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梦(三)

*说明、时间线及部分私设见前。

*今天专心甜。

*我只是想写一篇美人宠爱小KO的甜饼自我满足,美人儿快停下你悲惨的脑洞。

*珍惜现在傲娇话多会害羞的小KO吧,等穿越回去可就再也没有这么坦诚可爱的娃了。

(这么一想还是别穿回去了)

(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个变态在对未成年动小心思)

(您的好友K·现代版·26岁·老婆走丢·即将黑化·O正在酝酿大招)

 

 

—————————————

09

 

排队缴费配药,折腾到11点终于有空坐下来。医生给开了吊瓶的消炎药,郝眉陪小KO去输液室扎针。

 

明晃晃的针头戳进去的时候,他紧张兮兮的小声安慰:“别怕别怕,一会就好了,不疼。”KO一脸别扭,吐槽几乎写在了脸上: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郝眉看着护士小姐姐固定好针头,只顾着热忱的道谢,假装没发现旁边少年嫌弃的表情。

 

已是深夜,输液室没剩几个病人,零散的分布在各个角度,都安静的休息。KO一手扎着针,一手裹着绷带,两只手都规矩的放在扶手上,正襟危坐的样子又正经又像是有些局促。

 

沾满了酸菜鱼汤的校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郝眉本想扔了那衣服,KO一副要跟他拼命的样子,两人只好各退一步,问护士要了个塑料袋把衣服放进去扎紧袋口,连带着酸菜鱼的香味一起放在脚边。还好,塑料袋质量不错,不然消毒药水味和酸菜味混合在一起那画面估计够呛。

 

没有外套,KO就只穿着一件洗到松垮得失去形状的白色长袖,下身估计是校服配套的裤子。郝眉猜想应该是初中校服,裤子已经明显不够他穿了,坐着的时候裤脚管缩到了小腿的一半,露出纤细的脚踝。

 

郝眉从没想有一天会用“纤细”这个词来形容KO。他所熟悉的,是那个精壮有肌肉,瘦却充满力量,强悍又无所不能的黑客,而不是面前这个看上去就是营养不良的小豆芽菜。

 

明天得带他去重新买套衣服。郝眉想着。

 

尽管医院开着空调,只穿着一件长袖在这种初冬的夜里也显得太单薄了。郝眉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在KO身上,那少年一愣,刚想推拒就被郝眉用大衣更紧的裹住了肩膀。

 

“穿着,别感冒了。”他捏了捏KO的右手心,因为输液少年的手有些冰凉,郝眉小心的避开针口,把KO的右手放进自己手里捂住。

 

少年看着被握住的手,像是羞赧的轻微挣了挣,又慢慢放松下来,暖意从手心传递,渐渐整个人似乎都因此暖了起来。

 

“K……哦不是,”郝眉斟酌着该怎么开口,“我该怎么叫你?刚刚在医生那听你说你叫柯团圆,我能叫你……”

 

“不要叫那个名字!”一直没有表情的少年第一次露骨的表现出了自己的厌恶,吼完忽然意识到这只是没来由的迁怒,偏过头似是解释,“我讨厌这个名字。”

 

郝眉随便一想也知道这孩子对“团圆”这个名字如此抵触的原因,对于他来说这个名字根本没有幸福感,只有满满的讽刺。

 

“那……团团?圆圆?”郝眉脑子里浮现出某两只国宝大熊猫圆滚滚的身影,又想到平时总是只穿黑白两色的KO……仿佛也有种微妙的萌感。

 

少年明显有点无语:“不要,好幼稚。我叫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

 

“如果是未来监护人的关系呢?”郝眉认真的看着KO,用极其郑重的语气说道:“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生活?你可以继续上学,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再也不用起早贪黑赚钱,也不用受别人欺负。我会照顾你,一直到你上完大学。”

 

这不是一时起意,从刚才在出租车上郝眉就开始考虑这件事。既然他穿越到了这里,就不可能继续放任KO这样下去。他这么聪明,完全可以有更好的未来。郝眉甚至想就算找不到回到正常时空的办法也无所谓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应该做什么。KO照顾了他那么久,也是时候让他来疼惜这个从小就没有多少温暖的人了。

 

但是对面的孩子显然被这句话惊到了,他迟疑了片刻以后开口:“我得回去问一下我奶奶。”

 

“奶奶?你家里不是已经没人……”郝眉条件反射的反问,在看到KO瞬间戒备起来的眼神以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孩套路了。

 

“你怎么知道我家里没人?你认识我?”

 

不应该因为他还是个小孩就放松警惕的!郝眉想到平日里KO的腹黑无口,暗自后悔。面对小KO的质疑,他只能顾左右而言他赶紧把话题扯开。

 

“我也是一个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想找个人搭伴,毕竟一个人初来乍到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况且,你不想继续读书吗?你还这么年轻,不应该埋没在小餐馆里。”

 

KO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为什么选我?我只是个拖油瓶,供我读书不过平白增加你的压力没有任何好处,我只是让自己活下去就已经拼尽全力了。你难道是来做慈善的吗?”

