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衍生】三日情侣(刘地×高迈)Day3

*刘地(《都市妖奇谈》)×高迈(《半路父子》)。

*私设巨多,部分设定见前,各种人物穿越打酱油。

*一口气肝8Q爽到流泪,已经很努力的少写话唠多推剧情了。


前篇走这里<序章><Day1><Day2>

 

——————

9月15日 Day3

 

3.1

上午满课。早上起晚了没吃早饭,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高迈饿到能吞下一头牛。

 

重色轻友的罗小列又去找徐梦欣了,多年阶级情义比不上三天的女朋友,饶是高迈挤眉弄眼暗示了半天离这个女生远点,罗小列还是跟个傻狍子似得高高兴兴的跑去给别人当午餐了。高迈恨铁不成钢,一个人背着书包踢踢踏踏的从教学楼晃悠出来,脑子里盘旋着中午是吃黄焖鸡还是盖浇饭,走到大路上远远的就看到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停在路边。

 

高迈瞬间心情大好,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刘地带着墨镜,站在路牙子上靠着车门,嘴里正叼着棒棒糖,他看着高迈雀跃的跑过来,书包在背后啪啪的上下晃动拍着背。

 

跑到刘地面前,高迈脸上带了点潮红,他稳了稳气息拿出了调戏良家妇女的语气:“这位帅哥,等人啊?”

 

刘地乐得陪他演:“是啊,等男朋友呢。”

 

高迈把手背在身后拖长了音,脑袋几乎要转起圈:“哦~~~你男朋友是谁啊~~~”

 

“他叫高迈,长得帅人又聪明,同学你有看到他吗?”

 

这番恭维让高迈很是受用,他把手搭在刘地肩膀上,刘地因为靠着车身高矮了一截,高迈凑上去正好可以略微俯视他的眼睛:“高迈有什么好的,不如跟了我,小爷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刘地墨镜下的眼睛眯起,他抬手搂住高迈的腰把他压向自己,两人的动作一下暧昧了起来:“那可不行,我家的小家伙特别爱我,知道我在外面有别人会吃醋的,我可舍不得让他难过。”

 

高迈赶紧挣脱开来,小麦色的脸泛起一丝可疑的红:“不要脸,谁爱你谁吃醋了?大庭广众就拉拉扯扯,有伤风化!”

 

刘地摘下墨镜眼里全是笑:“领导批评的是,我一定吸取教训死不改正。领导饿不饿,要不咱们先吃饭?中午想吃点啥?”

 

“我要吃火锅!”听到吃的高迈马上把刚才的话题丢到脑后,心里全是肥牛虾滑小鱼丸。刘地绅士的帮高迈打开车门:“走,吃火锅去。”

 

“走走走!”高迈把书包扔后座,呲溜就钻进了副驾驶,敏捷的像只兔子。刘地给他关好门,带上墨镜抬眼望了望天空,感觉自己的心境也久违的放晴了。

 

刘地带高迈去吃了海底捞。小孩儿点了一堆肉,呼噜呼噜吃的香,刘地就撑着头看着他吃,手上不停的把涮好的肉放到高迈的酱碟里。高迈好不容易抽空把头从碗里抬出来,嘴边沾着一点海鲜酱,看到刘地没动筷子便问:“你怎么不吃呀?啊,是不是不合你胃口,对不起啊我太饿了,点菜的时候有点忘我。”

 

“没事,我不饿。你多吃点就好。”刘地伸出大拇指擦去了高迈脸上的酱,“人类的食物对妖来说本来吸引力就不是特别大。”

 

“那你喜欢吃什么呀?”高迈嘴里嚼着肥牛片,含含糊糊的问。

 

刘地特地放慢了动作,拇指伸到自己嘴边,用舌头极尽情se意味地舔掉那一小块海鲜酱:“我喜欢……吃你。”

 

“……你不是说你是守护和平的好妖吗!你竟然吃人!”高迈表情惊悚,一副没有get刘地真实意思的样子。刘地也分不清他到底是真没懂还是故意扯话题,只能捞了个牛丸塞到高迈嘴里:“安静吃你的肉。”

