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衍生】三日情侣 Day1补档

【补档注目!已经看过的仙女们就不要点进来啦!】

【前两天莫名其妙被吞了,今天正好有人留言问,就再发一次】



——————

9月13日 DAY 1

 

1.1

 

“高迈,高迈……迈迈?高小迈?……”罗小列叫了高迈半天这人依旧睡得呼呼响,便直接简单粗暴的掀起了高迈的被子,“起床了猪!还睡!我昨天回来你就睡着了!睡到现在!”

 

高迈气恼的坐起来拽回被子把自己又埋回去:“叫魂啊你!今天早上不是没课吗!起这么早干嘛!”昨晚后来他就直接回了宿舍,罗小列倒是后半夜才暗搓搓的摸回来。睡是睡了很久,不过一直断断续续做着诡异的噩梦,高迈根本没睡好,被叫起来一阵头晕。

 

罗小列见高迈醒了也不再闹他,在自己桌前收拾东西:“有事儿跟你说呢。我今天出去一趟,下午高数不去了,要是点名你帮我混过去。”

 

“学霸罗小列竟然要逃课?”高迈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手肘支起了半个身体,“老实交代,干嘛去?”

 

“今天梦欣约我出去玩。”

 

“梦欣?谁啊?”高迈一脸没睡醒的懵逼状。

 

罗小列无语:“我说你的脑子里还能不能装点东西了,我前几天不是跟你说过吗,就我那……‘三日女友’呗。”说着说着罗小列竟是有些害羞的扭捏起来。

 

“噢噢噢,徐梦欣?我想起来了。等会,你都叫她叫这么亲昵了,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嗯?妹子长得如何,性格怎样啊?”高迈嗅到八卦的味道清醒了不少,兴致盎然的抱着被子坐起来追问。

 

“嗯……还不错?总之决定进一步发展看看。”

 

“哦~~~”高迈拖长了音跟唱山歌似的拐了好几个调。

 

“我昨天和她碰头,当即觉得和她有缘,本想找个幽静的小角落发展一下感情上个二垒,没想到那地方竟然还有一对在热吻,那动静简直是要野战啊,吓得我赶紧带着梦欣走了,就没成。”罗小列扼腕叹息。

 

高迈听的津津有味,一脸“还有这事儿!”的猥琐笑容。罗小列忍不住问他:“你那边怎么样啊?那个叫薛童的妹子?”

 

想到自己这边的状况,高迈泄气的倒回床上瘫成大字:“别提了,是个人妖。”

 

“啊???”

 

“或者说妖人?”

 

罗小列走过去用手背碰高迈的额头:“没病吧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喝假酒了?”

 

“哎呀别烦人,”高迈推开他的手,“约你的会去!”

 

“那我可先走了啊。”罗小列背上自己的包,觉得不放心又说道:“你早点起床,吃了饭再去上课。要是真的身体不舒服就打电话给我。”

 

“知道啦知道啦。”

 

罗小列走了以后,高迈在床上翻滚了好久,怎么也睡不着了。脑子里全是昨天的玄幻经历,还有那个激烈的吻……

 

啊!老子的初吻啊!竟然给了一个男妖精!高迈气的捶胸顿足,完全忘记了刚看到薛童时内心的小九九,只想把这个人妖绑起来暴打一顿。

 

他耷拉着个脸坐起来,撇嘴皱眉想了半天,掏出手机打电话。

 

铃声响了三下后被接起:“你好,我是肖奈。”

 

“肖师兄,有个事情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下。”高迈一边接电话一边站起来,趿拉着拖鞋去卫生间洗漱。

 

“恩?”

 

“帮我查一下英语142班的薛童,儿童的童。”

 

“你查英语系的人干什么?”肖奈不解。

 

高迈用肩膀夹着手机接水挤牙膏:“私事私事,你就别问那么多了,你最近不是在着手做你自己的游戏了吗,事成之后我免费给你画五张建筑图纸。”

 

“成交,等我一会儿。”

 

听筒传来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高迈放下手机刷牙,还没刷完对面就有了结果:“没有薛童这个人。”

 

高迈含着牙膏沫含糊不清的喊:“什么?没有?”

