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衍生】一则温馨的日常小故事 括弧笑

*刘地(《都市妖奇谈》)×高迈(《半路父子》)

*《三日情侣》番外,与正文剧情没有关系,可以当做单篇小甜饼食用。对人设及主线有兴趣的请戳主页。

*你要问我为什么衍生文也能有番外,我是拒绝回答的,开车不需要理由。

另:车都开起来了,结局怎么可能会虐!请组织相信我对黑迈小天使的爱,比哈特。

 

 

——————

 

事情发生在刘地和高迈确认关系同居后。

 

起因是肖奈师兄的女朋友贝微微全家出去旅游,把家里的宝贝宠物猫寄养在了肖师兄那里。高迈去肖奈工作室送图纸的时候,这只三花田园猫正懒懒的霸占着在显示屏前的地盘儿睡午觉,肖奈的键盘被挤得只有一半堪堪架在桌角。

 

“我的天啊这也太可爱了!”高迈惊呼。也不管肖奈敲着图纸让他改细节,抱着猫一阵搓。猫主子的脸被捏的翻出半个白眼,忍无可忍的醒过来挠了高迈一巴掌就呲溜从他手中滑走了。高迈跟在它屁股后面追,三花猫踩着桌子三两下蹦上了空调,剩下高迈怨念地在下面看着它舔爪子。

 

从肖师兄那儿出来高迈立马打了个车到酒屋,缠着刘地让他也在家养只猫。刘地正在对账单,头都没抬就拒绝了。

 

“为什么啊!你都不考虑一下就说不行,太敷衍了!”高迈觉得刘地压根没听自个儿说了啥,气愤的把刘地嘴里的棒棒糖拔了出来,“你看着我听我讲,我是真的想养只猫。”

 

“我的小祖宗,你这又是闹哪出呢。我养你就够折腾的了,还养猫。到时候谁伺候它,谁给它喂饭铲屎,你干吗?”刘地用笔轻轻敲着桌子,一条一条的把所有不可行性列了个遍。

 

“我干就我干,我保证把它带的好好的,养的白白胖胖。”高迈举起三根手指发誓,见刘地不为所动,又跑进柜台给刘地捏肩捶背讨好。

 

在旁边整理酒架的南羽实在看不下去了,幽幽来了句:“刘地你就别装了,什么怕麻烦,你这根本就是因为犬系动物对猫科的本能性恐惧。”

 

刘地“嘶——”的吸了口气站起来反驳:“你说什么呢,我堂堂地狼还能怕一只猫不成?”

 

“那你倒是答应高迈养啊~”南羽举着酒瓶子无情嘲笑,刘地虚虚的抬起巴掌恐吓南羽,被这个千年女僵尸一个白眼忽略了。他只能换着话题哄高迈,赶紧把这事儿混过去。

 

没想到直到晚上睡觉钻被窝里高迈还对他的猫念念不忘。刘地实在是遭不住高迈的缠:“你就这么想养猫?”

 

高迈看着刘地瞳仁闪闪的:“真的想!我以前就特别想养猫,不过我妈对猫毛过敏,所以一直没能实现。后来去了罗小列家,和他们住一起我更不好意思说了。”

 

“猫有什么好的,整天懒洋洋的,任性还洁癖,性格简直一塌糊涂。”

 

高迈嗤之以鼻:“说得好像你性格好到哪去一样,你这就是偏见。猫明明超级可爱!毛茸茸的摸着就幸福。”

 

刘地语气里带了点醋小声吐槽:“狼也是毛茸茸的你怎么不喜欢狼啊。”

 

然而耳尖的高迈把这句话听了个清清楚楚,脑子里三两下一转就有了歪点子:“我长这么大还没近距离看过狼呢,我哪知道狼可爱不可爱。刘地啊,你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都没见过你原形是什么样,是不是不太科学啊?”

 

“你想看?”刘地挑眉,心想这小孩儿今晚上是铁了心要搞事。

 

“想!”高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抱着被子一脸期待。

 

“行,”刘地点头,捏了捏高迈的脸颊,“今天就让你欣赏欣赏你地哥的英姿,感受一下什么叫统治者‘地狼’的风范。”

 

刘地单手扒下了睡衣,高迈戳着他的肌肉好奇的问个不停:“你们变身前还要脱衣服的啊?”

 

“不脱会撑坏。”

 

“那我看电视里面他们都不脱……”

 

“那是为了视觉效果,总不能打架之前先脱个衣服,那还怎么装逼。”

 

“那要是变身的时候别人把你衣服藏起来了那不就不能变回来了!就像牛郎泡织女那样,毕竟在大街上裸奔会被当成神经病抓起来的。”

 

刘地听着高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很是无语:“你还要不要看了?”

