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秦方】孤独症(下)

*秦明(《法医秦明》)×方木(《心理罪》)。

*大量私设以及OOC。

*所有专业知识皆是胡诌,部分来自某度,请懂行的朋友们轻拍。


上篇传送走这里:【秦方】孤独症(上)

预警:上篇主秦明视角,下篇主方木视角。

我也不知道为啥自己一写到木木就自带苦情色彩,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


07

厨房陷入了让人尴尬的沉默,只剩下灶台上开水翻滚的“咕咚”声。

 

方木知道自己说过头了。他本不是这种咄咄逼人的人,可以说在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保持着高度的理智,并且礼貌的维护着与他人交往的度。可是在面对面前这个人的时候他忽然失控了,嘴巴像关不上的门巴拉巴拉将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要不是人生原则和职业操守让他悬崖勒马,他都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说出更过分的话。

 

不过他并不后悔,甚至带了点恶劣的看戏心态,想知道这样一个高傲的人在被剥开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伤疤后,会做何表现。

 

然后方木看到了秦明隐忍又渴望的眼神。对于秦明那样怯于袒露自我的人来说,这个眼神仿佛已经是他所能表达的极限。它就像强酸溶液,溶蚀了方木朝向外界的尖刺,渗入他被钢筋铁板包裹的身体,带来了一阵一阵蚀骨的酸涩疼痛。

 

方木的心软了下来。自己又何尝不是和秦明一样呢,舔舐着孤独的同时忍不住向同类散发的热量靠近,沉溺在回忆的暗潮又期待有人给予救赎。

 

“你可以多放松一下自己,适当降低标准。”方木想缓解气氛,可是脑子里却想不出比官方回答更多的话了。“关注自我感觉,特别是下意识冲动,这有助于开发你的情感……”

 

他就像是个在答期末卷的优秀考生,将书上的知识点完整准确的表述了出来,尽管他很清楚这些都不是秦明想要的答案。

 

秦明倒是没有对他避重就轻的话语做出任何评价,一副悉心听取的样子,还在方木叨叨完一大段“完美型人格障碍缓解方法”后不咸不淡的致了谢。

 

在这一瞬间方木感谢秦明没有计较他刚才的逾矩。两人都是聪明人,给个台阶顺势也就下去了,并没有人多迈出一步,哪怕他们才经历了一场互相间激烈的试探。

 

接下来的一切都如同两个普通友人的日常一般自然。秦明布菜,他摆碗。餐桌上除了偶尔礼貌性的赞赏以外,两人再不多一言。方木注意到菜的口味偏辣,然而秦明却是个喜欢清淡的人。他不动声色,这场各怀心思的晚餐显得宾主尽欢。

 

 

08

晚餐后秦明谢绝了方木帮忙洗碗的要求:“我习惯自己来了。喜欢所有东西都按自己喜好摆放得井然有序,这是你说的。”

 

方木哂笑,腹诽这人还挺记仇。他坐在沙发上靠着软垫阖眼想心事,今天这场突如其来的邀请让很多东西悄然发生了变化。

 

秦明一直在观察他,方木是察觉到的。那样灼热的视线,意识不到才是瞎子吧,更何况方木生性敏感,又是初到龙番,自然事事多了个心眼。只是他没想到,秦明对自己的兴趣没有止步于同僚之情。

 

方木并不排斥同性,更不排斥秦明这个人,反而是充满欣赏的。在新上任的这段时间内,听八卦群众说了不少这位法医科秦科长的事迹,评价无非都是些“心思缜密”、“雷厉风行”、“专业知识过硬”等大同小异的话,同时也不乏对此人古怪脾气的抱怨。

 

然而方木看到的却是秦明冷漠背后的柔软,强硬背后的怯懦,还有他看向自己的时候,来自同类的探究的目光。

 

生物的趋同性,是维系他俩的最初羁绊。可是方木不知道他能带给秦明什么,内心荒芜一片的自己,又该如何回应对方求救的眼神呢?

