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梦(四)

*说明、时间线和部分私设见前

*郝眉(24岁)和KO(17岁)的日常

 传送门:(一)//(二)//(三)

 

—————————————

12

 

出医院第一件事就是找了家服饰外贸给KO买新衣服。

 

其实郝眉是想找家好一点的店好好给KO买套秋冬装的,毕竟马上就要入冬了。然而穿越过来只带了这么几百块,在医院还花了一部分,想想接下来的日子实在是有点囊中羞涩。

 

他无比怀念那些拿个手机就能出门的日子,连楼下卖烤地瓜的大爷都支持支付宝付款。

 

尽管他现在并没有手机。

 

郝眉现在最后悔的大概就是自己没有买彩票的习惯。要不然记个号码,中那么五百万,想买什么的钱都有了。

 

 

以前他也是陪KO买过衣服的。准确来说,自从他们确认关系以后,KO的所有衣服都是他陪着挑的。

 

KO不太喜欢倒腾自己,平时总是靠颜值支撑。郝眉对这种暴殄天物的做法深恶痛绝,以“你是我的人你的形象就代表我的形象”为由给他一顿收拾。

 

不得不说郝眉在这方面的天赋也是极高的,KO改变造型以后英俊值直线飙升,大有赶超肖奈的势头,成为致一两大“女性回头率最高的男性”之一。愚公曾以此开玩笑叫郝眉当心KO被别人拐跑了,郝眉信任十足一脸放心,愚公再想调侃就被不远处KO的眼刀剐的不敢造次。

 

造型和衣着风格虽然变了,衣柜里的颜色倒还是黑白两色。不知怎么的郝眉总觉得KO还是穿黑白色最好看,尤其黑色,和KO冷峻禁欲的脸相性极佳。

 

于是在给小KO挑衣服的时候,郝眉也私心挑了一套黑色休闲装。

 

KO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还在不停的调整自己的衣服,两只手简直不知道往哪放。郝眉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一下子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去试西装的时候。KO也是这样有些笨拙的出现在他面前,然后自己走上前去帮他整理领口和领带。

 

即使后来KO已经能自己把西装穿的笔挺,郝眉还是每次都会亲自给他打领带,这仿佛成为了两人之间的默契。

 

“怎么样。”小KO不安又期待地问。

 

“很帅。”郝眉上去帮他把衣服拉齐整,再审视着绕着KO转了一圈,笑得十分满意。

 

有那么几分长大后的风采了。这句话郝眉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小KO有些晃神,错过了少年眼里一闪而过的复杂。

 

买完这套,没再逛多久郝眉就饿了。早上那碗两毛的粥实在是太稀,郝眉毫不怀疑卖粥的烧一桶只抓了一把米。他豪迈的决定带KO下馆子。

 

坐到店里点菜才想起来自己竟然不知道KO喜欢吃什么。郝眉其实是问过KO这个问题的,只是每次都得到“没有喜欢的”或者“你爱吃的我也爱吃”这种回答,久了便默认了KO也许是真的不挑食也没偏爱。

 

他把菜单递给对面的小KO:“你先点,点你喜欢吃的。”

 

“我没有喜欢吃的。”KO并不接菜单,“你随便点几个你爱吃的就好。”

 

还真是和九年后一模一样。

 

“什么喜欢的都没有吗?你平时都吃什么?”

 

“有什么吃什么。”

 

都当童工了,吃得肯定很差,难怪瘦成这样。

 

郝眉这下犯了难,开始绞尽脑汁回忆跟KO一起吃饭的时候,KO比较多下筷子的是哪些菜——

 

番茄炒蛋的番茄,青椒肉丝的青椒,辣子鸡丁的土豆。

 

郝眉扶额。自己真的是被KO宠坏了。KO总是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郝眉,对自己却节俭到苛刻。KO知道他所有的喜好,对他的照顾细致入微,然而郝眉对KO知之甚少,甚至在习惯了KO的存在以后把这些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

 

他撑着头随便勾了两个菜,再要了个猪蹄汤,想着吃啥补啥,还能补充胶原蛋白,让KO多长点肉。

 

吃饭的时候郝眉一个劲的给KO夹菜,像是要把上辈子欠他的好都弥补回来。他看着KO安静的吃饭的样子,只觉得他在和记忆中九年后那人的身影重叠。

 

“你在想谁?”

 

郝眉的走神被KO的发问打断。

 

“什么?”

 

“我总觉得你在透过我看别人,”KO皱眉,“是因为他跟我长得很像吗?KO这个名字不会是他的吧?”