 

高迈闭着嘴嚼,带着得逞的嘚瑟小表情。刘地看着他鼓着腮帮子像松鼠般,就算刚才被反调戏了一把也完全气不起来,继续兢兢业业的进行涮肉大业。

 

饭饱,高迈一口气灌下一杯酸梅汤,满足的打了个饱嗝,靠在椅背上葛优瘫。刘地看着他餍足拍肚子的样子,感觉自己养了一只小仓鼠,整颗心都柔软了。

 

“吃饱了?”

 

高迈抱着肚子点头。刘地:“那我们买衣服去。”

 

“啊?买什么衣服?”高迈迷茫。

 

“今晚上舞会,你就准备穿着T恤去啊?”刘地指了指高迈身上印着小熊图案的白T。

 

高迈显然忘了还有这回事,懒洋洋的提不起干劲:“舞会?随便啦,去不去都无所谓……诶诶诶你拽我干嘛啊!我不想去!我要睡午觉!刘地!!”

 

 

3.2

饶是高迈再三抵抗还是被刘地像拎小鸡似得带到了他常去的一家西装店。服务员热情洋溢的给高迈挑了一套偏休闲的小西装,高迈抱着衣服在更衣室前和刘地展开了割据战。

 

“能不能不穿这个,感觉怪怪的。”高迈装可怜。

 

“这不是非常正式的款,正适合大学生活动,以后总会有地方还会用到的。”刘地撑着更衣室门框,眼神带了点威胁,“你再不进去我可要帮你穿了。”

 

高迈这才撇撇嘴磨磨蹭蹭的进去换衣服。刘地在店里四处转了一圈,坐在沙发上翻杂志打发时间。旁边的服务员看刘地翘着腿嘴里还哼着歌,似乎心情不错,忍不住问:“刘先生今天带来的人和以前很不一样,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笑。喜欢的人?”

 

刘地没有回答,嘴边笑意更深。他伸出食指竖在嘴前做“嘘”的手势,服务员便不再多问,笑着去做自己的事。

 

等了十分钟高迈还是没出来,刘地不知道这小孩儿又在里面整什么幺蛾子。他敲敲更衣室的门:“迈迈?好了吗?”

 

“好了……没,没有!再等一下!”高迈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到底好没好。刘地抱肘靠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要不要我进去帮你?”

 

“不要!你别进来!”

 

刘地听着高迈慌张的声音觉得好笑,身形一闪人已经出现在更衣室内。高迈正在和领带纠结,黑色的领带被他胡乱打得绕成了死结,衬衫还没整理,一半塞在裤子里一半落在外面。更衣室空间不大,刘地出现时,前胸几乎贴在了高迈后背上。

 

高迈看着墙上的镜子里蓝光一闪身后就多了一个人,吓得快跳起来:“你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我我我我有妖术啊。”刘地从后面伸出两手圈住高迈,帮他解开领带的死结:“不会打不能叫我吗?非要自己死撑。”

 

高迈整个人被刘地抱在怀里一动不敢动,他透过镜子看到刘地头侧在他左边肩窝,低头专注的解领带。刘地的呼吸湿热,全都喷在高迈的脖子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更衣室里的打光太足,高迈整个人都热了起来,心跳加速,脸也烧得通红。

 

刘地就这样虚虚抱着他解开了被高迈弄得乱七八糟的领带,手指翻飞熟练的打了个温莎结。他双手向下整理高迈的衬衫,把褶皱处一一拉平整,束起边角就要往裤子里面塞。刘地的手掌贴着衬衣,抚过高迈的腰际,高迈敏感得起了半身鸡皮疙瘩,眼看着手就要伸进裤子里,他赶紧拉住了刘地:“我来我来,我自己来。”

 

塞好衣服,高迈调整了一下不舒服的地方,照着镜子左右审视自己。他回了半个头问身后的人:“怎么样?还行吗?”