 

他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陷入了浅层睡眠,一些被压抑许久的记忆如藤蔓缠绕上来勒紧了他的脖子。

 

梦境中吴涵举着打火机,旁边的瓦斯罐在“嘶嘶”的漏着气。“你还想救谁呢?”吴涵诡异的笑着,“你连自己都救不了。可怜方大神探这辈子窥探过无数人的心理,却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恶魔。”

 

随后吴涵点燃了打火机。方木想要跑,可是腿迈不出一步,像被钉死在原地。爆炸产生的火焰卷舐他的衣服和头发,他用力蜷缩着,却不觉得烫,而是彻骨的寒冷。

 

方木醒了过来。他没有睁开眼,因为他感觉到秦明正在旁边,用温暖的毯子裹住他。进行完一系列动作以后,秦明没有离开,而是保持蹲坐的姿势良久。

 

秦明的视线抚摸过方木的眉眼,鼻子,嘴角。然后消毒水味的气息靠近,对方温热且压抑的鼻息喷在他的唇边。

 

方木睁开眼的时候,秦明的嘴唇离自己只有几毫米,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秦明鼻尖的一颗小小的痣,秦明双目禁闭,颤动的睫毛显示出他的紧张。

 

两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没有任何yu望的,就像小学生谈恋爱一样青涩的吻。方木心想这个人丰厚的嘴唇果然很适合接吻啊,面上冷得似冰霜,亲吻又炽热的像燎原的火。

 

让自己忍不住地想要和他抱团取暖。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方木反手勾住秦明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秦明惊愕的睁开眼,表现出一瞬间的慌乱。在感受到方木探入的舌尖后,又迅速冷静下来,捏着方木的下巴和他唇齿交缠。

 

两个人似干柴般,被一点火星引燃熊熊烈焰。方木很久没有这样直面情yu,秦明伸进他衣服里抚摸他脊背的手冰凉,他惊起一身战栗。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他因为陌生而恐惧得瑟瑟发抖,手上却舍不得放开,扯着秦明的领带把他的西装弄得一团乱。

 

他能感受到秦明的生疏,可对方手下的动作有力。秦明遵从本能把他按倒在沙发上索吻,深吻造成的轻度缺氧让真实和虚幻的界限变得模糊,方木任凭自己在欲海沉浮,而与自己肌肤相亲的人让他长久孤寂的心被填满。

 

方木蹬腿脱裤子的时候甩到了秦明放在沙发另一头的公文包。黑色的包拉链没拉上,翻倒在地后一瓶印满外文的液体咕噜咕噜滚了出来,撞到茶几腿才停下来。随之一起露出头来的,是半个蓝色的盒子,“Durex”的标志格外瞩目。

 

秦科长被情yu染红的脸瞬间变得铁青。方木顿时有点想笑,但是一想到如果真的笑出来他们这段感情可能就要胎死腹中了,就忍了下来,试探的问:“我们要不要先洗个澡?”

 

 和谐部分链接

【链接点不开的看一下评论地址 且看且珍惜吧】


10

他们后来在床上又做了一次。

 

秦明搂住方木,从下巴舔吻到耳垂,头埋在他的脖颈,嘴里低低的呢喃着叫方木的名字。

 

“方木,方木……方木……”

 

这仿佛是秦明所能说出的最动听的情话。他热烈的鼻息喷在敏感脆弱的耳垂,随着言语传递过来的,是秦明隐忍而强烈的感情。方木被烧的耳朵发热,忍不住剧烈的颤抖。

 

谁会想到平时冷面无口的秦科长,在床上成为了最温柔的情人。方木被他占有的同时,又被他的怀抱和气息整个笼罩,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让方木很满足。他们就像天生的一对,在身体和精神上都达到了最高度的契合。

 

结束后秦明给他做了细致的清理和检查。两人最后躺在新换的床单上时,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竟然就真的这么,睡了……

 

方木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冲动明显是导火索,如果不是那个燎原的吻,也许他们还在你一拳我一脚的慢慢试探。

 

“那个……”方木张开嘴发声,惊觉自己的嗓子好像有点叫哑了,意识到这一点他脸泛起一阵红,“我们这算不算,办公室419?”