 

他顿了顿又低下头:“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他,你认错人了。等会吃完饭我就回大排档。”

 

郝眉有点哭笑不得,KO的敏感和高智商看来是与生俱来。可是郝眉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我没有把你当做别的人,KO这个名字也是确实在叫你。我知道我出现的对你来说太唐突,不过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大排档我是肯定不会让你回去的,下午你就去辞职把你的东西拿回来。我会出去接一些活赚钱,你就先休息自学,等我把手续都准备好就送你回学校上课。

 你还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你说,无论去什么地方情况都不会有任何不同。如果一切都已经不能再更糟,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

 

郝眉用平生最郑重的语气说完这段话,看着KO,内心忐忑。

 

KO思考了片刻:“你的理由真假。”

 

郝眉瞬间感觉自己像被戳破的气球,泄了气。

 

“不过……”KO露出几不可察的笑容,“就算你的说辞漏洞百出,我竟然无法让自己对你有所怀疑。好奇怪,好像你一出现我的直觉就默认你是可以信任的人一样。”

 

郝眉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从不是迷信的人,但此时他清晰的感觉到冥冥中注定的力量。

 

“我喜欢吃南瓜饼。”

 

“好!我们晚饭就去吃!”

 

 

 

13

 

吃完饭郝眉就带着KO去大排档辞职拿行李,老板还想挑事被郝眉三两句堵得说不出话。两个人拎着不多的行李在路上乱逛,看到一家黑网吧,郝眉毫不犹豫的进去,开了两台机子。

 

看到开机桌面幻想星球的宣传广告,郝眉才想起来2007正是这个游戏开始公测的第一年。他想了想,打开了这个游戏给KO玩。

 

KO似乎是第一次来网吧,对电脑游戏也很是陌生,不过郝眉只是简单的教了一下他基本操作,他就已经玩的有模有样。

 

在创建角色界面,KO仔细研究了各个职业,最终选择了花箭。他斟酌半晌,还是扭过头来问郝眉取什么名字好。

 

“……手可摘星辰。”郝眉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嗯?”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这是一首诗。”郝眉笑着解释。

 

KO点了点头,在角色名称下面打下了这五个字。

 

在KO研究游戏的时候,郝眉打开了网页在论坛和招聘网站找有没有写程序的临时单子。他得抓紧时间赚钱,给KO更好的学习环境。

 

KO凑过来看郝眉在干嘛的时候,他正好打开编码界面。像是想到什么,郝眉敲下一串代码,回车,一个个字符从屏幕上方掉落,最后在黑色的页面背景下形成一个爱心形状。

 

“好玩吗?”

 

KO看着屏幕点点头,一脸兴趣。

 

“这些都是小把戏,以前老师教来撩妹的。不过程序猿大多注孤生,这种奇怪的表白方式妹子都不太感兴趣。”

 

KO扭头看着郝眉,不太理解他某些字眼的意思:“你很厉害。”

 

郝眉揉了揉他的头:“我会教你的,带你编程入门。你很聪明,以后会成为了不起的程序员,比我厉害多了。”

 

被郝眉那一手吸引了注意力,KO停下了游戏,坐在郝眉旁边静静地专心看着郝眉码代码。郝眉手指飞快,一边敲一边偶尔向KO说一两个基础知识。码完整篇KO看郝眉的眼神简直上升到了崇拜。

 

郝眉有点小嘚瑟,毕竟放在正常时空只有他被KO在这方面欺负的份。思及此他忍不住一本正经地对KO从娃娃叮嘱起:“我们要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能用这个能力来改别人桌面查别人户口以及删别人珍藏的小电影,知道吗?”

 

KO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14

 

没有身份证,两人晚上找了个黑旅馆落脚。

 

说是黑旅馆其实环境还不错,只不过是带主题的情趣旅馆。郝眉看着房间中央巨大的粉色双人床和浴室连磨砂都没有的透明玻璃墙啧啧称奇。

 

难怪开房的时候前台小姐姐表情那么暧昧,大概是把他当成对未成年小男生有奇怪兴趣的变态了。

 

郝眉回头看KO,这小孩正在打量窗边一把绑着奇怪链子的椅子,他赶紧过去捂住KO的眼睛:“未成年不要乱看,这些对你这个年纪来说还太刺激了。”

 

KO:“……?”

 

 

洗澡前郝眉帮KO洗头。KO脱了上衣坐在浴缸旁,郝眉挽着袖子拿着喷头给他冲水。

 

洗发露在头上搓出了一团泡沫,KO闭着眼睛睫毛忽闪忽闪。郝眉看着他的脸想到他们之间曾经无数次的接吻,他也是这样闭着眼,长睫毛有时划过郝眉的脸颊。

 

郝眉感觉自己的心温热着被填的满满的。

 

冲好头发以后郝眉用塑料袋仔细扎住了KO不能碰水的左手,又有点担心的问道:“你一个人能搞定吧?”

