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衍生】三日情侣(刘地×高迈)Day2

*刘地(《都市妖奇谈》)×高迈(《半路父子》)。

*私设巨多,部分设定见前,各种人物穿越打酱油。

*又是超长的一章,来自话唠不会控制字数的辣鸡LO主,请耐心看完,最后有福利竞猜。

 

 前篇走这里:<序章>  <Day1>

——————

 

9月14日 Day2

 

2.1

高迈做了个不长不短的春梦。梦里薛童不着寸缕,跟他纠缠在一起,两人深吻,交换彼此的唾液。一吻罢了,薛童像蛇一般贴着他的身体游离向下,他感觉到下身被温热的包裹住,前所未有的舒适。

 

正当他情到深处即将喷发之时,伏在下身的人抬起头来,刘地充满情se意味的脸正贴着自己的那根,声音嘶哑:“迈迈,舒服吗?”

 

高迈猛然惊醒。

 

陌生的房间,看起来像是酒店,日光透过厚重的遮光窗帘漏进一些。高迈睁开眼正好看到刘地的大脸,他还在熟睡,平时总是透着戏谑的眼睛紧闭,一丝的太阳光正好洒在他随着呼吸轻颤长睫毛上,整张脸柔和得像一张画。高迈和他相对而眠,额头抵在一起分享同一个枕头。如果高迈没猜错自己脖子下面应该是刘地的胳膊,他很可能在刘地怀里睡了一夜。

 

意识到这一点的高迈惊悚的坐了起来,紧接着他发现了更可怕的事:他和刘地都没穿衣服,下半身也是真空状态。

 

高迈吓得本来因为刚刚那个yin靡的梦而蠢蠢欲动的某处一下子萎了下去。

 

“喂!醒醒!”他踢了踢刘地的腿想把这人叫醒,被刘地一把抓回去紧紧搂住。刘地闭着眼睛摸索到高迈的脸,捧着他的下巴吻了吻高迈的鼻子,然后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胸膛上:“乖别闹,再睡一会儿。”

 

明明靠着刘地的心口,高迈却清楚的听到了来自自身胸腔里心脏擂鼓般的声响。

 

头被箍的死死的,高迈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倒在床上。他小幅度的扭动着想把自己的脑袋拔出来,手在移动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刘地下面某个高热而隐约抬头的地方。高迈的一拳直接轰到了刘地的小腹上。

 

“你他妈的找死!!”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用这种方式叫醒刘地,他的起床气简直快实体化成黑气笼罩在头顶,睁开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暴怒。然而所有情绪在看到高迈微微潮红的脸以后瞬间收敛,刘地胡乱的搓了搓头发,扶住了额头:“啧,怎么是你……对不起,我还以为……”

 

没来由的,高迈竟然从他这几句话中推测出了此人平时极度混乱的私生活,再想到昨晚可能发生了什么,他情绪更加烦躁了:“我们俩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就你看到的这样呗。昨天你被蛇妖下了药,我就英雄救美了一下。”

 

“然后呢?”高迈听到下药一词隐约感到不妙,记忆也慢慢追溯到昨晚昏迷前那个西装男抱住自己露出的猥琐笑容。

 

刘地显然还没完全从起床气里缓过来,他扶额的左手遮住了左眼,侧过头扯出一个邪气的笑容:“然后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先上车后买票,现在流行这个。”

 

高迈扑过去掐刘地脖子:“我要杀了你!你死了就可以当成一切都没发生过了!”

 

他用力太猛,刘地被推得头撞到床头发出巨响。刘地龇牙咧嘴的倒吸一口气,一手捂着头一手像拎小鸡一样把张牙舞爪的高迈拎远:“我他妈开玩笑的!你要真被我办了你现在还能这么生龙活虎地揍我?”

 

高迈僵住了。他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身后的某处……恩,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异样,也不疼。

 

刘地一脸痛苦:“我好心救你你就这么对我!”