 

肖奈很肯定的回答:“没有,别说外语系,全校都没有叫薛童的人。”

 

高迈沉默了,喝了口水把嘴里的白沫吐掉,又问:“那再查一下刘地,地球的地。”

 

三十秒后得到相同的答案:“没有。”

 

肖奈似是有些担心:“高迈,发生什么事了?这两个人是谁?”

 

“我参加了个院里的活动,搭档的身份是假的。”高迈还是真假掺半,模糊了一部分事实,“能帮我查一下这个薛童到底是什么人吗?”

 

“可以,不过这个有点麻烦,可能要两天时间。”

 

“那麻烦你了,我等你消息,谢谢肖师兄。”

 

两人寒暄几句就挂了。高迈捏着手机坐在床上怎么也想不通这个薛童到底是怎么混进学校还加入了学生会的活动,难道是传说中的妖术?还有他昨天说的抓妖又是怎么回事,他一个妖为什么还要抓别的妖,真如他所说,他是来阻止为祸、维护人与妖和平的吗?那他要是失败了怎么办,学校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1.2

 

直到下午的高数课,高迈还沉浸在自己的脑洞里无法自拔,上课了也心不在焉,坐在靠后门的最后一排转着笔想心事。

 

课上了半小时还有迟到的人才来。那人偷偷摸摸的从后门溜进来,坐到了高迈旁边:“同学你好,这没人吧?”

 

高迈随口答道:“没人。”说完觉得这声音莫名熟悉,扭头一看,对方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怎么,睡一觉就不认识了?”

 

“你是……”高迈看着这人的脸,慢慢和昨天月光下的黑衣人重叠,今天他穿着休闲款的深青西装和淡蓝格衬衫,在光线充足的白天看确实比摸黑的时候帅了很多。“昨天那个变态……?!”

 

高迈声音拔高几乎要跳起来,被刘地捂着嘴按下来:“声音小点上课呢!你说谁变态呢我有名字的好吗?你就这么对你的三日情侣?”

 

“情侣你个鬼!我还没问你你这个妖怪到底是怎么混进我们学校的呢!还参加了我们院的活动!”

 

刘地倒是一脸坦然:“你都知道我是妖怪了,妖怪当然有妖怪的方法,用科学是无法解释的。”

 

“你怎么这么嚣张?”高迈诧然。

 

“小朋友,我又没干坏事。”刘地捏了捏高迈的脸颊,被马上甩开。“其实化为人形生活在你身边的妖怪很多,你不知道而已,要说人与妖现在能这么和平共处还有我一份功劳。Q大贵为百年名校,我以为应该更海纳百川一点?”

 

高迈被噎得说不出话,埋下头在草稿纸上狂画圈圈。

 

刘地捏着下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圈高迈,语气轻佻:“今天这件白衬衫很好看,收得你腰身特别性感,比那件橙色荧光卫衣好多了。”

 

“你给我滚!”高迈一想到昨天就想给刘地一脚,压低着声音骂道。

 

“我滚了可就没人捉妖了,到时候你周围的人可能会有危险,你确定?”刘地悠悠哉哉的翘起来二郎腿似是确定高迈不可能真的赶他走。

 

高迈只能耐住性子问:“到底怎么回事?哪来的妖怪?”

 

“你知道食梦貘吗?”

 

“食梦貘?”

 

“这是一种从远古传说时期就存在的妖怪,最早记载于《山海经》,以吃掉人的梦为生,以此得名。本来这种妖只吃噩梦的,也算是种好妖,不过你们学校里这只最近似乎是遇上了一些事,开始吸食人的好梦了,量少还没事,时间长了人会精气不足,后遗症很麻烦。”

 

“那现在怎么办?”