 

“恩。不用左手就行了。”

 

“哎,我就说我帮你洗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你这个小身板,”郝眉伸出手戳了戳KO没什么肉的胸膛,“我暂时还没兴趣~”

 

KO沉默的“唰”的拉上了浴帘。

 

郝眉撇撇嘴去水池子旁洗酸菜鱼味的校服,搓着搓着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这道酸菜鱼是你做的吧?”

 

“嗯?”KO的声音模模糊糊的掺着水声。

 

“我远远一闻就认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做的菜什么味道?”

 

郝眉嘿嘿的笑:“和我想象中一样,反正就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好吃的味道。”

 

似是对他的胡说八道无语,KO不再搭话。

 

KO洗完出来,郝眉已经晾好了衣服坐在床边在纸上整理今天白天找到的工作信息。看到他出来,郝眉拿了条毛巾示意KO坐到他旁边给他擦头发。

 

“我刚才找到了个东西给你。”

 

KO头埋在毛巾里声音闷闷的:“什么?”

 

郝眉拿出了自己的钥匙,把花箭钥匙扣拆下来递给KO:“喜欢吗?”

 

KO仔细看了看认出了这是今天下午玩的游戏的角色周边。

 

“我没有钥匙可以用这个。”

 

“很快就会有了。”郝眉看着KO,眼睛亮亮的充满期待,“属于我们的家的钥匙。”

 

“……好。”

 

说完这些郝眉就把毛巾给KO自己去洗澡。走到浴室门口他勾着门回头对KO坏笑:“小朋友不要偷看哦。”

 

KO:“谁像你那么无聊!”

 

“哈哈哈哈哈!”

 

 

等郝眉洗完澡赤裸着上身出来的时候发现KO脸红红的,他走过去摸KO的头:“发烧了吗?脸怎么这么红?”

 

“没有!我要上厕所!”

 

郝眉看着他别扭地跑向厕所,一脸懵逼。

 

 

 

15

房间里只留了一盏小夜灯,两人各躺在床的两边分享同一床被子。

 

“睡不着吗?”

 

“恩……”KO似乎是叹了口气,“发生了好多事,感觉自己像在做梦。”

 

我也是。郝眉心想。

 

“以前外婆偶尔会给我做南瓜饼,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东西。

 两岁的时候,妈妈在外面打工因为意外去世了。十岁爸爸生病,用掉了家里所有积蓄还欠下一堆债,撑了没半年就没了。后来和外婆生活了四年外婆也过世了。

 很讽刺吧,明明有这样的名字却不断的失去亲人,到最后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他们都说我会克亲,外婆走了以后房子也被他们拿去抵债了。没地方去,我就来了C市。

 最开始什么都干,捡瓶子卖,一天能有几块钱,可以买两个馒头,捡到剩菜我也吃。晚上就睡在车站或者24小时银行,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那段时间的。”

 

郝眉喉头仿佛梗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好多地方不要童工,小孩儿吃的多却干不了什么活。后来找到一家餐馆洗盘子,那里的厨子对我很好,教我烧菜,才算有了点能活下去的手艺。

 不过那家店很快关门了。我去过很多家店,换过很多老板,有脾气好提供吃住还给钱的,也有看我是小孩一分不给的。一开始还会闹,后来就习惯了,能活下去就好了。

 有时候会觉得不公平,我只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了,可老天还是不肯给我一点好。活着看不到希望,人又为什么要活着呢。”

 

郝眉凑过去用尽全力抱住KO,“你要好好的,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变好。我会陪着你照顾你,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少年回抱住他:“我以为自己就会一直这样半死不活的过下去了,没想到竟然会遇到你。”

 

“你相信命运吗?”

 

“我以前一直想,如果有命运的话,我一定是恨它的。它夺走了我的所有。不过现在也许我会感谢它的仁慈,让我用我最后的好运遇见了你。”

 

郝眉看着KO,眼里隐隐有水光。

 

KO抚上郝眉的眼睛:“你的眼睛真好看,像星星一样。”

 

“快睡吧,乖。”郝眉在KO额头印下一吻。

 

“恩。”

 

如果有命运的话,我一定会恨它,没有让我更早的遇到你。

 

但是我也想感谢它,让我能与你相遇相爱,共度余下的半生。

 

 

—————————————

 

【不是番外的脑洞2】

关于郝眉洗澡的时候小KO究竟干了什么脸会变得那么红。

 

郝眉:额头不烫啊,不像是发烧。

KO:……

郝眉:难道是空调开太高?还是通风不好?要不要开窗?

KO:你赶紧把你衣服穿上!

郝眉:……噢。

 

—————————————

*您的好友K·未成年版·17岁·吃自己醋·O即将下线。

*爱心代码那个是我瞎编的业内人士请轻打脸,不知道小KO有没有看懂美人儿的这份表白呢~

 

明天结束章+KO视角番外


评论(1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