 

“对……对不起嘛……”高迈手足无措,凑过去摸了摸刘地被撞的头,“我这不是以为你把我那啥了吗……那我们没做什么其他奇怪的事情吧?”

 

“你还想做什么?”刘地反问。

 

“没、没什么……你头还疼不疼啊?”高迈总觉得哪里不对,又不好意思多问,只能强行转移话题。

 

“你亲我一口我就不疼了。”

 

高迈觉得自己刚才的愧疚心真不如喂狗,愤怒的又踢出一脚:“滚!”

 

刘地带着欠揍的笑容,灵巧的在高迈脚踢来时闪开。他以真空状态掀开被子起来找衣服穿,走路的时候下身二两肉晃啊晃的。高迈实在是觉得这个画面没眼看,撇着头去够床头柜上的裤子。

 

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手机早就没电关了机。他用手捂住眼睛,从指缝里去寻找刘地的身影:“现在几点了?”

 

刘地刚把裤子拉上:“快九点了吧。”说着拉开了窗帘,强烈的日光一下子倾泻进来,他靠窗台逆着光懒散的系着衬衫扣子,不时打个困倦的哈欠。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还挺帅的,尤其 刚刚裸着的时候看到的八块腹肌,简直让人眼红。高迈低头拍了拍自己因为大学以来疏于锻炼而软乎乎的小肚子,下定决心从下周开始重新努力。

 

穿好衣服高迈才想起来昨天的正事,明明是为了找罗小列来着。“罗小列呢?你昨天是划船去南极打探消息了吗?”

 

刘地听出了高迈语气里些微的抱怨,笑了笑:“我们来晚了一步,徐梦欣和罗小列已经各自回去了。我本来还想亲自去确认一下,感应到你有危险我就马上回来了。”

 

“那小列回宿舍了?不会有事儿吧?”

 

“放心,我叫朋友帮我看着徐梦欣呢,虽然他道行不高人也傻乎乎的但是挺可靠的。”

 

正抱着毕方蹲在女生宿舍某个房间阳台的周影打了个喷嚏,心想守了一晚上不会感冒了吧。

 

高迈这才放下心:“谢谢你啊,辛苦你了。”

 

“没事,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刘地顺势揉了揉高迈发质柔软的头,“等会去吃个早饭就送你回宿舍。”

 

“说实话有点不想回宿舍……”高迈想象了一下自己彻夜未归手机还打不通,罗小列暴怒的样子,一身汗毛直竖。

 

“那咱们约会去啊。好歹我们现在也是情侣,到现在连个像样的约会都没有。”

 

“……我还是回宿舍吧。”

 

 

2.2

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就看到罗小列随便披了件外套趴在桌子上,想来是在下面等了一夜都没上床。高迈小心的关门,锁轻微的“咔嚓”一下,身后就传来了罗小列沙哑的声音:“你回来了。”

 

“哥……”高迈心虚,一步一步慢慢的往房间里蹭。

 

罗小列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你个死高迈!一晚上跑哪去了啊?电话也打不通!你那群狐朋狗友我问了个遍没一个知道你去哪的!你是要急死我啊!”

 

高迈赶紧拖了张凳子过去坐在罗小列旁边给他顺毛:“哥,哥我错了,别生气了啊。都是因为手机没电了,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不跟你说一声就不回来呢?”

 

“那你说你昨晚去哪了?”

 

“我昨晚……”肯定不能说实话,转瞬间高迈脑子里的谎话已是转了好几圈,他挑了点不是重点的内容二次加工以后说:“我和薛童出去玩了,她非要去酒吧喝酒,结果她喝蒙了,我俩手机又都没电,也不知道她宿舍在哪,我就去宾馆开了个房凑活了一晚。”

 

即便是谎话,这段内容也够让罗小列吃惊的了,他甚至都没有仔细斟酌话语中的漏洞。“你是说你跟薛童出去开了一夜房???”

 

“你别说这么暧昧啊!就纯睡觉!标准间!一人一张床!”

