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秦方】孤独症(上)

*秦明(《法医秦明》)×方木(《心理罪》)。

*大量私设以及OOC。

*所有专业知识皆是胡诌,部分来自某度,请懂行的朋友们轻拍。



——————


01

秦明从不认为对一个人的好感会凭空产生,一定有某种因素促使大脑内苯基乙胺分泌水平提高,从而产生被人们俗称为“一见钟情”的生理现象。于他而言,这个因素绝不会是“颜值高”这种庸俗且浮于表面的外貌特征,而更倾向于一个人所展现出的优秀的工作能力,或者与自己相近的性格特质。

 

比如在见到方木的第一面的时候,他就敏锐的嗅到了同类的气息。尽管这个看上去好脾气的青年对谁都会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并且适时在他人需要帮助时伸出援手,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和他建立起了不错的关系。但是秦明就是能看出来他的人际交往总是和每个人都保持着精准的安全距离,既不会让人感到疏离,也不会与谁过分亲密。

 

不得不说这是秦明第一次因为惺惺相惜而提高对一个人的好感度,毕竟直到见到方木本人的前一秒,他还坚持认为上头调来一个所谓的“犯罪心理学天才”的行为根本是无意义的。相比较于因果明确的尸检和痕迹鉴定,犯罪心理的研究不稳定性太高,太容易受不确定因素影响,与其说是科学,倒不如说带了点玄学意味。

 

然而方木用自己极高的专业知识和完美的实践运用打了秦科长的脸,临危受命于案件瓶颈期,只用了一个通宵就看完了所有的相关资料,每一个有价值的细节都被他深挖出来进行了分析。四天后,犯罪心理画像终于被画出,方木的下眼眶熬得青黑,脸色也透着不健康的暗灰。根据画像,搜查组迅速缩小排查范围,很快把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

 

秦明在黑皮硬面小本本上给方木打分。工作态度、专业知识、实践能力、逻辑推理、心理素质,每个后面都打了个小小的勾。他在备注上写下“天才”两个字,用钢笔圈起来,在旁边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直觉告诉他,方木肯定不是他表面表现给别人看到的那种人。方木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友好,本质上更可能是一种对所有人都保持距离的冷漠。秦明对此深以为然,很多无谓的人际交往对他而言只是浪费时间,知心友人有几个足矣。只是在这一点上,方木比他贯彻得更为深入,表面上还完全不动声色。秦明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环境和经历造就了方木现在的性格,在他身后是不是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内心所想写了下来,本子上赫然七个刚劲的字——“有故事的男同学”。秦明莫名有种自我心事暴露的心虚感,用钢笔在这行字上面打了三条横杠。打完觉得不够,又下笔使劲的把每个字都涂成了墨团团。

 

 

02

秦明爱上了观察方木。

 

比如方木最近在做的事情是阅览旧卷宗,一边看一边做笔记,半天就能看完一大本,效率极高。他思考的时候喜欢左手撑着下巴,右手飞快的转笔。虽然转笔水平堪忧,经常转着转着卡壳儿似得手指就扭在了一起。

 

又比如他每天早饭固定一杯豆浆一个加辣子的煎饼,吃相文雅且安静。喝咖啡一定要加牛奶,吃到太苦的东西整张脸都会皱起来。喜欢吃辣,抽屉里塞满了麻辣牛板筋和泡脚凤爪,有事没事还跟同事们分享。

 

伴随着方木观察日记的深入完善,秦科长跑楼下办公室卫生间和茶水间的频率也愈发高起来。终于他被林涛在楼梯口逮个正着。

 

“那个……”林涛搜刮肚肠斟酌用词,让自己的问题显得隐晦一些,“你是不是最近……那啥功能不大好?”

 

秦明看着林涛挑着眉露出带点猥琐的笑容瞬间就懂了这人在想啥。他举起手里的陶瓷杯义正言辞:“天冷了,多喝热水对身体好,有助于排毒。知道为什么隔壁办公室的邰伟皮肤总是那么差么?”

 

“……因为他没有多喝热水???”林涛看着秦明抱肘倚靠楼梯扶栏,抿着嘴郑重地点头,一下被他的正经唬住了。

 

“所以你也要多喝水,如果不想变成那样的话。”秦明拍拍林涛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嘱咐,然后悠哉哉的抱着杯子晃进了茶水间。

 

林涛在原地懵逼几秒才反应过来:“诶不是……你别欺负人家邰警官啊!人那明明是天天出警,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导致的啊喂!”

