书上的知识点完整准确的表述了出来,尽管他很清楚这些都不是秦明想要的答案。

 

秦明倒是没有对他避重就轻的话语做出任何评价,一副悉心听取的样子,还在方木叨叨完一大段“完美型人格障碍缓解方法”后不咸不淡的致了谢。

 

在这一瞬间方木感谢秦明没有计较他刚才的逾矩。两人都是聪明人,给个台阶顺势也就下去了,并没有人多迈出一步,哪怕他们才经历了一场互相间激烈的试探。

 

接下来的一切都如同两个普通友人的日常一般自然。秦明布菜,他摆碗。餐桌上除了偶尔礼貌性的赞赏以外,两人再不多一言。方木注意到菜的口味偏辣,然而秦明却是个喜欢清淡的人。他不动声色,这场各怀心思的晚餐显得宾主尽欢。

 

 

08

晚餐后秦明谢绝了方木帮忙洗碗的要求:“我习惯自己来了。喜欢所有东西都按自己喜好摆放得井然有序,这是你说的。”

 

方木哂笑,腹诽这人还挺记仇。他坐在沙发上靠着软垫阖眼想心事,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邀请让很多东西悄然发生了变化。

 

秦明一直在观察他,方木是察觉到的。那样灼热的视线,意识不到才是瞎子吧,更何况方木生性敏感,又是初到龙番,自然事事多了个心眼。只是他没想到,秦明对自己的兴趣没有止步于同僚之情。

 

方木并不排斥同性,更不排斥秦明这个人,反而是充满欣赏的。在新上任的这段时间内,听八卦群众说了不少这位法医科秦科长的事迹,评价无非都是些“心思缜密”、“雷厉风行”、“专业知识过硬”等大同小异的话,同时也不乏对此人古怪脾气的抱怨。

 

然而方木看到的却是秦明冷漠背后的柔软,强硬背后的怯懦,还有他看向自己的时候,来自同类的探究的目光。

 

生物的趋同性,是维系他俩的最初羁绊。可是方木不知道他能带给秦明什么,内心荒芜一片的自己,又该如何回应对方求救的眼神呢?

 

他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陷入了浅层睡眠,一些被压抑许久的记忆如藤蔓缠绕上来勒紧了他的脖子。

 

梦境中吴涵举着打火机,旁边的瓦斯罐在“嘶嘶”的漏着气。“你还想救谁呢?”吴涵诡异的笑着,“你连自己都救不了。可怜方大神探这辈子窥探过无数人的心理,却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恶魔。”

 

随后吴涵点燃了打火机。方木想要跑,可是腿迈不出一步,像被钉死在原地。爆炸产生的火焰卷舐他的衣服和头发,他用力蜷缩着,却不觉得烫,而是彻骨的寒冷。

 

方木醒了过来。他没有睁开眼,因为他感觉到秦明正在旁边,用温暖的毯子裹住他。进行完一系列动作以后,秦明没有离开,而是保持蹲坐的姿势良久。

 

秦明的视线抚摸过方木的眉眼,鼻子,嘴角。然后消毒水味的气息靠近,对方温热且压抑的鼻息喷在他的唇边。

 

方木睁开眼的时候,秦明的嘴唇离自己只有几毫米,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秦明鼻尖的一颗小小的痣,秦明双目禁闭,颤动的睫毛显示出他的紧张。

 

两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没有任何yu望的,就像小学生谈恋爱一样青涩的吻。方木心想这个人丰厚的嘴唇果然很适合接吻啊,面上冷得似冰霜,亲吻又炽热的像燎原的火。

 

让自己忍不住地想要和他抱团取暖。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方木反手勾住秦明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秦明惊愕的睁开眼,表现出一瞬间的慌乱。在感受到方木探入的舌尖后,又迅速冷静下来,捏着方木的下巴和他唇齿交缠。

 

两个人似干柴般,被一点火星引燃熊熊烈焰。方木很久没有这样直面情yu,秦明伸进他衣服里抚摸他脊背的手冰凉,他惊起一身战栗。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他因为陌生而恐惧得瑟瑟发抖,手上却舍不得放开,扯着秦明的领带把他的西装弄得一团乱。