 

罗小列脸色还是没缓过来:“那你没对人薛童做什么吧……”

 

高迈心想你弟弟我没被那个妖怪做什么就不错了:“真没有,哥你要相信我啊,我是真的正直的不能再更直了!”

 

“哎算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以后对薛童好一点。”

 

“不是哥我……”你倒是听听我刚刚讲话的重点啊!

 

“虽然咱爸提倡我们恋爱,但是尺度还是要掌握的。”

 

“我真没有……”高迈无力地辩解。

 

“你可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就我前天看到的那对野战的小情侣,影响太不好了!还是要文明恋爱,步步为营。”罗小列一本正经的说教。

 

“……”高迈想到那个晚上看到的那双熟悉的鞋,还有刘地说的离开的那对就是罗小列和徐梦欣,庆幸罗小列不知道他举的反例自己正是当事人,要不然多半家法伺候。

 

“好了好了,你回来我就放心了。”罗小列打了个哈欠,“我上去睡会儿,下午还兼职呢。”

 

“哥,你一晚上没睡吧?要不我跟店长请个假你今天就别去了?”

 

“不用,我睡一会就好了。你也换身衣服,等会一起去店里。”

 

“噢,知道啦。”高迈看着罗小列爬上床,拍拍胸脯做个鬼脸:总算混过去了,逃过一劫,薛童这个借口还挺好用。

 

 

2.3

高迈和罗小列做兼职的地方是一家小书吧兼咖啡馆。地段一般,胜在安静和环境优雅,生意算不上火爆但也过得去,每个下午总会有一些人来这儿看看书,或者带着笔记本电脑坐在窗边,点上一杯咖啡,敲一下午的字。

 

工资不高,不过清闲,工作日一下午就两个服务员,今天正好高迈和罗小列当班。

 

高迈换好工作服,沿着窗边一张一张的擦桌子。擦到最靠里的地方,就有客人拎着包进来坐在了面前沙发上。

 

“你好,请问要点什么?”

 

“一杯焦糖拿铁,谢谢。”刘地坐定,手撑着下巴言笑晏晏看着高迈。他换了一身休闲装,倒真像个来打发午后的青年白领。

 

“你怎么来了?”

 

“来探男朋友的班。”

 

高迈咬牙切齿:“我不是你男朋友!”

 

“好吧,既然你这么傲娇。”刘地做出无奈的表情,变戏法似得从桌底下拿出一束花,“那我从现在开始追求你如何?这样的话我们抓紧时间明天还来得及度过美好的最后一天。”

 

七朵玫瑰。花语,我偷偷的爱着你。

 

高迈无语,人生中第一次被表白送花竟然也献给了这个人妖,这两天真是大大扩充了他的人生经历。“你也说了三日情侣而已,这么认真干嘛,过了明天,你抓完了食梦貘,我们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

 

“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很珍惜这三天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刘地收起玩笑的神色,认真的眼神让高迈一下子不忍心说出嘴边拒绝的话。两人就这样默默对视,一时无言。罗小列给对桌上完咖啡,注意到这边莫名的状况,端着盘子晃过来看看刘地,再看看高迈:“这是……干嘛呢?迈迈,认识的人?”

 

刘地朝罗小列礼貌的微笑:“你好,我是高迈的三日情侣……”

 

“——的哥哥!”高迈赶紧接上了下半句,“薛童的哥哥,听说我在这儿打工过来看看,呵呵。”

 

罗小列大惊,一把拽过高迈背对着刘地咬耳朵:“卧槽,他不会是听说薛童跟你出去开房,过来杀拱了他妹妹的猪的吧!”

