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嫁衣的正确使用方法

*嫁衣成太美味我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

*答应给基友的万字(四舍五入)肉文,没有逻辑,就是飙车。

*老年司机,无证驾驶,未成年人不要上车。

 

 

 

——————

 

每周总有那么五天不想上班。

 

这种想法到了周五下午更甚。

 

郝眉敲完了今天的代码,整个人提前进入周末状态,转着转椅刷微博等下班。然而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下班前十分钟肖奈来通知开个短会。

 

致一众纷纷表现出对老板无情剥削的不满,郝眉更是嘴撅的能挂油瓶,整个人吊在KO身上哼哼唧唧的磨蹭到会议室。

 

“在放周末前有个事情要和大家说。”肖奈双手撑着桌子,表情微妙,“下周三倩女新版本发布会大家都知道吧。”

 

猴子:“知道。这事儿不是早就定下来了吗?怎么,有临时情况?”

 

“也不算是临时情况,只是刚刚那边的负责人过来说上面决定给我们加点小节目,一方面增添节目趣味性,一方面也是为我们公司提高知名度,毕竟这次版本主打的新活动是我们提出制作的。”

 

“你是说抢亲?”愚公有点懵,“这我们能出什么节目啊,一群万年单身的程序员,别说抢亲了,妹子手都没摸过,上去表演写代码吗?”

 

肖奈摇摇手指:“节目他们已经想好了,服装道具也已经送达,现在就差个人选。”

 

众码农看着老板露出笑容,只觉得寒从脚起。

 

“主办方准备出个红毯秀,参与走秀的是参与这次活动的主创人员以及各大社团和coser。在最后有我们公司的出场,同时我们需要引出这次的重头戏——抢亲,所以负责人给我们安排了一个穿嫁衣的角色。”

 

话说到这里大家也都明白这次会议的用意何在了。大家三三两两眼神切磋数个来回,最后都将目光投向了郝眉。

 

郝眉正开小差,在桌子底下玩KO的手指,忽然猛地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仿佛千万柄眼刀都向自己biu了过来。

 

“不是,你们都看我干什么?!我告诉你们啊,想都别想,爱谁穿谁穿,反正我不穿。”

 

愚公开启忽悠模式:“美人儿,你可是我们公司的颜值担当,这红毯!走秀!倍儿面子的事情,还是得你去给我们公司撑场子啊!”

 

“你少来,平时没见你夸,有事儿了就可劲儿卖我。要说颜值最高,怎么不让老三去啊?”

 

“我有发言,要穿西装。”

 

“那微微师妹呢!”

 

“人家给我们和尚庙送来的衣服是男式。”

 

“那就愚公!猴子!哎呀反正谁都行凭什么让我去!”

 

美术组A:“他们不合适,没有你那种娇媚的感觉。”

 

美术组B:“对对对,眉哥你是最适合的了,请务必代表致一的美色出战!”

 

众人纷纷附议,郝眉心里委屈心里苦,拉住了KO的袖子:“KO你看看他们,他们都欺负我!”

 

愚公幽幽地添了把柴:“KO,你就不想看美人儿穿嫁衣的样子吗。”

 

KO挑眉,微微勾了勾嘴角:“有点兴趣。”

 

“你你你……你你你们……我我我……”郝眉顿时呼吸困难,捶桌顿足,“遇人不淑!交友不慎!”

 

“事成之后,奖金500。”

 

“……别以为用钱就能收买我的灵魂!告诉你们眉哥我最不缺的就是气节!”

 

“一千。”肖奈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成交!”

 

致一众均对郝眉再一次一千卖身的行为表示辣眼睛。

 

 

 

下班前肖奈把KO叫去了办公室。

 

“周三发布会,周一周二彩排,时间很紧,这个周末得把服装都确定好。”他把一个袋子递给KO,“郝眉的嫁衣,活动主办方送来的,身高尺寸应该差不多,细节处可能需要微调,你带回去周末让他试穿一下。”

 

“嗯。”KO默默接过袋子。

 

“对了,你知道我怎么从自动化控制专业毕业的吗?”

 

KO抬眼看肖奈。

 

“因为嫁衣。”说完这句意味不明的话,肖奈便不再开口了,露出神秘的笑容。

 

KO回敬一个微笑:“谢谢。受教了。”

 

不愧是致一两大高智商王牌,连日常交流都如此高深莫测,真是让常人难以理解呢。

 

 

 

时间:晚八。地点:家中。

 

吃饱喝足洗完澡,郝眉顶着一头湿发趴在沙发上翘着脚玩手机。KO洗好碗整理完厨房出来的时候,他手游打的正激烈。

 

“又湿着头发。”

 

“你帮我擦呗。”郝眉忙里偷闲给个示好的吻又继续埋头打手游。

 

KO对此表示受用,拿了毛巾坐在他旁边给他擦头发。郝眉打完一局换了个姿势,趴在KO大腿上,像只懒散的猫,舒服的快发出咕噜声。

 

“我把嫁衣带回来了,你试穿一下。”KO的语气类似刚做完一道菜你来尝尝。

 

郝眉瞬间爆炸:“什么?!”

 

“肖奈说周末要把衣服准备好,你先试试尺寸对不对,不合适的地方我给你改。”

 

郝眉坐起来使出一指禅戳KO的鼻子:“说到这个我就生气!他们今天下午那么针对我,你竟然不帮我,还跟他们一起欺负我!”