 

他能感受到秦明的生疏,可对方手下的动作有力。秦明遵从本能把他按倒在沙发上索吻,深吻造成的轻度缺氧让真实和虚幻的界限变得模糊,方木任凭自己在欲海沉浮,而与自己肌肤相亲的人让他长久孤寂的心被填满。

 

方木蹬腿脱裤子的时候甩到了秦明放在沙发另一头的公文包。黑色的包拉链没拉上,翻倒在地后一瓶印满外文的液体咕噜咕噜滚了出来,撞到茶几腿才停下来。随之一起露出头来的,是半个蓝色的盒子,“Durex”的标志格外瞩目。

 

秦科长被情yu染红的脸瞬间变得铁青。方木顿时有点想笑,但是一想到如果真的笑出来他们这段感情可能就要胎死腹中了,就忍了下来,试探的问:“我们要不要先洗个澡?”

 

 和谐部分链接

【链接点不开的看一下评论地址 且看且珍惜吧】


10

他们后来在床上又做了一次。

 

秦明搂住方木,从下巴舔吻到耳垂,头埋在他的脖颈,嘴里低低的呢喃着叫方木的名字。

 

“方木,方木……方木……”

 

这仿佛是秦明所能说出的最动听的情话。他热烈的鼻息喷在敏感脆弱的耳垂,随着言语传递过来的,是秦明隐忍而强烈的感情。方木被烧的耳朵发热,忍不住剧烈的颤抖。

 

谁会想到平时冷面无口的秦科长,在床上成为了最温柔的情人。方木被他占有的同时,又被他的怀抱和气息整个笼罩,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让方木很满足。他们就像天生的一对,在身体和精神上都达到了最高度的契合。

 

结束后秦明给他做了细致的清理和检查。两人最后躺在新换的床单上时,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竟然就真的这么,睡了……

 

方木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冲动明显是导火索,如果不是那个燎原的吻,也许他们还在你一拳我一脚的慢慢试探。

 

“那个……”方木张开嘴发声,惊觉自己的嗓子好像有点叫哑了,意识到这一点他脸泛起一阵红,“我们这算不算,办公室419?”

 

秦明靠在枕头上,侧过头来看方木。放下头发以后,他整个人都不似平时的凌厉,反而有种温和的真实感。

 

“嗯,是这样的,”秦明顿了顿,眸色深深望向方木的眼底,“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一场办公室恋情想和你谈。”

 

方木和秦明对视,好像在确定他这话的真实性。秦明接着说道:“你不用看了,我帮你翻译。我现在的表情含义是,我很希望你答应。”

 

方木笑了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笑过。

 

“那么如你所愿。”他回答。

 

 

END

 


 ——————


【一则小番外】

 

圣诞节那天,大宝很不幸的感冒了,原因是昨天晚上的相亲不太愉快,她穿着她的小短裙用她最后的骄傲婉拒了那个傻X送她回家的建议,自己倔强的吹着冷风走了回去。

 

“老秦,你说要找个和自己契合的人怎么就那么难呢!”大宝恨恨的擤了擤鼻涕,把纸团丢进垃圾桶。“女法医吃他们家大米了吗,一个个嫌弃的那样,就跟我方圆一米内自带病毒一样!”

 

秦明从一沓报告里抬起头来,撑着下巴悠悠地说道:“这和职业没有必然联系。据科学研究显示,在芸芸众生中要遇到一个和自己身体和精神都契合的人,本就是个接近于0的极小概率事件,能遇到才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当然如果你能稍微改掉点你女汉子的习惯,这个概率也许会有一点点肉眼不可见的增长。”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出了一个极小的距离以为例。

 

大宝看着秦明总觉得他今天哪里不对。搁平时秦明是绝对对这种话题没有半点兴趣的,最大的可能是做个拉链拉上嘴巴的动作让自己闭嘴噤声。然而今天他不仅给了回应还说的一板一眼。大宝又想起昨天送给他的圣诞节礼物,秦明竟然没有因此对她发脾气。

 

她作为女人的第六感高速运转:今天的老秦,心情似乎不是一般的好。原因,很可能和那份礼物有点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尽管她觉得主动提起这玩意无异于自寻死路,但是此刻好奇心和八卦心占据了上头,她试探的问道:“老秦啊,我昨天送你的礼物你觉得如何啊?”