 

“……”高迈仿佛被一闷棍打进了自己挖下的坑里,一时间无法反驳。他脑子高速运转着圆谎:“那什么,他哥已经同意我们俩在一起了,没事没事。”

 

……没事个锤子啊!高迈刚说完就后悔了,这下他跟薛童那点破事在罗小列心里是真的洗不白了。

 

“这样吗?”罗小列略一思索竟也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回头和刘地热情的握手,“你好你好,我是高迈的哥哥罗小列,我家迈迈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刘地笑着回握,余光看到高迈懊悔的表情,笑的更加愉快了。

 

“那你们有什么事就先聊着,我去忙了。”罗小列走前还用力的拍了一下高迈的后背,示意他好好表现。高迈不满的埋怨:“哥!”,获得罗小列威胁的眼刀一记。

 

刘地看着罗小列的背影感慨:“真是个正直善良的好孩子,难怪被食梦貘看上,听说这种内心纯净的人做的梦能量特别大。”

 

高迈警觉:“你可是答应过我要保护罗小列的。”

 

“当然,我朋友正盯着徐梦欣那边呢,今天之内她是不会有什么行动了。你放心,忙你的去吧,别忘了我的拿铁。”

 

“噢……”高迈本以为刘地会因为刚刚的事大大取笑一番,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放过了自己。他走两步又狐疑的回头,刘地已经拿出了电脑开始处理事务。

 

一整个下午高迈都心神不定的,总觉得有个视线灼灼的盯着自己。可是他几次回头去看,刘地都正一丝不苟的盯着电脑干活儿,感受到高迈的视线才抬头给他一个微笑。

 

是错觉吗?高迈挠挠头,大概是最近和妖怪相处多了,整个人都有点疑神疑鬼。

 

 

2.4

高迈下班的时候,刘地已经收了电脑,正靠着沙发看书。高迈看到他安静的侧脸,鬼使神差的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刘地像是料到高迈会来找他,合上书很自然的问:“下班了?”

 

“嗯,你还不走吗?”

 

“在等你。”刘地笑笑,“你穿刚才的制服很好看,应该偷拍一张,有点后悔。”

 

高迈已经对他时不时的调戏免疫了,用下巴指了指刘地手上的书:“你看什么书呢?”

 

刘地把书递给了高迈,高迈顺着有书签的那一页打开。

 

“博子想说点什么,但身边有人,她觉得不好意思。

她一直跑到雪地中央,然后,放声大喊:

‘你好吗?我很好!你好吗?我很好!’

喊着喊着,泪水噎住了喉咙,发不出声来了。

博子哭了,简直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

 

刘地翘着腿,手放在膝盖上,用低沉的声线背出了这一段文字。正是高迈翻到的这一页上面的段落。

 

是岩井俊二的《情书》。

 

在高迈没什么文艺气息的理科生涯里,这本书是他看过的仅有的几本有关爱情的小说之一。他妈妈江欣在病榻的时候会看一些小说打发时间,《情书》是最后一本。还没看到结局,江欣的病就严重到不再能端得起书本了。于是高迈就在床边慢慢的念给她听,再后来,连听的精力都没有了。直到最后,江欣还是没能读完这本书,那书也成了她留给高迈的遗物之一。

 

尽管对这书没什么美好回忆,但对它的剧情却很是熟稔,刘地刚刚背的正是高迈曾经给江欣读过的一段,江欣最喜欢的场景。高迈把书还给刘地:“你还看这种类型?”

 

“很意外?”

 

“有点,感觉不太符合你的形象。”

 

“那在你心中我是什么形象?”

 

“一个玩世不恭只会花言巧语的讨厌鬼。”

 

刘地哈哈大笑:“总结的不错,很多人都这么说过我。”他笑完了又问道:“那现在讨厌鬼想要邀请你去一个地方,不知可否赏脸?”