 

“问题不大,找到它收回去管束一下就行。这只还只是个修炼了三百年的小妖,不成气候,不过它只有在准备吃梦的时候才会现出原形,得抓住这个破绽收服。”

 

高迈想到了昨天晚上后门的那对黑影,有点心虚:“那我昨天晚上是不是……”

 

“是。”刘地看他一下没了气焰低垂着头像只乖兔子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

 

“对不起啊……”

 

“没事。但是这几天你得帮我把这只食梦貘抓回来。”

 

“我……我尽量……”高迈心想着就自己这样的能帮上什么忙啊,可刘地都这么说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他想了想又问:“那这只妖怪到底是谁啊?”

 

“她人类的化名叫徐梦欣。”

 

“什么?!!!”高迈这下是真急眼了,没憋住的叫出声。前面讲台上的老师看他这边嘀嘀咕咕好一会已是非常不满,这下直接把他叫了起来。

 

“最后一排那个穿白衬衫的男生,对就你,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高迈不情不愿的站起来。前半节课他本来就想着小心思没怎么认真听,刘地来了他俩又一直说话,根本不知道老师在讲哪里。

 

就在高迈准备硬着头皮承认错误的时候,刘地伸手指了指书上的一道练习题:“求收敛半径。”

 

靠着刘地的提示和以前的预习,高迈还是磕磕绊绊的把这道题解了出来。老师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好好听课,不要讲话,自己听不到课还影响别人。”

 

高迈坐下松了一口气,想到刚才的话题又紧张的抓住了刘地的胳膊:“罗小列不会有事吧?”

 

刘地揉了揉高迈的头安慰他,用口型说:没事,下课再细说。

 

 

1.3

 

知道这事和罗小列有关,高迈别说赶刘地走了,反而一下课就扒住了刘地不肯放,让他赶紧去救罗小列。刘地有点哭笑不得。

 

“你放心,罗小列暂时没事,食梦貘白天不会有什么动作的。况且顶多就被吸个梦,出不了人命。”

 

“后遗症也不行!罗小列可是我哥!他今天早上就跟徐梦欣出去了,也不知道晚上什么时候回来,我得去告诉他让他离徐梦欣远一点。”

 

刘地听到这话停下脚步,高迈没刹住车撞在了他背上。刘地转过身语气严肃:“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不过关于食梦貘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罗小列。”

 

“为什么啊,那罗小列还傻乎乎的跟一个妖怪在一起多危险!”高迈有点急。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这样这么快就接受这个世界上有妖怪这件事的好吗,傻孩子。”刘地戳戳高迈的额头,“为了保持人与妖之间关系的平衡,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告诉罗小列,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更不利于我抓到食梦貘。”

 

看着高迈低头皱眉内心挣扎的样子,刘地手撑膝盖微微倾下身用眼睛认真的直视他:“我可以向你保证,会保护罗小列的安全,你放心,好吗?”

 

高迈和刘地对视。刘地的眼睛像一片深邃的海,看向瞳仁的时候仿佛整个人都会沉溺进去。高迈直觉到危险,可是又无法挪开自己的视线,他仿佛被这只妖蛊惑了,竟然生出一种莫名的信任感。他最终还是点了头。

 

 

1.4

 

刘地开着他那辆骚包的红色敞篷跑车带高迈到达Fairy的时候是下午五点,这家酒吧已经开始营业,逐渐有各色男女进出其中。高迈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所,很是新奇,头转啊转的到处看。刘地搂着他的肩膀往里面走,制止住了高迈想到处跑的欲望。

 

吧台正在擦酒杯的酒保看到刘地热情地打招呼:“地哥,来了?”

 

“嗯。”刘地一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周围的人,一边搂着高迈坐在了吧台一角的高脚凳上。

 

“还是老样子?”

