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衍生】三日情侣(刘地×高迈)续1

*刘地(《都市妖奇谈》)×高迈(《半路父子》)。

*私设巨多,部分设定见前,各种人物穿越打酱油。

前篇走这里:<序章><Day1><Day2><Day3>

番外<日常>



——————


4.1

高迈接到了一个来自院学生会莫名其妙的电话。电话里说有一张他的照片等着他去领取,拍摄时间是中秋节,地点礼堂,来自院联谊活动“三日情侣”。

 

“你确定是我的照片?可是我根本没有参加这个活动啊,中秋节晚上我都不在学校。”高迈正一路小跑去上高数,嘴里还叼着半块早饭的面包。

 

“我们确定是你的,是你和另外一位同学的合照。不过……”电话里的小姐姐语焉不详像是在犹豫什么,“总之照片有一点不对劲,你有空的话可以过来看一下吗?”

 

什么不对劲,那根本不可能是我的照片好吗!高迈一头雾水,在内心疯狂吐槽。不过他赶着上课,又不好意思把话说的太绝让妹子不好做,只能随口匆忙地答应下来。

 

踏着最后一秒的铃声冲进教室,高迈瘫在桌上气喘如牛。罗小列一脸幸灾乐祸,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被高迈毫不留情的一拳轰在了胸口。

 

“你大爷的,自己走了不叫我,还有没有点革命情意了?!”高迈压低声音质问。

 

罗小列无辜状摊手:“我可是叫了你三次的,你不肯起怪我咯?”

 

高迈自知理亏,只能咽下这口闷气,心想要不是因为那通没头没尾的电话自己也不会耽误出门。想到这他为了确认自己的记忆没有出现误差,决定和罗小列对照一下:“你还记不记得中秋节的时候院里办的‘三日情侣’活动?”

 

“你想干嘛?”罗小列瞬间呈警戒状态,“我不是都请你吃麻辣小龙虾赔罪了吗!吃干抹净还翻旧账意欲何为?”

 

“对吧!我也记得是这样!”高迈一拍大腿,“你偷偷给我报了名,我很生气逼着你打电话取消。后来你为了谢罪,中秋节晚上还请我去大排档吃了麻辣小龙虾。”

 

“一份58,你点了3份。”罗小列声音幽怨地补充道。

 

高迈完全没理会罗小列整个人散发出的破财的怨气,想着这学生会的人又在搞乌龙。大概是取消报名的时候没沟通好,把别人的照片和自己对在了一起吧。

 

不过下课后他还是去了一趟学生会。毕竟都答应了,食言也不是他的作风。

 

办公室里人不少,都在忙手头的事情。高迈大概的瞥了一眼,似乎是在整理照片,然后分开往各个信封里塞。他只在门口站了一会,就有一个女同学主动上前询问:“你好,是高迈同学吗?”

 

“对。”高迈点头,“是你上午给我打的电话吧?”

 

女生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高迈:“是我,请你过来就是想把这张照片给你。”

 

高迈狐疑的接过照片,心想我人都站在你面前了你还看不出来找错人?可是当他低头看到照片上的人以后,眼睛立马因为震惊瞪圆了——这他妈好像还真就是自己的照片。

 

照片上的高迈穿着合体的西装,头发也做过造型,举手投足间已小有气度。尽管和他平时的形象大相径庭,高迈还是认出了那张自己照了二十多年镜子里面的脸。他又看向照片中的另外一人,相貌英俊且身材挺拔,也是纯黑的西装,但比起高迈更多了几分成熟稳重。两人举止亲密,互相注视的眼神完全不是陌生人,甚至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然而见鬼的是高迈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他也不记得自己有穿过这套衣服,出现在这个场景下,对这样一个人露出过那样的微笑。

 

女生看高迈的脸色由黑到青,试探着开口:“请问这个照片上的人是你吗?”见高迈不回应,又自顾自说下去,“是这样的,我们官方这次为参与活动的同学准备了一个惊喜。凡是中秋晚上来舞会并签到的同学,我们秘密安排了一个相机为他们抓拍合照,本来是想活动结束后寄给他们作为纪念。不过你的这张照片,不仅签到表上没有登记名字,连当天所有工作人员也完全不记得曾经有两个男生一起过来签到。还是我们后来在整理所有报名资料的时候,看到你的资料才察觉照片上的人应该是你。”

 

高迈尴尬的扯出一个微笑。何止你们不记得,当事人都对此毫无印象。难道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自己?还是他妈给他生了个双胞胎兄弟一直没说?又或者……这是一起灵异事件?