 

罗小列收拾好东西等高迈一起走,他并没有来打扰这边的对话,正站在远处看着。刘地没有给高迈拒绝的机会,招招手示意罗小列过来:“想和你借用高迈几个小时,过后我会送他回宿舍。”

 

“噢……好,好的。”罗小列觉着两人间的气氛有点怪,有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那我先回宿舍了,迈迈你……你们……有事好好解决,可别乱来啊。”

 

“放心啦哥,我们不会打架的。”高迈对罗小列的脑洞表示佩服,相比较之下现在更危险的明明是罗小列,“你早点回宿舍啊,谁叫你出去都别去。”

 

“知道啦,谁大半夜的还能叫我啊……那我走了,拜拜。”罗小列不忘跟刘地打招呼,“刘先生再见,高迈等会麻烦你送了。”

 

刘地跟罗小列点头示意,看着小列背着包离开,对高迈说:“放心,我朋友会保护他的。”

 

“恩。”高迈目送着罗小列离开。刘地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我以为你会不想和我去。”

 

“不,”高迈歪过头露出可以算作狡黠的笑容,“其实我还挺好奇你想带我去哪的。”

 

“我可以理解为你对我颇有兴趣吗?”

 

“嗯~也可以这么说。”

 

刘地左手放在小腹,伸出右手微微弯腰做出请的姿势:“那我们走吧。”

 

 

2.5

刘地带着高迈去了市区外的山上。已经是九点,山路上只有这么一辆红色跑车在奔驰。刘地打开音乐,音响里传出Halestorm的《I Miss The Misery》。高迈听到这首歌有点兴奋:“我很喜欢这首歌!”

 

刘地把音乐开的更大了点:“我还挺喜欢这个乐队的,就买了他们的这张专辑。”

 

“我也喜欢他们!以前玩游戏的时候听过一次这首歌,一下被歌手的嗓音吸引。后来搜了Halestorm所有歌,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不过他们是硬摇乐队受众不广,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同好。”

 

高迈因为激动眼睛亮闪闪的,他小声的跟着歌哼唱,忽然像想起了什么看向刘地:“你是不是以前认识我?”

 

路灯极速倒退的光影晃过刘地的侧脸,高迈看不清他的表情。刘地:“为什么这么说?”

 

“从第一次见到薛童我就有这种感觉,你好像很熟悉我的喜好,无论我说什么话题你都能侃侃而谈,哪怕是这样小众的乐队,我们竟然也会同时喜欢。”

 

“不,我不认识你。”

 

“是巧合吗?”高迈似是自言自语,“世界上真的有会有契合度这么高的两个人吗?”

 

“我是妖怪啊,当然无所不知。”

 

“是吗?那你能预测未来吗?未来的我会是怎样的?”

 

“你会和我在一起,直到生命终止。”

 

高迈不知作何回答。他的理智告诉他刘地在拿他开玩笑,可是刘地语气中又隐约有一丝认真。他不能控制的肾上腺素分泌增多,心脏加速跳动起来。

 

最后还是刘地的轻笑打破了沉默:“骗你的。就算是妖怪,也看不到未来。我们快到了。”

 

“噢……”心跳落了半拍,高迈不知道这是松了口气还是失落,偏过头看窗外的风景不再说话。

 

车停在了半山腰的一个平台上,两人下车步行。跨过护栏,沿着被野草覆盖的石阶向前。身后路灯橙黄的光被树影隔离,视线变暗,只有几丝月光从茂密的树叶间隙漏下。刘地拉着高迈的手走在前面,提醒他当心脚下的路。青树翠蔓,林叶在耳边沙沙作响,间或有鸟鸣划过天际。高迈很久没有到过如此幽静的地方,心也随之安静下来。

 

穿过小林子就是路的尽头,视野开阔起来。从这里可以看到Q市全貌,远处灯火星星点点,整个城市在深青的夜幕下沉睡,温暖静谧。

 

“喜欢吗?”