 

秦明竟然还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轻微的点点头:“还不错。”

 

大宝下巴都快惊掉下来了:“什么就还不错?你已经用过了?”

 

“你的报告写完了吗?整天不做正事,元旦是不是准备在加班中度过了?”秦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用笔敲着面前的报告纸生硬的扭开了话题。

 

“切。”大宝撇着嘴暗地里朝他做个鬼脸。有什么了不起,不说就不说,反正自己早晚会知道的。毕竟她可是人形警犬啊,谁身上带着秦明的味,鼻子一动就闻出来了。

 

思及此她嘚瑟的抽出一张纸巾又擤了擤鼻子,然后猛然发现一个事实——自己感冒了啥都闻不出来了啊!!!

 

 

——————

 

终于写完了,可把我给憋死了……

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v・)

明天《法医秦明》似乎就要开始进入主线剧情了,没看过书的人表示,对秦科长的童年阴影还挺好奇并且期待的。因为对这部分剧情不了解,在自己笔下对此也淡化很多,不过大家都懂得的,老秦和木木都是有故事的男同学~哈哈哈天生一对啊天生一对。

最后附上自己的另外一篇秦方,按时间线是发生在《孤独症》后面的故事。

【秦方】《病》

 

近期应该不会再写秦方了……因为最近看了一个视频被唐山海迷的七荤八素,然后脑洞飞起构思了一个唐山海×张显宗的瞎鸡脖虐心自攻自受组,绳绳的自我陶醉中……

那么仙女们咱们下个坑底有缘再见了ヾ( ̄▽ ̄)Bye~

 


【秦方】孤独症(上)

*秦明(《法医秦明》)×方木(《心理罪》)。

*大量私设以及OOC。

*所有专业知识皆是胡诌,部分来自某度,请懂行的朋友们轻拍。



——————


01

秦明从不认为对一个人的好感会凭空产生,一定有某种因素促使大脑内苯基乙胺分泌水平提高,从而产生被人们俗称为“一见钟情”的生理现象。于他而言,这个因素绝不会是“颜值高”这种庸俗且浮于表面的外貌特征,而更倾向于一个人所展现出的优秀的工作能力,或者与自己相近的性格特质。

 

比如在见到方木的第一面的时候,他就敏锐的嗅到了同类的气息。尽管这个看上去好脾气的青年对谁都会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并且适时在他人需要帮助时伸出援手,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和他建立起了不错的关系。但是秦明就是能看出来他的人际交往总是和每个人都保持着精准的安全距离,既不会让人感到疏离,也不会与谁过分亲密。

 

不得不说这是秦明第一次因为惺惺相惜而提高对一个人的好感度,毕竟直到见到方木本人的前一秒,他还坚持认为上头调来一个所谓的“犯罪心理学天才”的行为根本是无意义的。相比较于因果明确的尸检和痕迹鉴定,犯罪心理的研究不稳定性太高,太容易受不确定因素影响,与其说是科学,倒不如说带了点玄学意味。

 

然而方木用自己极高的专业知识和完美的实践运用打了秦科长的脸,临危受命于案件瓶颈期,只用了一个通宵就看完了所有的相关资料,每一个有价值的细节都被他深挖出来进行了分析。四天后,犯罪心理画像终于被画出,方木的下眼眶熬得青黑,脸色也透着不健康的暗灰。根据画像,搜查组迅速缩小排查范围,很快把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

 