 

“很不错,和我想象中一样,你果然适合穿正装。”刘地嘴角带笑,从身后抱住了高迈。高迈红着脸挣扎:“干嘛呀!”刘地把头埋进了高迈的颈窝:“乖别动,让我抱一会。”

 

刘地嗅着高迈颈间的味道,嘴唇贴着他小麦色的皮肤向上直到耳后。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发红的耳垂,就感觉到怀里人小幅度的战栗一下。刘地把人翻过来压在了镜子上索吻,高迈下意识推开,却被刘地桎梏,僵硬片刻竟也开始生涩地回应刘地。

 

两人上面热吻得津液啧啧作响,下面刘地的手也顺着高迈脊柱往下。他爱死了高迈的腰线,被衬衫勾勒的更为性感,高迈不胖,因为以前练跆拳道稍微有点肌肉,摸上去很有劲道。再往下就是被西装裤包裹严实的臀部,刘地恶劣的捏了捏臀瓣,高迈一下失去了节奏,用力的推拒。刘地趁机更加深入,卷住高迈的舌头搅动,把他嘴里的氧气掠夺个精光。

 

一吻结束两人都面色潮红气息不稳。高迈是憋的,刘地也是憋的。刘地抱着高迈平复身下的欲望,他搂着高迈的头,脸贴着他的头发:“迈迈,我喜欢你。”

 

高迈闷声闷气:“哦。”

 

“你呢?你喜欢我吗?”刘地小心地问,片刻又收回自己的话,“算了,这不重要,你知道我喜欢你就好。”

 

“我应该讨厌你。”高迈搂住刘地,把头埋进刘地的胸膛,“可是见到你又觉得特别高兴,总觉得我们俩跟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似的。你一定对我用了什么妖术。”

 

高迈小声抱怨完,就听到刘地的从胸腔发出的低低的笑声:“这说明你喜欢我。”

 

“……哼,就……一点点的喜欢吧!”

 

 

3.3

晚上两人去参加舞会的时候回头率颇高。刘地还带高迈做了个发型,总之就是倒腾得高迈最后自个儿往镜子里看都几乎认不出了。在第八次被妹子侧目而视后高迈小声地冲着刘地爆发了:“我就说不要搞这么夸张啊!”

 

刘地倒是挽着他自信地目不旁视:“放心,他们看你是因为你太帅了。”

 

礼堂里已经到了很多人,各色身着西装的帅哥和礼服的美女。高迈晃着脑袋四处看,被刘地捏着头转过来:“看他们做什么,我不比他们帅?看我就行了。”

 

高迈表情嫌弃:“你也太自恋了。我在找罗小列呢,他电话里说也会来,刚看了一圈都没找到他人。”

 

“该他出场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的。”刘地只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就领着高迈到侧门服务台签到。

 

“是高迈和薛童同学吧,你们好,请在这里签到。”负责活动的小姐姐微笑着递上了两支笔。

 

高迈随意的花了两笔,头凑近刘地跟他咬耳朵:“她为什么叫你薛童啊?你现在不是刘地的形态吗?”

 

刘地签好名把纸笔都还回去向工作人员道谢,然后挽着高迈走开一段距离才小声解释:“动了点手脚,现在他们看到的都是薛童。”

 

“所以只有我能看到你的真面目咯?难怪你从刚才就用这种姿势挽我……有种诡异的违和感。”

 

“障眼法而已,如果有镜子或者玻璃就没用了。”他们走到露天平台的落地门前,玻璃上反映出刘地身着黑色西装的身影,他推开门,“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去外面。”

 

中秋夜。初秋的天气已有些凉意,虫鸣倒还未休,喳喳得叫的欢快,配上里面传来的圆舞曲声,反倒显得活泼。礼堂内的灯光落在身后,身前是如水的月色。圆满的一盘月亮挂在青黑色的夜空中,还有稀疏的几颗星星显现出今天是个好天气。

 

刘地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划过半圈放在腹部微微鞠躬,然后将手伸向高迈:“May I……?”

