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秦方】病

*秦明×方木

*大量私设以及OOC。

*暗黑系预警,前方微量病态因素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慎重观看。

*所有专业知识皆是胡诌,部分来自某度,请懂行的朋友们轻拍。

本文背景是秦方已确认情侣关系并同居。



01

方木知道自己病了。

他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汗水几乎浸湿了睡衣。梦境中腥红、浓稠的血液一股股地从虚幻涌进现实,染红了眼前的漆黑。他闭上眼睛用力的搓揉面部,想把幻觉甩出脑海。

夜光时钟显示他只睡了两个小时。秦明还在枕边沉睡,呼吸均匀而平静。方木小心的移开秦明搭在自己肚子上的胳膊,掀开被子蹑手蹑脚地起床。

他赤脚走到客厅,借着月光从秦明公文包里翻出烟和打火机。秦明不抽烟,包里的也只是放着以备应酬用,打开烟盒里面几乎是满的。方木摸出一根咬在嘴里走进阳台,光裸的脚底被大理石地砖飞快的汲取温度,他像是完全感觉不到冷一般,打开窗户,迎着冬夜湿冷的风点烟。

身上的冷汗被吹干,睡衣黏腻地粘在背上。方木深深地吸一口烟,尼古丁从喉管到肺部转了一圈又慢慢从鼻腔被吐了出来,仿佛烦恼也能随着白雾一起被带出体外。他眯着眼睛,刚才梦里的片段支离破碎的在眼前浮现:断头的女人,赤luo的男尸,被切割的xia体,举着剪刀的男人和他嘴角淌下的献血……方木面无表情的任凭思绪乱飘,身体像是被冻僵般一动不动的保持着抱肘叼烟的姿势,他的烟灰积了老长,整个画面宛如静止,只有些微燃烧的火星和缱绻的白烟证明时间的流逝。

方木想的入神,甚至没注意到有人靠近。秦明从背后搂住他的时候,他受到巨大惊吓般猛烈的战栗,烟灰抖落在两人的同款睡衣上。秦明睡梦中摸到旁边空了,半梦半醒的起来找人,结果抱到了个大冰块。他很快清醒过来,看到了方木嘴里的烟,皱着眉把烟捏了下来。

“怎么半夜不睡觉在这抽烟?还不穿鞋子不穿外套开着窗。”秦明在旁边水池里掐灭了烟冲掉了烟灰,把烟头扔进垃圾桶,回头看方木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目光望向窗外不知在看什么。秦明捧起这人冰凉的脸,吻了吻他低垂的嘴角:“怎么了?冻傻了?”

方木忽然反搂住秦明,用力的把嘴巴贴向对方,他鲁莽的动作让两人的牙齿磕在了一起。秦明尝到了烟草浓烈的香气,和不知属于谁的血液的咸腥味,可方木丝毫不为所动,激烈的与他唇齿相缠。“我冷,”方木低声说,“让我热起来,秦明。”


病(秦明×方木)



被删两次了不想发了……直接走链接……

很气,再也不想开车了。

评论(22)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