秦明在黑皮硬面小本本上给方木打分。工作态度、专业知识、实践能力、逻辑推理、心理素质,每个后面都打了个小小的勾。他在备注上写下“天才”两个字,用钢笔圈起来,在旁边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直觉告诉他,方木肯定不是他表面表现给别人看到的那种人。方木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友好,本质上更可能是一种对所有人都保持距离的冷漠。秦明对此深以为然,很多无谓的人际交往对他而言只是浪费时间,知心友人有几个足矣。只是在这一点上,方木比他贯彻得更为深入,表面上还完全不动声色。秦明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环境和经历造就了方木现在的性格,在他身后是不是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内心所想写了下来,本子上赫然七个刚劲的字——“有故事的男同学”。秦明莫名有种自我心事暴露的心虚感,用钢笔在这行字上面打了三条横杠。打完觉得不够,又下笔使劲的把每个字都涂成了墨团团。

 

 

02

秦明爱上了观察方木。

 

比如方木最近在做的事情是阅览旧卷宗,一边看一边做笔记,半天就能看完一大本,效率极高。他思考的时候喜欢左手撑着下巴,右手飞快的转笔。虽然转笔水平堪忧,经常转着转着卡壳儿似得手指就扭在了一起。

 

又比如他每天早饭固定一杯豆浆一个加辣子的煎饼,吃相文雅且安静。喝咖啡一定要加牛奶,吃到太苦的东西整张脸都会皱起来。喜欢吃辣,抽屉里塞满了麻辣牛板筋和泡脚凤爪,有事没事还跟同事们分享。

 

伴随着方木观察日记的深入完善,秦科长跑楼下办公室卫生间和茶水间的频率也愈发高起来。终于他被林涛在楼梯口逮个正着。

 

“那个……”林涛搜刮肚肠斟酌用词,让自己的问题显得隐晦一些,“你是不是最近……那啥功能不大好?”

 

秦明看着林涛挑着眉露出带点猥琐的笑容瞬间就懂了这人在想啥。他举起手里的陶瓷杯义正言辞:“天冷了,多喝热水对身体好,有助于排毒。知道为什么隔壁办公室的邰伟皮肤总是那么差么?”

 

“……因为他没有多喝热水???”林涛看着秦明抱肘倚靠楼梯扶栏,抿着嘴郑重地点头,一下被他的正经唬住了。

 

“所以你也要多喝水,如果不想变成那样的话。”秦明拍拍林涛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嘱咐,然后悠哉哉的抱着杯子晃进了茶水间。

 

林涛在原地懵逼几秒才反应过来:“诶不是……你别欺负人家邰警官啊!人那明明是天天出警,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导致的啊喂!”

 

 

03

秦明知道自己最近有点不对劲。他从来没有对除了工作和缝纫以外的任何事物产生过如此浓厚的兴趣,以至于这份兴趣已经开始有点变味。比如工作闲暇发呆时会想方木正在干什么,再者在商场看到牛板筋会想要不要买一点,又或早上两人在门口相遇对方微笑着朝自己打招呼时,他竟然生出了“这个人长得还挺好看的”这样的想法。

 

内心警铃大作,这种莫名的情绪,难道,莫非,可能,也许,大概是……?他自我纠结了两天,觉得这个问题对于自己还是有点困难,于是就近找了个看起来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场内援手。

 

秦明拖着一张板凳坐到大宝对面时,大宝正边看尸检报告边嘎嘣嘎嘣的剥坚果吃。她抬眼瞟了瞟秦明手脚紧张的整理西装前襟,不知道这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干嘛呀?”

 

“我有一些问题想要参考一下你的意见。”秦明双手置于双膝上,正襟危坐。

 

大宝手里嘴里一点没停:“你问呗。”

 

“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人会觉得另外一个人长得很不错?”

 

“废话么,那当然是在那个人本来就长得很不错的情况下。哦,也不排除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特殊案例。”

 

秦明觉得自己的问法可能有点偏题,又继续问道:“那如果一个人整天脑子里都是另外一个人,对那个人的每件事都充满了兴趣,这是为什么呢?”

 

“还能因为什么,”大宝扭着头唱了起来,“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她唱完这句猛得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半张着嘴吃惊的盯着秦明。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夏威夷果被剥开的“咔嚓”声在无声的办公室被放大了无数倍。

 

秦明被大宝盯得浑身发毛:“你看我干什么?”