 

“我不会跳舞……”

 

“没关系。”刘地不等高迈有所反应就拉住了他的手,另一手搭在了高迈肩膀上,“你跳男舞步,我配合你。反正这里也没有人,随便跳也不会有人看到。手放在我右手臂下面。”

 

两人摆着并不标准的姿势也就这么随性地跳了起来。刘地用身体指引高迈,嘴里不时小声提示,跳得倒还有模有样,除了高迈偶尔踩到刘地的鞋子以及刘地一个高大的壮汉在高迈手下转圈略显怪异以外。

 

“今晚夜色很美。”

 

高迈看着刘地深情望着自己说出这句话,被肉麻的寒毛直竖:“不要用泡妞的方法来泡我,我可是爷们!”

 

好不容易营造了一点旖旎的气氛被高迈一句话全毁了,刘地表情很无奈:“你在这种环境下就不能稍微有点浪漫的情调吗?”

 

“我觉得很刺激,”高迈完全不体会刘地的用苦良心,“我竟然在月圆之夜与狼共舞,这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一天。”

 

刘地:“……:)呵呵。”

 

“听说狼人月圆之夜会变身是真的吗?”高迈顺势开启了好奇宝宝三百问模式。

 

“假的。妖怪变身只有三个原因,第一他想干点只有变回原形才能干的事儿,第二他虚弱到不能维持人形,第三,他乐意变着玩玩。不过月圆对一些法术确实有促进作用,所以食梦貘很可能选择今天行动。”

 

高迈惊了:“那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儿跟我跳舞?!”

 

刘地悠哉:“敌不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懂不懂?”

 

高迈一脚踩在了刘地脚上:“要是罗小列出什么事我就把你剁了炖狼汤。”

 

“……不会的,亲爱的。”刘地皱着眉忍痛还要强颜欢笑。

 

“话说,食梦貘到底是想干嘛呀,修炼成仙?统治妖界?歼灭人类?”

 

刘地似是嘲讽一笑:“想多了,不过是个为情所困的小妖怪。她爱上了一个人类,那个人生了重病,她只能吸取别人的美梦再加上自己的功力,为他延缓病痛。”

 

“啊?……那还挺可怜的。”高迈有些不忍。

 

“就算如此也不过是减少那人的痛苦罢了,根本不能延长他的生命哪怕一秒。她为了自欺欺人不仅折损自己的修为,还坏了妖界的规矩。

对于妖来说,人类的生命太过于短暂了。一旦爱上人类,本来无限漫长的时间会变得转瞬即逝,为了延长哪怕那么一点点的时光,他都会背叛原则,伤害自己。

当一个妖有了人心,那就不再是妖了。妖与人本就不应该相爱,等待他们的只有生离死别。”

 

刘地讲了一大串,没注意到高迈的眼神越来越怪异。他用力推开了刘地:“那我们俩现在算怎么回事?”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自己快死了,你会怎么做?”刘地看着高迈语气平静。

 

说实话高迈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甚至于对他而言,直到现在,他都对自己会答应和一个妖怪在一起感到匪夷所思。高迈想到了母亲江欣,曾经他以为妈妈在离婚后与罗建军再婚是对爸爸的背叛,他抗议,并且对这场婚姻极尽捣乱,做出了很多伤害别人的事情。可在妈妈过世把他托付给罗建军以后,他才逐渐明白在感情中,有太多不可违抗的无可奈何。他回答道:“我希望你忘了我,继续好好的生活下去。”

 

刘地沉默了一会,开始轻笑,随后笑声越来越大:“你还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如此轻巧的说出这种话啊。你就没有哪怕一丝想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念头吗?”

 

高迈看到刘地的眼睛里泛起血丝,瞳仁隐约流转起蓝色的光芒,他感受到地狼愤怒的情绪扑面而来。“可是你也说了人类的生命是无法延长的,我还能怎么办,让你陪我一起死?还是让你一直记着我永远活在痛苦里?”