 

他思忖片刻觉得没必要引起无意义的恐慌,构思了一下语言后回复:“这是我的照片,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这是我远房表哥,那天带他逛逛校园,正好学校里举办舞会就一起来看看。因为我们俩都没参加活动就没签到,可能当时在签到处逗留了一会不小心被相机抓拍到了吧。”

 

女生犹豫片刻像是接受了这个解释,点点头朝高迈露出释然的笑容:“那就好,我还以为闹鬼了呢!那这张照片就送给你做纪念了,顺便……你和你表哥都很帅!”

 

高迈看着女生红扑扑的脸蛋略带羞涩,一时也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哈哈,谢谢你的夸奖。那照片我就拿走了,麻烦你啦。”

 

 

4.2

晚上高迈坐在电脑前蹬着转椅举着照片思考。他后来又想了很久,还是没想起来有关这张照片的任何事。如果照片上的人不是自己,那就只能是正巧有个和自己长得像的人了。可自己明明是独生子啊。高迈丰富的脑洞几乎都要拓展到他有个失散多年的胞弟被父母抛弃多年后来到Q大向亲兄弟寻仇……

 

就在他快脑补完一整出虐恋情深的家庭伦理剧时,QQ提示音响了。找他的是以前认识的计算机系大三学长,肖奈。

 

一笑奈何:晚上好。

大迈茶:哈喽肖师兄,好久不见!

一笑奈何:嗯。

大迈茶:怎么忽然敲我呀,无事上门非奸即盗,是不是又要剥削我劳力让我画图纸!

一笑奈何:……我在你心中的形象这么糟糕?

大迈茶:( ̄ω ̄;)我撤回上一句话。

一笑奈何:不闹了,我找你是因为你上次让我查的人我查到了。

大迈茶:查谁啊?我什么时候让你查人了?

一笑奈何:你忘了?你让我查外语系有没有叫薛童的人,说是你参加的活动的搭档给了你一个假身份。你还说查完了免费帮我画五张。

大迈茶:……

 

高迈意识到不对劲。如果说学生会的事情能用巧合来解释,那肖奈这边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同时发生两件自己毫无记忆的事情。况且肖奈如此心思缜密的一个人,如果有人冒充自己,他不可能发现不了。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事真的是自己做的,而因为某些目前还不得知的原因,自己失去了这段记忆。他决定先承认下来,看看自己让肖奈调查的人究竟是谁,说不定就和自己莫名的记忆误差有关系。

 

大迈茶:哦哦我想起来了,你查到什么啦,发给我吧。

一笑奈何:这个薛童身份很模糊,没有固定的工作和住所。我查到的资料里,对她的描述千变万化。有说她是某高校的学生,也有说是某个酒吧的陪酒女,还有说这人是个闻名的女妓的。总之,和她有关的所有内容都含糊不清,甚至连这个人是否真的存在都可能是个未知数。不过我顺着她的一些线索,摸到了一个和她关系很亲密的男人,这个男人的名字你那天也提到过。

 

高迈怎么可能知道那天自己还提到了谁。他还震惊于自己竟然会认识这样一个身份来路不明的女人,而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再联系照片的事,还有自己不知所踪的这段记忆,只觉得一切都诡异得让他寒毛直竖。

 

大迈茶:你把他俩的资料都发过来吧。

 

肖奈利索的给他传了一个文件包,在文件传输的等待时间继续说查到的要点。

 

一笑奈何:就是这个叫刘地的男人。他是本市一家小酒屋的老板,经营低调但是资产颇丰,也算是个有钱人。这人平时还比较正经,但是私下的交往极其混乱,男女通吃,几乎每周都会有几个晚上出去猎艳,床伴也是三天两头的换。只有薛童时断时续的和他一直有联系,怀疑可能是被他长期包养的对象。

 

高迈打开收到的文件包,匆匆扫了扫薛童的资料,再翻到刘地的那一份,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心脏猛地一跳。

 