 

“可是我真的很想看你穿。”KO眸色深深,眼睛里燃着火苗。

 

郝眉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是真的只想看我穿嫁衣吗?还是……”戳着鼻尖的手挪到了KO脸颊点了点,“有什么小心思?嗯?”

 

“你说呢?”

 

“KO同志,组织希望你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投喂郝眉上,而不是一天到晚搞事情。”

 

“食色性也。”

 

郝眉撇了撇嘴,朝KO做个鬼脸,从沙发爬起来找衣服。KO拿出袋子,想跟郝眉一起进房间,被郝眉拦在了门外。

 

“跟进来干嘛,想看我换衣服啊。”

 

KO喉结轻微的滚动了一下。“反正都看过很多次了。”

 

“去去去边儿去,成天耍流氓。”郝眉砰的关门,给KO吃了一嘴灰。

 

 

 

等待的10分钟有点儿漫长,KO感觉自己很久没有如此焦躁过了。以至于郝眉出来的时候他急切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佳人红衣。

 

郝眉笑着转了个圈,给KO展示衣服。火红的嫁衣,用金线镶着繁复的花纹,样式简单却华丽。尺寸似是正好,得当的剪裁勾出美好的身段,显得人更高挑有气质。

 

“我还没穿过这么红的衣服呢,感觉有点夸张啊。”郝眉笑的有些害羞,眼睛水汪汪的看向KO,“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KO一眨不眨的盯着郝眉。

 

最是那低头一笑,千种风情绕眉梢。

 

“啊,那就好,我还怕自己穿着会怪怪的。还有这腰带也太紧了,勒的我胃都要挤出来了,我晚饭也没吃太多啊,就两碗饭五个鸡翅一盘红烧肉三碗肉圆汤而已——难道是我长胖了!”郝眉一脸惊悚。

 

“腰带脱下来,我帮你改改。”

 

 

 

郝眉光着脚坐在床边,两条腿挂在边上晃悠晃悠。没有腰带的束缚,中衣松松的垂着,外衣披在身上,显得更加轻便随意。KO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拿着针线改腰带扣子,郝眉看着他高冷的脸和贤惠的动作,被反差萌萌得笑翻在床上。

 

KO显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傻了?”。郝眉也不解释,自顾自的抬起一只脚朝KO虚虚的一踢:“吃我臭脚丫攻击。”

 

“快把袜子穿好,别感冒了。”KO又低头缝扣子。

 

郝眉看KO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动了歪心思。他慢悠悠的伸着脚靠近,脚趾沿着KO小腿滑到大腿,再慢慢深入探到不知名的地方,隐秘地摩挲。

 

KO动作一僵:“别闹。”

 

郝眉撇撇嘴:“没劲。有贼心没贼胆。”

 

他刚想把腿收回来,被KO一下子扣住了脚踝。“没劲?”KO挑眉,小指轻轻划过脚心。

 

郝眉痒得想缩回脚,却被更用力的抓住。KO另一手放下针线,托住这人的脚,嘴唇亲上脚背,又慢慢沿小腿往上舔吻,在郝眉忍受不住再一次收回脚时顺势向前,把他扑到在了床上。

 

“干嘛呀。”郝眉巴眨巴眨眼明知故问。

 

“干你。”


一辆破板车



第二天早上起来,郝眉撑着自己的老腰哼哼唧唧的去卫生间洗漱。KO正在水池子里洗嫁衣。

 

虽然昨天还保有理智的抢救了外裤,然而最为重要的外衣因为后来玩high了完全抛之脑后。等两人黏黏糊糊的去洗澡清理脱衣服的时候才猛然想起这是公家的衣服,而且下周还要穿去走红毯。

 

此时这件可怜的嫁衣已经皱的不像样,还沾满了你的我的酱酱酿酿的蜜汁液体。

 

郝眉气的直接把衣服都丢给了KO,表示洗不干净就让KO以后都搬回自己的小房间睡。

 

于是KO现在正在为了自己今后的幸福生活努力搓衣服。

 

郝眉叼着牙刷嘴里含含糊糊:“好好洗啊,千万别留下什么印记,不然愚公他们又要来八卦。”

 

说着又扯开睡衣领子,审视自己被啃了好几个吻痕的锁骨:“哎,幸好这里还可以用衣服遮住,”然后转头批判肇事者,“你说你是狗吗咬这么重!”

 

KO两手沾满泡沫也不擦就用手臂圈住了郝眉,低头在郝眉脖子上一阵吮吸。

 

“诶诶诶干嘛呢!说你是狗你还真又咬上了!……等等快松口又要留印子啦!!!”

 

直到脖子上被种了个鲜红的草莓KO才松口。郝眉赶忙照镜子,发现已经无可挽回,一下气急:“你干嘛呐!我这样下周走红毯不就全被看到了吗!”

 

KO继续回去搓衣服,半天闷闷的冒出一句:“我好像后悔了。”

 

“后悔什么?”

 

“同意你穿嫁衣。”

 

郝眉皱着眉想了一会,忽的又露出了嘚瑟的笑容。他凑过去在KO耳边说了句话,没等KO反应就溜出了卫生间。

 

KO看着他扶着腰逃窜的身影,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今天,也是美人儿对KO撩了就跑的一天呢。

 

 

 

END

 

——————

 

*肝了两天补完不良人网剧和动画,又肝了一天憋出一篇肉,感觉自己被掏空。

*沉迷大成无法自拔。

*被嫁衣成迷得极度想开车,码完这篇接着回去更《梦》,对不起各位等文的小伙伴!土下座!


评论(20)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