 

大宝仿佛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表情夸张的变化着:“你喜欢上了谁啊?不是,你竟然也会有喜欢上一个人的一天?”

 

“不是我,是一个你不认识的朋友这么问我。”秦明还想故作镇定。

 

“你还有哪个我不认识的朋友?”

 

“……”

 

“况且你哪个朋友会蠢到问你这种对感情一窍不通的人这种问题啊?!”

 

“……”

 

“这明显就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系列送分题啊!!”

 

秦明无法作答,耳尖泛起了一丝可疑的红色。他眼神飘忽的站起来把凳子放回原处,微整着装,抱著杯子笔直的往办公室外面走。身后传来大宝扯着嗓子喊出的最后一句话:“你这两天跑楼下跑那么勤快,不会是我们局里的人吧?!”

 

秦科长的背影非常明显的趔趄了一下。

 

 

04

平安夜,局里难得没什么事。有家室的都早早下班回去陪对象了,没对象的也三三两两结伴出去嗨皮。

 

大宝从四点就开始对着镜子涂脂抹粉,一阵拾掇后摇身一变绝世美女,还换了一套裙子。

 

秦明好奇:“有约会?”

 

“例行惯例的相亲,听说今天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希望不要再跟以前遇到的那些坑爹货一样了。”大宝摊手,语气无奈。

 

“嗯。祝你好运。”秦明手撑着桌子送上自己最诚挚的祝福。

 

大宝豪迈的把包甩到肩上:“谢啦!”随后踩着高跟鞋笃笃的往外走。走到门口一甩头发回过身,风情万种的对秦明说:“对了,给你的圣诞礼物放在你右手抽屉里了。”

 

秦明挑眉,拉开抽屉果然看到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他抬头看看大宝,对方正挤着眼睛暗示他赶紧拆开。秦明有种微妙的不祥预感,打开盒子,里面有一瓶外文包装的润滑剂以及一盒杜蕾斯超薄。最下方还有一张贺卡,上面的丑字一看就来自李大宝——

 

“喜欢就追,不行就上。”

 

始作俑者扶着门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她伸出食指,弯曲指节,朝秦明用口型说道:“Wonderful!”,然后张狂地笑着跑下楼。

 

留下秦明一脸“卧槽”的表情在原地懵逼。

 

 

05

虽然今年的平安夜也是一个人过,但是秦明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准确的来说,他几乎可以说是享受这种孤独又自由的感觉。

 

在超市采购完晚饭要用的食材以后,秦明想起来他的秘密黑皮硬面小本本落在办公室了。抬腕看表,时间还早,便决定回去取一趟。

 

局里只剩值班的人还在坚守岗位,秦明径直往楼上走,无意看到办公室似乎还亮着灯。他慢慢踱步过去看,并不意外的看到了方木在台灯下面伏案的身影。

 

他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方木闻声抬头,眼睛朝光线不足的门口聚焦一阵才认出秦明:“秦科长,你也还没走啊?”

 

方木露出笑容,秦明感觉他像只猫一样在自己心上挠。为了掩饰自己的心事,秦明摸着鼻子假装自然的走过去,“我回来拿东西。你呢?怎么不回家?”

 

“回家也没事干啊,还不如把资料都看完再走。”方木扬了扬手里的一打文件,“快看完了,一会就回去。”

 

“你今天没有活动吗?”

 

“嗯?”

 

“呃……”秦明忽然觉得,以他们现在点头之交的情分问这个问题会不会有点唐突了,“今天是平安夜,他们都出去一起玩了。没有人约你吗?”

 

“嗯……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很多人凑一起,说实话有点吵。你知道的吧,这种感觉,一个人安静的待着更适合思考。”方木眨了眨眼睛,秦明盯着他,觉得自己挪不开视线。

 

“那你要不要来我家一起吃个晚饭?”在秦科长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嘴巴已经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这句话。方木听到这话有点惊讶,两人相视无言,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秦明恨不得时光能倒流,让他收回那句没过脑子的话。他绞尽脑汁想如何圆说自己这个没头没脑的邀请,“我是说,既然今天是平安夜,你没有事情做,我也正好一个人,那不如……”

 

“好啊。”

 

方木突然的回应打断了秦明结结巴巴的解释,秦明有点没听清他的答案。“你说什么?”