 

“要要要,你脱你脱,我不说话了。”高迈做了个鬼脸赶忙噤声,伸出两根食指在嘴上打了个叉。

 

刘地脱掉最后的内裤甩到一边,下床站在地上。周身被蓝色的光笼罩,身形变矮变宽,逐渐显现出狼的形态,等光芒散去,一头毛色纯黑,眼瞳晶蓝的狼出现在高迈眼前。

 

高迈瞪大了眼睛,嘴张得能塞鸡蛋。“厉害了我的哥,这特效值三百块。”他从床上蹦下来,捏着刘地的狗头狼头搓来搓去。刘地被高迈搓得一口森然白牙全呲了出来:“迈迈,轻点儿,这是真脸,不是玩具。”

 

“噢……我有点太兴奋了……”高迈松开手,坐在床沿,摸摸头顶的绒毛,又捏捏竖立的耳朵。刘地噗嗤打了个喷嚏,耳朵抖了抖:“耳朵是敏感带,不要捏。”

 

“好好好,不捏不捏,我就摸一摸!”高迈的手顺着狼头沿脊背往下,地狼毛色黑亮,摸起来松软厚实,高迈尽情的摸了个爽,地狼也眯着眼睛舒服的昂起头任由他下手。

 

“坐下!”高迈忽然发号施令。

 

刘地不明所以,按着他的命令后肢坐在了地上。

 

“左手。”高迈伸出自己的右手摊开。

 

刘地总算是明白了这个倒霉孩子想干嘛。他乖乖的伸出自己的左爪放在了高迈手心。

 

“右手。”

 

右爪。

 

高迈进行完一系列训狼运动倒在床上自顾自笑的前仰后合。刘地坐在原地,粗壮的尾巴一下一下的扫着地面:“你就使坏吧你,也就我这么溺爱你才跟你玩这种弱智游戏,其他狼哪有这么好脾气。”

 

“所以我也只喜欢你这只狼啊~”高迈捧着地狼的头,吻了吻他湿漉漉的鼻子。

 

刘地表示受用,伸出舌头舔了下高迈的下巴。他站起来晃悠一圈,后肢用力跳到床上,绕着高迈趴了下来。

 

高迈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刘地的皮毛,高贵的地狼对这种三心二意的行为很是不满,大尾巴扫过高迈的大腿。高迈只能尽心尽力的用手梳毛,地狼舒服地躺下翻过半个身体,露出自己柔软的腹部。高迈顺着胸前的毛摸到腹部,摸着摸着感觉哪里不对,腹部下方似乎有个粉色的尖尖哆哆嗦嗦的从皮毛里探了出来。高迈好奇的用手一捏——

 

“嗷呜——”刘地一声哀嚎,“你要谋杀亲夫啊!”

 

地狼痛的缩起来,高迈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捏的是啥。“我……我错了……我这不是不知道那是啥吗!知道我肯定不会下手那么重……”

 

“不知道你也不能看到什么都捏啊!”刘地委屈成狗,翘起一条后腿把头伸过去舔自己刚刚受伤的部位。高迈看着他的粉色的长舌头和头探得越来越多的粉色小肉丁,觉得这场面有种说不出的se情感。

 

“我想象了一下你人的状态,做你现在的动作,”高迈的声音有一丝沉重,“有点无法直视。”

 

地狼一下子僵住了,矜持的把腿合上,企图挽回形象。高迈偏要火上浇油:“你那儿就不准备解决一下了?要不我给你摸摸?我还没摸过狼的小丁丁呢!”

 

“我劝你不要撩现在的我。”刘地优雅地坐着,说出的话却带了十足的威严。高迈偏又是个不信邪的人,一天不作死浑身难受:“那我要是偏要撩呢。”

 

————

地哥:你他妈这是在找事(▼ヘ▼#)

迈迈可爱的训狼日常到此结束了,以下内容高能预警!内含轻微人兽!迈迈无限主动!地哥强势欺负!不能接受的就补药点了!珍爱生命远离黑车!谢谢合作!

看完预警还想上车的请点这里。



结果最终高迈还是没能养成猫,因为他发现自己对宠物毛过敏。

 

吃了好几片药才终于把没完没了的喷嚏停了下来。高迈抱着被子缩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刘地坐在床对面沙发上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翘着二郎腿心情愉悦:“这可不是我不让你养啊,自身条件不足,老天注定啊。”

 

高迈用力的擤完鼻涕,鼻尖被挤得通红。他抬手将餐巾纸团扔向刘地:“你给我闭嘴!还不就是你这个死狗害的!罪魁祸首滚出我的房间以后不许和我睡一张床!!”

 

 

END

——————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黑车,括弧笑。

《三日情侣》肯定会he的请大家相信我,后面全是迈迈大胆追妻(?)的狗血甜。以后应该不会一次更那么多字了,前几章是为了剧情连贯性,每次一定要写完一天的内容。至于频率会不会增加……就要看缘分了。那么宝宝们我们正剧再见了。



评论(19)

热度(161)

  1. 钓智的鱼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