 

“嗯。”高迈看着远处,张开双臂感受风穿过身体,深深地吸了口气。

 

“有人教我表白要找个有气氛的地方,我就想到了这里。我很喜欢这儿,没事的时候到这儿吹吹风,心情会好很多。”

 

“有人教你?我以为你在这方面很擅长。”

 

“诚实的来说,我确实泡过很多人。”

 

“你这么坦诚让我很意外。”

 

“但是对他们我只是玩玩而已,你是第一个让我付出真心的。”

 

“有套路,很熟练,越听越像个渣男。”

 

“我的假情话被很多人信了,难得说次真的倒没人信。”刘地笑笑。

 

“最开始认识你,你是温柔清纯的薛童,后来发现你其实是毒舌爱调戏人的讨厌鬼刘地。深入了解后才知道薛童也有性感放浪的一面,刘地也可以为承诺和责任不计回报的付出。你有很多面完全不同的形象,我总会想,会不会你表现出的其实都是伪装,他们都不是真正的你。”

 

“也可能那些都是我。妖不受尘世规矩束缚,向来自由至上,他们的表现大部分都是遵从原始的内心。”

 

“你是想说现在深情的你也是真实的咯?”

 

刘地看着高迈的眼睛:“我喜欢你,从现在到未来,我都会用我无尽的生命去爱你。”他的眼睛乌黑深邃,像海,只一眼高迈就觉得自己要被拖进去溺死在其中。

 

“为什么喜欢我?”

 

“一见钟情。”

 

高迈摇头:“我不信这个。”

 

“藤井树对渡边博子也是一见钟情。”

 

“那是因为博子长得像女藤井树,初恋的影子效应。博子并不想当女树的替身,所以知道真相后才会那么伤心。”

 

刘地:“藤井树最后一定是爱博子的,不管有没有女树的存在。不是替身,而是爱她本人。如果说一见钟情只是在一起的理由,那么日后的相处才会让彼此深爱。迈迈,你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高迈思索片刻:“如果我答应你,你会不会也跟对待其他人一样,到最后跟我说你只是玩玩而已?”

 

“我是狼。以前听狼来了的故事,只觉得放羊的实在是蠢死了,现在才知道,原来谎话说多了真的会遭报应。”

 

“我可以相信你吗?”高迈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月光下的刘地太过于迷人,连他故意暴露在自己面前的脆弱都让内心不自主的受到颤动。他想面前的妖怪一定是有什么蛊惑人心的妖术,可他无法阻止自己踏进去。

 

“不管你信不信,只有爱你这件事,我从没有作假。我撩过很多人,男男女女,用各种方式。但是面对你的时候,只剩下了笨拙的讨好。实话说,我现在很紧张,心跳二百五,像个傻逼一样。”

 

高迈听到这话笑了起来。刘地牵着高迈的左手放到了自己的左胸口,下面是他的心脏,“咚咚”的跳得猛烈。刘地就着这个姿势抬起高迈的下巴吻了上去。

 

这是个没有欲望的吻。他们只是嘴唇相贴,彼此的鼻息缠绕。高迈的心因为这个吻莫名的悸动起来。

 

他说:“我想和你试试。”

 

 

 

——————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3】

周影:修行300多年的影魅,刘地的好友。养有一只幼崽毕方名曰火儿。

江欣:高迈的母亲,在高迈高三时病逝,去世前将高迈托付给罗建军,即罗小列的父亲。

 

【一个没什么卵用的有奖竞猜】

地哥的以下言论中,有哪些是假的?(多选题)

A.然后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先上车后买票,现在流行这个。

B.那我从现在开始追求你如何?这样的话我们抓紧时间明天还来得及度过美好的最后一天。

C.不,我不认识你。

D.你会和我在一起,直到生命终止。

E.我喜欢你,从现在到未来,我都会用我无尽的生命去爱你。

奖品:罗小列香吻一个()

开玩笑的,答题的同学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参与下一篇文的点梗哦~

 

 

——————

*关于地哥的“我跟你只是玩玩”梗,来自于网剧,真不是我黑他,渣起来真滴渣。

*下一章的福利是818地哥在网剧中的经典渣男语录,敬请期待。

 *关于岩井俊二老师的《情书》,我只是顺手用来借“一见钟情”梗,并没有什么深意~

附Halestorm的I Miss The Misery地址,歌词很刺激很适合脑洞,听着这歌码文整个人又HIGH又伤感……差点精分,写了一堆OOC……


评论(2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