 

“嗯,给他来杯冰可乐。”刘地指了指身旁的高迈。

 

高迈有些不服气:“我已经成年了。”

 

刘地好笑的捏了捏他黑圆的小脸:“成年了也只能给我喝可乐。”

 

酒保很快端上了冰可乐和伏特加,表情很是好奇:“地哥,好久没来了。这是你的新……?”酒保审视了一下两人的气氛,没说完接下来的话。

 

“不,我弟弟。今天来打听点事。”刘地抿了一口酒,给了吧台上的人一个警告的眼神。

 

酒保很识时务的闭了嘴:“那您忙,我不打扰了。”

 

高迈咬着可乐的吸管,一下一下的戳着杯子里的冰块:“你不是说徐梦欣带罗小列来这儿了吗,我刚刚看了一圈没有人呐。”

 

“他们还能在这大庭广众的地方整什么幺蛾子吗?消息是要打听才能出来的,看着点。”刘地一个响指,就化身成了妖艳的薛童。她穿着低胸小礼服短裙,露出大片雪白的胸脯和笔直的长腿,极浓的烟熏妆配上砖红的口红,高迈几乎没认出来这是昨天那个清纯的学生妹。

 

“你到底是男是女啊?”高迈愕然。

 

薛童用极尽性感的姿势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当然是男的。你还是少做薛童的春梦了,这就是个为了行事方便的假身份。”

 

高迈像是被戳穿心事般有些脸红,言语磕磕绊绊的:“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人妖,还是精分的人妖,一天一个样。”

 

“是吗?”薛童踩着她十二厘米的高跟鞋,凑到高迈跟前和他紧贴,染着深红甲油的指尖捧住高迈的脸,整个胸都快贴到他的脸上。薛童低下头,两人的唇近在咫尺,呼吸交缠:“可是我很喜欢你,很想泡你。”

 

高迈紧张的整个人都僵硬了,一动不动大气不敢喘。薛童保持了这个姿势三秒就破功,扶着吧台捂着肚子笑的张扬:“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孩怎么这么不禁逗啊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高迈简直想把手里这杯可乐倒到薛童的头上,但是多年的教养制止了他。

 

“你你你,你什么你。”薛童笑够了敛住神色一本正经的叮嘱:“我去问问消息,你在这儿呆着别动倒是真的。这个酒吧不是一般的酒吧,人和妖混杂,这些妖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善良,无论谁跟你说话都不要搭话,更不要吃他们的东西,知道吗?”

 

高迈不再看她,默默盯着杯子喝可乐平息自己胸膛里如擂鼓的心跳:“知道了,你去吧。”

 

薛童毫不客气的揉乱了高迈的头发,说了声:“乖~”就扭着腰肢朝旁边一群拿着酒杯的男性走去。

 

留在原地的高迈开始深刻的反思自己为何如此容易被美色诱惑。难道是处男太久了?他立刻摇头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出了大脑,想着还是薛童这个妖怪太狡猾,有事没事就爱撩他,简直可耻。

 

他沉浸在自己的脑洞里,没注意到旁边有个西装男已经盯了他很久。西装男环视四周确定没有人在注意这边以后,夹着一支烟走到了高迈旁边。

 

“小弟弟,一个人?”西装男嘴上客气着,眼睛已经放肆的将高迈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

 

高迈直觉不妙,这人的眼神就像蛇信冰冷的舔过他的身体,毫不掩饰的色欲让他汗毛直起鸡皮疙瘩掉一地。高迈没有回话警觉地站起来向后退。

 

“怎么不说话就要走啊小弟弟,哥哥请你喝点东西不好吗?”西装男伸手想抓住高迈,被高迈左手格挡右手肘一记猛击打中了胸部。

 

高迈现在无比感谢他爸以前教过他跆拳道。他做出防御姿势警惕的看着西装男被刚才一击打的捂住胸口,后退半步。

 