 

秦明靠在枕头上,侧过头来看方木。放下头发以后,他整个人都不似平时的凌厉,反而有种温和的真实感。

 

“嗯,是这样的,”秦明顿了顿,眸色深深望向方木的眼底,“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一场办公室恋情想和你谈。”

 

方木和秦明对视,好像在确定他这话的真实性。秦明接着说道:“你不用看了,我帮你翻译。我现在的表情含义是,我很希望你答应。”

 

方木笑了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笑过。

 

“那么如你所愿。”他回答。

 

 

END

 


 ——————


【一则小番外】

 

圣诞节那天,大宝很不幸的感冒了,原因是昨天晚上的相亲不太愉快,她穿着她的小短裙用她最后的骄傲婉拒了那个傻X送她回家的建议,自己倔强的吹着冷风走了回去。

 

“老秦,你说要找个和自己契合的人怎么就那么难呢!”大宝恨恨的擤了擤鼻涕,把纸团丢进垃圾桶。“女法医吃他们家大米了吗,一个个嫌弃的那样,就跟我方圆一米内自带病毒一样!”

 

秦明从一沓报告里抬起头来,撑着下巴悠悠地说道:“这和职业没有必然联系。据科学研究显示,在芸芸众生中要遇到一个和自己身体和精神都契合的人,本就是个接近于0的极小概率事件,能遇到才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当然如果你能稍微改掉点你女汉子的习惯,这个概率也许会有一点点肉眼不可见的增长。”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出了一个极小的距离以为例。

 

大宝看着秦明总觉得他今天哪里不对。搁平时秦明是绝对对这种话题没有半点兴趣的,最大的可能是做个拉链拉上嘴巴的动作让自己闭嘴噤声。然而今天他不仅给了回应还说的一板一眼。大宝又想起昨天送给他的圣诞节礼物,秦明竟然没有因此对她发脾气。

 

她作为女人的第六感高速运转:今天的老秦,心情似乎不是一般的好。原因,很可能和那份礼物有点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尽管她觉得主动提起这玩意无异于自寻死路,但是此刻好奇心和八卦心占据了上头,她试探的问道:“老秦啊,我昨天送你的礼物你觉得如何啊?”

 

秦明竟然还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轻微的点点头:“还不错。”

 

大宝下巴都快惊掉下来了:“什么就还不错?你已经用过了?”

 

“你的报告写完了吗?整天不做正事,元旦是不是准备在加班中度过了?”秦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用笔敲着面前的报告纸生硬的扭开了话题。

 

“切。”大宝撇着嘴暗地里朝他做个鬼脸。有什么了不起,不说就不说,反正自己早晚会知道的。毕竟她可是人形警犬啊,谁身上带着秦明的味,鼻子一动就闻出来了。

 

思及此她嘚瑟的抽出一张纸巾又擤了擤鼻子,然后猛然发现一个事实——自己感冒了啥都闻不出来了啊!!!

 

 

——————

 

终于写完了,可把我给憋死了……

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v・)

明天《法医秦明》似乎就要开始进入主线剧情了,没看过书的人表示,对秦科长的童年阴影还挺好奇并且期待的。因为对这部分剧情不了解,在自己笔下对此也淡化很多,不过大家都懂得的,老秦和木木都是有故事的男同学~哈哈哈天生一对啊天生一对。

最后附上自己的另外一篇秦方,按时间线是发生在《孤独症》后面的故事。

【秦方】《病》

 

近期应该不会再写秦方了……因为最近看了一个视频被唐山海迷的七荤八素,然后脑洞飞起构思了一个唐山海×张显宗的瞎鸡脖虐心自攻自受组,绳绳的自我陶醉中……

那么仙女们咱们下个坑底有缘再见了ヾ( ̄▽ ̄)Bye~

 


评论(20)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