 

“我倒宁愿死了。”刘地眼神里全是痛苦,他紧紧的盯着高迈,可高迈觉得他透过自己望向了别人。“所以我才说,人类最是不长情。我发过誓再也不会爱上人类。”

 

“……你什么意思?不会爱上人类?”高迈警觉的抓住了刘地的重点。

 

刘地没有说话。高迈往前站了一步继续逼问,他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夜风吹的他眼眶发热:“所以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喜欢我的话也是假的吗?我和那些被你玩过就扔的人一样,从头到尾被你骗了吗?”

 

高迈心中涌起无尽的悲哀和愤怒。他本以为自己对刘地的感情没有多深,可是在得知刘地不过也是拿他玩玩这个事实以后,心脏不可遏制的抽痛起来。他没有再等待刘地的回答,转身离去,他怕自己多待一秒眼泪就会流下来。

 

离开礼堂以后高迈没有目的地到处乱转。脑子里一团糟,他几乎想不起来两人到底是怎么吵起来的,脑内盘旋的全都是刘地刚才说的话。

 

他没想到自己的人生初恋以这种方式结束了。三日情侣,还真是三天的感情,说来就来,说结束也一分钟都没有多延续。对于刘地来说,这也许连一段感情都算不上,毕竟他可能根本没有喜欢过自己。

 

可是高迈没法相信刘地对他的那些表白都是假的。他曾经用7朵玫瑰说我偷偷的爱着你,在整个城市见证下说我喜欢你,在月圆时说今晚的夜色很美。高迈用力地搓了搓自己的脸不让自己哭出来,表情难看的跟鬼一样。

 

他闷着头冲进小路,和一对在暗处里拥抱的情侣差点撞上。高迈后退三步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路你们继续。”绕过去走了三步觉得哪里不对,他扭头看到那个男生被远处灯光照亮的鞋子,正是三天前罗小列穿的那双!

 

“……罗小列?是你吗?”高迈试探的喊了一声,那个女生猛的回过头来,眼睛在黑暗里发出诡异的金色流光。“卧槽!罗小列!!”高迈冲上去推开徐梦欣,把已经失去意识的罗小列拖到怀里。

 

徐梦欣被高迈突如其来的爆发力推出去踉跄几步,她似是不可思议的看了眼高迈:“你是……?地狼身边那个小孩儿?”她语气中全是怨恨,“你们为什么都要来妨碍我!我只是想救我喜欢的人!借用罗小列一点力量,他也不会死的,可是那个人就要死了!”

 

高迈艰难的抱着罗小列,内心挣扎:“我……我不是想妨碍你救你喜欢的人……可是这个人也是我很重要的人,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况且死亡是不可逆转的,你就算动用这些力量也没办法延长他的生命的!”

 

“我不信!我不相信!只要我去试总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这条命给他还不行吗!”高迈的话戳到了徐梦欣的痛处,她崩溃的尖叫了起来,单手成爪向高迈眉心抓来。

 

“愚蠢的女人。”

 

徐梦欣的利爪近在眼前时,高迈只看到熟悉的蓝光在眼前闪现,随后他便没有知觉地陷入了黑暗。

 

 

3.4

“你醒了?”

 

高迈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放大的脸几乎贴到自己鼻子:“你谁啊!!”

 

那人不好意思的后退半步,“不好意思啊,我看到你醒了有点激动。”他伸出手介绍自己,“你好,我是刘地的朋友周影。”

 

高迈迟疑着伸出手象征性跟他握了一下,谨慎的打量了一下这人,一头服帖的短发,脸上的表情人畜无害,感觉有点呆萌。“你……也是妖怪?”