“还是个会咬人的,我喜欢。”西装男不怒反笑,整了整自己的领带,再上前时眼神比刚才更多了一丝血腥。

 

虽然学过一些把式,不过高迈实在是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刚才能成功纯粹是因为西装男对他没有防备,出奇制胜。有了戒备之后,高迈的三脚猫功夫两三下就被西装男制住了。高迈不甘的挣扎,两只手却被箍得更紧:“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西装男脸凑近高迈往他口鼻出吐出一口缭绕的烟:“你很快就会认识并且永远记住我的,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晚上。”

 

高迈被烟里甜腻的香气呛得咳嗽,一下吸进了大半,头晕晕乎乎沉了起来。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想到了刘地:刘地你这个大骗子,成天把“三日情侣”和“我喜欢你”挂嘴边上,关键时刻你他妈倒是出来救我一下啊!

 

 

1.5

 

西装男把高迈搂进怀里,伸出舌头舔了舔高迈的耳垂,一脸满意的准备享受今天的猎物。还没走出一步就感受到强烈到几乎实体化成刀片的杀气扑面而来。

 

“你在干什么!把他放下!”刘地瞬间出现在西装男面前,拧住了他的手腕。他整个人散发出暴虐的气场,变成晶蓝色的眼瞳杀意四射,简直要把眼前的一切冻成冰锥。

 

西装男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他的胳膊就被刘地拧的拐成一个诡异的角度。他吃痛松开了怀里的人,高迈被刘地稳稳的抱住保护在怀里。

 

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下手的人是谁以后,西装男吓得几乎跪倒在地:“地哥……地哥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他是您的人!我要是知道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地哥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刘地松开了西装男的胳膊,转而捏住了他的下颚:“刚刚是哪条舌头舔了他,嗯?”他笑容残忍,就算下一秒会把人捏脱臼也毫不夸张,“我看你这条五百年的蛇信子是不想要了吧?”

 

西装男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吞了,哆哆嗦嗦的求饶。刘地不想再和他废话,给了他一脚怒斥“滚”,弯下腰揽起高迈的膝窝把他公主抱了起来。

 

酒吧的楼上有房间供客人有需要时使用,老顾客刘地自然也有个自己的固定房间。他抱着高迈坐电梯上楼去房间,高迈刚吸进去的迷雾渐渐开始发挥作用,脸颊泛红,整个人不安分的在刘地怀里扭动,喉咙发出小兽般低低的呜咽声。

 

蛇的迷幻剂有催情作用,是他们猎艳时的常用招数。无解,只能用一晚上自然代谢掉。刘地看着怀里的人已然情动的样子,皱紧了眉头。

 

把高迈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刘地去倒了一杯水。扶起他的脖子,杯子在他紧闭的齿关撞了半天都没喂进半口水。刘地便仰头喝下一口含住,捏开高迈的牙齿以口将水哺了进去。

 

清凉的水给高迈带来了一丝舒适,他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追着刘地的嘴唇不放,舌头伸进刘地嘴里渴求更多。

 

刘地默念清心咒勉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远离高迈。中了迷幻剂的高迈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处于怎样危险的境地中,只是依靠本能让自己舒服。他揪住了刘地的领口笨拙的靠上去,伸出舌头舔刘地的嘴唇。

 

这试探的舔吻,带着舌头不正常的高温,刘地觉得自己快烧起来了。他眯着眼睛,晶蓝色的瞳孔里的欲火再也隐藏不住,恶狠狠的回吻了过去。

 

去他妈的理智和忍耐!


后面走链接



——————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2】

高迈(补充1):跟随他爸学过一段时间跆拳道,不过学艺不精,只能算是三脚猫功夫。

肖奈:计算机系的大三学长,和高迈因为游戏认识。纯种大神,才大三就已经在着手自己创作游戏。

徐梦欣:食梦貘在Q大的人类身份,表面20岁的外语系大二少女,实则三百多岁的小妖怪。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