 

 

03

秦明知道自己最近有点不对劲。他从来没有对除了工作和缝纫以外的任何事物产生过如此浓厚的兴趣,以至于这份兴趣已经开始有点变味。比如工作闲暇发呆时会想方木正在干什么,再者在商场看到牛板筋会想要不要买一点,又或早上两人在门口相遇对方微笑着朝自己打招呼时,他竟然生出了“这个人长得还挺好看的”这样的想法。

 

内心警铃大作,这种莫名的情绪,难道,莫非,可能,也许,大概是……?他自我纠结了两天,觉得这个问题对于自己还是有点困难,于是就近找了个看起来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场内援手。

 

秦明拖着一张板凳坐到大宝对面时,大宝正边看尸检报告边嘎嘣嘎嘣的剥坚果吃。她抬眼瞟了瞟秦明手脚紧张的整理西装前襟,不知道这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干嘛呀?”

 

“我有一些问题想要参考一下你的意见。”秦明双手置于双膝上,正襟危坐。

 

大宝手里嘴里一点没停:“你问呗。”

 

“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人会觉得另外一个人长得很不错?”

 

“废话么,那当然是在那个人本来就长得很不错的情况下。哦,也不排除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特殊案例。”

 

秦明觉得自己的问法可能有点偏题,又继续问道:“那如果一个人整天脑子里都是另外一个人,对那个人的每件事都充满了兴趣,这是为什么呢?”

 

“还能因为什么,”大宝扭着头唱了起来,“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她唱完这句猛得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半张着嘴吃惊的盯着秦明。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夏威夷果被剥开的“咔嚓”声在无声的办公室被放大了无数倍。

 

秦明被大宝盯得浑身发毛:“你看我干什么?”

 

大宝仿佛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表情夸张的变化着:“你喜欢上了谁啊?不是,你竟然也会有喜欢上一个人的一天?”

 

“不是我,是一个你不认识的朋友这么问我。”秦明还想故作镇定。

 

“你还有哪个我不认识的朋友?”

 

“……”

 

“况且你哪个朋友会蠢到问你这种对感情一窍不通的人这种问题啊?!”

 

“……”

 

“这明显就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系列送分题啊!!”

 

秦明无法作答,耳尖泛起了一丝可疑的红色。他眼神飘忽的站起来把凳子放回原处,微整着装,抱著杯子笔直的往办公室外面走。身后传来大宝扯着嗓子喊出的最后一句话:“你这两天跑楼下跑那么勤快,不会是我们局里的人吧?!”

 

秦科长的背影非常明显的趔趄了一下。

 

 

04

平安夜,局里难得没什么事。有家室的都早早下班回去陪对象了,没对象的也三三两两结伴出去嗨皮。

 

大宝从四点就开始对着镜子涂脂抹粉,一阵拾掇后摇身一变绝世美女,还换了一套裙子。

 

秦明好奇:“有约会?”

 

“例行惯例的相亲,听说今天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希望不要再跟以前遇到的那些坑爹货一样了。”大宝摊手,语气无奈。

 

“嗯。祝你好运。”秦明手撑着桌子送上自己最诚挚的祝福。

 

大宝豪迈的把包甩到肩上:“谢啦!”随后踩着高跟鞋笃笃的往外走。走到门口一甩头发回过身,风情万种的对秦明说:“对了,给你的圣诞礼物放在你右手抽屉里了。”

 

秦明挑眉,拉开抽屉果然看到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他抬头看看大宝,对方正挤着眼睛暗示他赶紧拆开。秦明有种微妙的不祥预感,打开盒子,里面有一瓶外文包装的润滑剂以及一盒杜蕾斯超薄。最下方还有一张贺卡,上面的丑字一看就来自李大宝——

 

“喜欢就追,不行就上。”

 

始作俑者扶着门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她伸出食指,弯曲指节,朝秦明用口型说道:“Wonderful!”,然后张狂地笑着跑下楼。

 

留下秦明一脸“卧槽”的表情在原地懵逼。

 

 

05

虽然今年的平安夜也是一个人过,但是秦明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准确的来说,他几乎可以说是享受这种孤独又自由的感觉。

 

在超市采购完晚饭要用的食材以后,秦明想起来他的秘密黑皮硬面小本本落在办公室了。抬腕看表,时间还早,便决定回去取一趟。

 

局里只剩值班的人还在坚守岗位,秦明径直往楼上走,无意看到办公室似乎还亮着灯。他慢慢踱步过去看,并不意外的看到了方木在台灯下面伏案的身影。

 

他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方木闻声抬头,眼睛朝光线不足的门口聚焦一阵才认出秦明:“秦科长,你也还没走啊?”

 

方木露出笑容,秦明感觉他像只猫一样在自己心上挠。为了掩饰自己的心事,秦明摸着鼻子假装自然的走过去,“我回来拿东西。你呢?怎么不回家?”

 

“回家也没事干啊,还不如把资料都看完再走。”方木扬了扬手里的一打文件,“快看完了,一会就回去。”

 

“你今天没有活动吗?”