 

周影挠了挠头朝高迈笑:“对,我是影魅。刘地让我在这照顾你和你朋友。”

 

“对了,罗小列!”高迈这才看到一旁歪在长椅上的罗小列,用手拍了拍罗小列的脸颊,没反应,他慌慌张张的用手指去探罗小列的鼻息。

 

还好,还在喘气儿,还活着。

 

“他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周影看着高迈一副紧张的样子好心的解释。

 

“刘地呢?”知道罗小列没事,高迈放下了半颗心。他又想起自己昏迷前好像听到了刘地的声音。

 

“刘地在那边收服食梦貘呢,”周影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树林,“他道行高,对付这种小情况没问题的。”

 

高迈把罗小列推到周影怀里:“你帮我照顾他,我去看看!”说完就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也不管周影在后面大喊:“等等!你别去!你去太危险了!”

 

没跑几步就远远的听到了徐梦欣带着哭腔的嘶吼:“刘地!你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心!你这么无情无义总会有报应的!”高迈赶紧加快脚步向声音的方向奔去,剥开林叶看到刘地已经制服了徐梦欣,食梦貘倒在地上嘴边似有血痕。

 

“心?你跟我装人是吧?”是刘地嘲讽的声音,“我们都是妖怪,别整得跟人似的,动不动就谈感情。我这人从来不怕报应,报应的滋味我已经尝过够多了。”

 

徐梦欣像是听到了好笑的话,发出了尖利的笑声,边笑边咳出了血沫:“不谈感情?那这几天和你在一起那个小孩儿呢?圈里都说风流成性一天一个床伴儿的地狼终于收了心,有了正经男朋友。所以你对他也只是骗着玩玩而已吗?”

 

刘地一脚踹飞了徐梦欣,晶蓝色的眼睛发出危险的光:“你的话太多了”。徐梦欣勉力支撑着自己坐起来,用力的喊出更加激怒地狼的话:“难怪你千百年来从来没有过真正的爱人!因为你永远只会欺骗和伪装!你这种人根本不会知道什么是感情!”

 

地狼整个人爆发出肆虐的杀气,他手间聚集起蓝色的光,一步一步的朝徐梦欣走过去,踏下的每一步都带起脚边的尘土。就在他将要一掌取食梦貘性命时,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及时拉住了他的手。

 

“刘地,你失控了。她罪不至死。”来人一头火红长发,一身黑色皮衣将她曼妙的身姿隐藏在夜色中。

 

“南羽,让开。”

 

南羽抓着刘地的手更加用力,赤色的眼睛紧盯着失去自我只剩下杀虐的地狼。“高迈来了,你没注意到吗?”

 

高迈猛的被叫到名字,愣了三秒,然后默默从树后走了出来。刘地看到高迈,整个人受到极大动摇似的,闭眼收敛片刻情绪,收回了徐梦欣脸前的手。

 

刘地缓缓的走向高迈,南羽在后面赶紧接住了陷入昏迷的食梦貘。刘地的眼睛已经变回了黑色,刚才还汹涌的杀意荡然无存,他静静地看着高迈,眼里全是高迈读不懂的情愫。“迈迈……”刘地开口。

 

高迈不知作何应答。如果说刚才他还对刘地心存幻想,在听完徐梦欣的话以后那一点希望也完全熄灭了。他早该知道地狼就是这样善于伪装的生物,那些情话不过都只是他用来欺骗的道具,分文不值。自己和刘地以前玩弄过的那些人没有丝毫不同。

 

刘地似乎也并不想要他的回应,自顾自的上前用力抱住了高迈。高迈挣扎,刘地只是无言地抱得更紧,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仿佛这个拥抱过后就是世界终结一般。高迈在他怀里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花香,随后便沉沉睡去。

 

保持着这个姿势过了很久,即便高迈已经睡着刘地还是没有松手。南羽试探地问:“刘地……?”

 

他像是才反应过来,松开怀里的人,用手托着高迈的脖颈,让他半躺在地上。“南羽,你来吧。”

 

南羽皱着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我以为你这次是认真的,前天你还问我怎么追人怎么表白。”

 

刘地揉着额角缓解头痛:“让你来你就来!这几百年都做了几千次了还要我教你吗?”

 

南羽冷笑:“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只和他在一起三天,三天一到就收了他的记忆?”