他举起被自己放在一旁的照片,放到屏幕上男人的证件照边上比对。一样的剑眉星目,一样的狂傲不羁的眼神。分明就是同一个人!看来肖奈的调查方向没有错,这个人不仅和薛童有联系,而且和自己有过直接接触。这么看来,参加舞会的很有可能真的是自己本人,那张照片就是他们俩在中秋节晚上在一起的直接证据。如果说薛童是他的人,那么自己和薛童的相识很有可能也是在刘地授意下的刻意安排。

 

高迈想到自己不久前还和罗小列对过记忆,他们俩明明都记得中秋节的晚上两人去吃了小龙虾。假设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他和罗小列的记忆很可能都被人动过手脚。这一认识让他毛骨悚然。

 

连记忆都可以造假,还有什么是能够相信的?要不是学生会的人无意中拍下了照片,又或者他没有凑巧让肖奈知道这件事并参与调查,是不是他就会一辈子被蒙在鼓里,把一段虚假的记忆当成人生中真实的一段经历?这个刘地到底是什么人,是用什么方式,又是为了什么目的做出了这一切?

 

他感觉到自己可能被卷入了一场阴谋。内心隐隐有一个声音,让他继续追查下去。高迈问肖奈要了刘地的酒屋的地址,决定第二天亲自去跑一趟。

 

 

4.3

刘地的酒屋地段很好,但是开的并不张扬,蜷缩在商业街的一个角落。没有宽敞的门面,甚至连个正儿八经的名字店牌都没有,只有一个原木的牌子挂在门口,上面简单的写着两个字——“酒屋”。

 

高迈到的时候是下午四点,正应该是营业的时候。可从门外望进去却没有人气,目光所及是空荡荡的桌椅沙发,暗搓搓的只有些微灯光,再往深入看去就分辨不清了。高迈大着胆子推开沉重的玻璃门,门后的风铃随着他的动作铃铃作响。

 

这是一家风格后现代化的酒屋。两边酒架上放着数不清的酒瓶,中间零星有一些沙发雅座。中间用垂挂到人的身高以下的灯泡做隔断,粗犷的电线缠绕,倒不凌乱,反而有几分艺术感。灯泡里的灯丝都像垂死般只有些微的光亮,根本起不到照明作用,可这些小小的灯火在黑暗的背景中连在一起,反倒像星河一样闪烁着微弱却迷人的光。

 

高迈捏着书包带子往里走。有店员听到声响走出来。有性格的店里的店员也如此有性格,一出来高迈就被她染得火红的长发晃了一眼。她穿着贴身的黑色皮衣,整个人虽然掩藏在昏暗中也掩盖不了曼妙性感的身姿。高迈看着她走出来,还埋头玩着手机,却在抬头看到高迈的瞬间神色立变。

 

她震惊的表情并没有在脸上保持超过一秒,以至于因为时间太短,而且光线不足,高迈以为那只是自己的错觉。她悠悠的走到吧台,终于有灯光照亮她姣好的面容,高迈仔细端详,并不是在资料中看到的薛童的脸。

 

“你好,请问需要些什么?”

 

店员的问话很公式化。高迈心里小九九翻转,已飞快的有了套话的思路。他很随意的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非常自然的回答:“刘地让我在这儿等他。”

 

女店员皱起了眉,高迈在灯光下把她的神情变化看了个一清二楚。“刘地让你来这里找他?什么事?

 

“关于中秋节那天晚上的事情。”高迈一字一字口齿清晰的吐出这句话。

 

他说完就听到店员不可置信的大呼:“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

 

高迈露出了得逞的微笑:“哦?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我不应该知道的吗?”

 

南羽在看到高迈笑容的瞬间就知道自己被套路了。她懊恼的撇过头,低低“啧”了一声:“你怎么会找到这里?听话,快回去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回去,然后再次被你们修改记忆吗?”高迈收起了笑容,语气中隐隐有了怒气,“我的记忆,那都是我所经历的、属于我的东西,你们有什么资格收取还进行篡改?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你们到底想做些什么。”

 

 

——————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4】

刘地(补充1):经营市中心商业街一家酒屋。主要贩售高档酒类,顾客不多,多为老客户,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典型。没有店员,平时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偶尔有事的时候会让南羽帮他看店。

 

——————

*地哥,准备好接受迈迈的反套路了吗?

 

本来想昨晚上更的,结果翻个身秒睡了:)


评论(2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