 

“嗯?”

 

“呃……”秦明忽然觉得,以他们现在点头之交的情分问这个问题会不会有点唐突了,“今天是平安夜,他们都出去一起玩了。没有人约你吗?”

 

“嗯……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很多人凑一起,说实话有点吵。你知道的吧,这种感觉,一个人安静的待着更适合思考。”方木眨了眨眼睛,秦明盯着他,觉得自己挪不开视线。

 

“那你要不要来我家一起吃个晚饭?”在秦科长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嘴巴已经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这句话。方木听到这话有点惊讶,两人相视无言,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秦明恨不得时光能倒流,让他收回那句没过脑子的话。他绞尽脑汁想如何圆说自己这个没头没脑的邀请,“我是说,既然今天是平安夜,你没有事情做,我也正好一个人,那不如……”

 

“好啊。”

 

方木突然的回应打断了秦明结结巴巴的解释,秦明有点没听清他的答案。“你说什么?”

 

“我说,好。”方木认真的看着秦明,重复道。

 

 

06

秦明家和他本人一样简洁有序,没有一样多余的东西,以至于棉拖鞋也只有一双。平时不会有人来家里拜访,顶多林涛偶尔来借宿看球赛,他作为秦明多年老友很了解这人的习惯,所以每次都会自带鞋套。

 

看来以后要去添一些备用的日常用品了,秦明第一次这样想到。然后把棉拖鞋给方木,自己找出夏天的凉拖穿上。

 

他招呼着让方木随便坐,就拎着菜进了厨房。方木站在厨房门口,倚着门框看秦明在水池子前洗菜,“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

 

秦明本该让方木去外面坐着休息的,可是私心让他没有说出这句话。他明明不是个喜欢被别人闯入个人生活的人,可是一想到在自己旁边的是方木,他竟生出一种这样也很不错的念头。

 

“我以为你不会来。”秦明背对着方木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方木一下子笑了起来,秦明回头时正好看到他露出八颗洁白整齐的牙齿:“因为你当时的表情,很希望我答应的样子。”

 

秦明有种被戳破心事的窘迫,可是面对方木的笑容又气不起来:“你们学心理学的都是这样的吗?将知识贯穿于生活的点滴,别人在你们面前根本就没有秘密?”

 

“嗯……当然不完全是。说实话,如果真的那样活着会很累,有些事不知道反而会比较开心。况且如果人与人的交往都要用没有感情的白纸黑字解释的话,那不是太无情且无趣了吗?但是……”方木话锋一转,语气中带了点狡黠,“面对一些心口不一的别扭的人,还是可以用一用的。”

 

秦明听出了方木对他的调侃。他并不觉得恼怒,反而对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感到好奇,于是他也这么问了:“那如果让你用专业知识来评价我这个人呢?”

 

方木略一思考就说出了答案:“你是典型的完美型人格,原则性强,不易妥协,黑白分明,对每件事追求尽善尽美。你总是表情冷酷,内心孤傲,其实内心感情世界较为薄弱,拙于赞赏他人和表达自我情感。工作上你言辞简洁,一针见血;生活中也一丝不苟,喜欢所有东西都按自己喜好摆放得井然有序。

 

不过,你本质上是个内心柔软的人,不会过分苛求他人。你的朋友不多,认为知心的只要有那么几个就够了,只要是被你承认的朋友你都会全力真心以待。但这并不代表你对别人有什么偏见,你只是纯粹的享受这种孤独感。

 

对他人有过高的期待对你来说并没有意义,你更倾向于让自己变得完美。对于自己,你几乎到了苛责的程度。你无法容忍自己的错误,哪怕是很多年以前尘封的记忆,也会对你造成极深的阴影。我还需要再继续说下去吗,秦科长?”

 

方木说到最后带了点职业病的探究意味。他知道再说下去也许就要窥探到秦明的内心的秘密了,出于对对方的尊重他及时的刹住了车。

 

秦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他保持了切菜的动作半天没动。他的内心已经响起了警报,方木这个人很危险,在他面前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可与此同时,他又因为第一次被人如此理解而渴望。他隐隐察觉到面前的人也许就是能救自己于深渊水火的人,他们是天生的同类。秦明无法遏制的想靠近,哪怕飞蛾扑火。



TBC

——————

*参考书目 天祺《解密九型人格》


Q1:说好双十一写完的,怎么拖了这么久才写了一半?

X:我不知道……我卡壳……我词穷……我写不出来……

Q2:就这么几千字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分两段发?

X:我不确定我全篇写完以后会不会超过1W字……

Q3:说好的开车呢你这个大屁眼子!

X:我用我的节操发誓,下篇一定开,奋不顾身的开……


以上。

粮好少,坑底好冷,自割腿肉好痛苦……TWT

评论(22)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