 

“我说,好。”方木认真的看着秦明,重复道。

 

 

06

秦明家和他本人一样简洁有序,没有一样多余的东西,以至于棉拖鞋也只有一双。平时不会有人来家里拜访,顶多林涛偶尔来借宿看球赛,他作为秦明多年老友很了解这人的习惯,所以每次都会自带鞋套。

 

看来以后要去添一些备用的日常用品了,秦明第一次这样想到。然后把棉拖鞋给方木,自己找出夏天的凉拖穿上。

 

他招呼着让方木随便坐,就拎着菜进了厨房。方木站在厨房门口,倚着门框看秦明在水池子前洗菜,“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

 

秦明本该让方木去外面坐着休息的,可是私心让他没有说出这句话。他明明不是个喜欢被别人闯入个人生活的人,可是一想到在自己旁边的是方木,他竟生出一种这样也很不错的念头。

 

“我以为你不会来。”秦明背对着方木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方木一下子笑了起来,秦明回头时正好看到他露出八颗洁白整齐的牙齿:“因为你当时的表情,很希望我答应的样子。”

 

秦明有种被戳破心事的窘迫,可是面对方木的笑容又气不起来:“你们学心理学的都是这样的吗?将知识贯穿于生活的点滴,别人在你们面前根本就没有秘密?”

 

“嗯……当然不完全是。说实话,如果真的那样活着会很累,有些事不知道反而会比较开心。况且如果人与人的交往都要用没有感情的白纸黑字解释的话,那不是太无情且无趣了吗?但是……”方木话锋一转,语气中带了点狡黠,“面对一些心口不一的别扭的人,还是可以用一用的。”

 

秦明听出了方木对他的调侃。他并不觉得恼怒,反而对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感到好奇,于是他也这么问了:“那如果让你用专业知识来评价我这个人呢?”

 

方木略一思考就说出了答案:“你是典型的完美型人格,原则性强,不易妥协,黑白分明,对每件事追求尽善尽美。你总是表情冷酷,内心孤傲,其实内心感情世界较为薄弱,拙于赞赏他人和表达自我情感。工作上你言辞简洁,一针见血;生活中也一丝不苟,喜欢所有东西都按自己喜好摆放得井然有序。

 

不过,你本质上是个内心柔软的人,不会过分苛求他人。你的朋友不多,认为知心的只要有那么几个就够了,只要是被你承认的朋友你都会全力真心以待。但这并不代表你对别人有什么偏见,你只是纯粹的享受这种孤独感。

 

对他人有过高的期待对你来说并没有意义,你更倾向于让自己变得完美。对于自己,你几乎到了苛责的程度。你无法容忍自己的错误,哪怕是很多年以前尘封的记忆,也会对你造成极深的阴影。我还需要再继续说下去吗,秦科长?”

 

方木说到最后带了点职业病的探究意味。他知道再说下去也许就要窥探到秦明的内心的秘密了,出于对对方的尊重他及时的刹住了车。

 

秦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他保持了切菜的动作半天没动。他的内心已经响起了警报,方木这个人很危险,在他面前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可与此同时,他又因为第一次被人如此理解而渴望。他隐隐察觉到面前的人也许就是能救自己于深渊水火的人,他们是天生的同类。秦明无法遏制的想靠近,哪怕飞蛾扑火。



TBC

——————

*参考书目 天祺《解密九型人格》


Q1:说好双十一写完的,怎么拖了这么久才写了一半?

X:我不知道……我卡壳……我词穷……我写不出来……

Q2:就这么几千字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分两段发?

X:我不确定我全篇写完以后会不会超过1W字……

Q3:说好的开车呢你这个大屁眼子!

X:我用我的节操发誓,下篇一定开,奋不顾身的开……


以上。

粮好少,坑底好冷,自割腿肉好痛苦……TW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