 

刘地没有回答。他贪恋的看着怀里人的眉眼,想要把高迈近距离的模样记在心底。南羽叹着气一脸恨铁不成钢,蹲在高迈旁边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一团粉色的光影很快被南羽拿了出来,她从口袋掏出一个锦囊装了进去。

 

“有烟吗?”刘地沉静的看完了这一切,突然开口问。

 

“你不是戒烟很久了?”

 

“啧,到底有没有?”

 

南羽拿出一包烟给刘地。刘地叼着烟,左手轻颤着打了很久火才把烟点上。他深深地把一口烟吸进肺部,只零星的吐出一点白雾。然后咬着烟,双手抱起高迈,离开树林向男生宿舍楼走去。

 


 ——————

0.0

姓名:高迈

性别:男

年龄:20

性取向:异性恋

专业:建筑工程

恋爱史:

 

“靠,这要填的都什么玩意啊,我要有恋爱史我还能来这儿填这个?!”高迈小声嘟囔着,愤愤不平的敲下了“无”字。

 

“你干嘛呢?”罗小列突然出现在高迈身后,把他吓得够呛,手猛的一拍把笔记本合上。

 

罗小列看着他可疑的动作:“干什么坏事,偷偷摸摸的还不让我看?”

 

高迈捂着电脑陪笑:“没什么,呵呵,真的。”

 

罗小列显然不信他的鬼话,扑上去就开始抢高迈的电脑。高迈举起电脑逃窜,被罗小列赶得到处乱跑。桌上的手机屏幕亮着学院新的微信公众号推送:

 

 

【微信推送:金秋|让你我相遇】

Q大建筑学院交友墙正式开通啦!

 

同学们:

为了增进本院同学们之间的感情,在院学生会的策划下,交友墙Ver1.0正式投入运营啦!欢迎各位同学前来投递个人资料,寻找与自己兴趣相投的他/她!

❀更多内容请点击❀

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院学生会所有

 

 

——————

你猜完结没完结?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3】

南羽:千年女僵尸,人类的身份是法医。刘地的挚友,两人有几百年的交情,知道刘地很多不为人知的小秘密。熟练掌握治疗术,并拥有收取和改变人的记忆的能力。

 

——————

关于上一章的问答题,正确答案是ACD 

A.然后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先上车后买票,现在流行这个。

C.不,我不认识你。

D.你会和我在一起,直到生命终止。

_(:з」∠)_刘地是喜欢高迈的,但是他并不会和高迈在一起,这三天对于他们俩来说只是一段从开始就注定会被抹去的感情。

 

本期彩蛋:

【818刘地在《都市妖奇谈》中的渣男语录】

1.周影:你就不能专一一点吗?

   刘地:你跟我装人是吧?

2.我们都是妖怪,别整得跟人似的,动不动就谈感情。

3.当一个妖有了人心那就不再是妖了。

4.我对你一见钟情,咱俩一定有缘分。

5.(本段来自刘地和周影某次谈人生,仅选取刘地部分)

可以啊,你懂什么是爱了。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爱上人类了。

我一百年前和一个女孩相爱,我们在一起生活了30年,到最后她死了,可我还活着。

你是不会懂那种生死离别的痛苦的。

6.(本段来自刘地和某前的n次方任女友妖精谈人生)

女妖:我们结婚吧。

刘地:你想什么呢?

女妖:我不想再这样了,结婚生孩子多好。

刘地:我觉得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只是想玩玩。

女妖:玩?你一直在玩我?

刘地:你说我玩你,你不是也在玩我吗?

 

比较有爆点让人脑洞全开的基本就是这些啦(◍´y`◍)

看的仔细的小伙伴可以发现……其实我文中套用了很多剧里的内容~包括原版对话,没错!我都拿过来用了!(肥肠无耻)

 

本期没有什么想说的,就不说了!脑洞产物之地迈黑车已经码的差不多了,这两天就能放出来。

那么lo主遁了!各位886!


评论(3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