 

“我喜欢你!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必须保护你!”

 

郝眉也没过脑子直接说了出来,说完才惊觉刚刚这句话有多么暧昧。他一个24岁的成年男性竟然对一个17岁少年说出了这种类似表白的话。

 

可是说都说出来了收也收不回,郝眉只能寄希望于这孩子能普通的把这个“喜欢”理解成长辈对孩子的喜欢。

 

小KO听了这话脸一下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回了肚子里,默默把头扭向另一个方向。

 

“如果你不反对我就当你同意了啊圆圆。”郝眉破罐子破摔干脆厚脸皮到底。

 

“不要叫我圆圆!”少年气急。

 

“好好好,那团团?”

 

“……”

 

“你总得让我知道该怎么叫你……”

 

“……随你。”

 

郝眉信口瞎编:“KO如何?K是柯,O是个圈可以代表圆。还可以取他Knock Out的意思,绝对胜利,是不是有种迷之中二气息?”

 

“中二是什么意思?”KO一脸迷茫。

 

郝眉才想到这是2007年,还不知道有没有“中二”这个词,再仔细一想这个词好像并不是褒义,可是说都说出来了作为大人的这个比得继续装,他只能忽悠小孩:“就是很酷的意思。”

 

“噢……你喜欢就这么叫吧。”

 

“好!小KO!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了,你得叫我哥哥。来,叫声哥哥来听听~”郝眉觉得自己活像调戏良家妇女的不良青年。

 

KO红着脸挣扎半天还是没叫出那声“哥”,郝眉也没说什么,只是宠溺的揉了揉KO的头。

 

 

 

10

 

等点滴的时间又无聊又漫长。郝眉本来一直看着KO,想把他九年前的样子深深印入脑海,但是目光太过于灼热,少年被盯得浑身难受,严重抗议了这种“盯夫狂魔”行为。于是他只能靠在椅背上仰着头数吊瓶滴下来的水。

 

数到第六次七十八,郝眉终于坐不住了,想着找个话题跟旁边的小孩套近乎。他本来就不是个安静的人,现在心心念念的KO就坐在旁边,郝眉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又怕自己的“自来熟”吓到这个还没有完全放下警觉的孩子。

 

正当他找不到借口说话时,忽然听的旁边少年肚子“咕——”的一声,绵长辗转,在深夜安静的输液室显得格外清晰。

 

KO用受伤的左手捂住肚子,眼神飘忽的看向远处,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饿了?”

 

“不饿。”KO反驳,然而肚子并不受他意念控制,又倔强的叫了起来。少年抿唇不语,耳朵泛红,羞愤的恨不得把自己埋了。郝眉看着他别扭的样子只觉得这孩子真是可爱爆了。

 

“嘴硬,肯定都没吃晚饭。等我一会啊,我去超市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医院的超市倒是24小时开着,只是吃的东西并不多。郝眉买了一袋豆浆,两个茶叶蛋,三个包子。不知道KO喜欢什么馅儿的,就选了大肉包,心想长身体多吃点肉总是没错的。

 

拿回去以后才犯了难,KO右手扎着针,左手包着绷带,再没有第三只手用来拿包子了。郝眉是很想喂他的,无奈这小孩害羞的很,宁愿自己用伤残的左手以纠结的姿势吃也不肯让郝眉喂,只能在旁边帮他剥茶叶蛋。

 

郝眉被小KO的别扭劲萌的不行。大KO就像只大尾巴狼,还是属流氓的那种,一天到晚就爱明里暗里调戏郝眉,脸上还一副面瘫,根本不知害羞为何物。反观现在动不动就脸红的小孩儿,郝眉只想使劲把以前的份都欺负回来。

 

KO哪知道旁边人邪恶的心思,还在认真的啃包子,定定心心一口一口,像是品味什么珍馐。郝眉剥完一颗蛋,递到KO嘴边:“啊~张嘴~”

 

少年迟疑片刻,然后就着郝眉举起的手咬了一口,慢慢咀嚼咽下去。再吃第二口,舌尖扫过郝眉指尖,痒痒的。

 

“好吃吗。”郝眉笑的眉眼弯弯。

 

“嗯。”KO望着这笑脸,竟有些移不开视线。

 

“那肉包呢?给我尝一口。”

 

KO直接把自己吃了一半的包子递了过去,郝眉也就那样咬了一小口。砸砸嘴,味道很是一般,郝眉越发感到自己的舌头已经被KO养的太刁了。抬眼看到少年正紧紧的盯着自己,两人距离很近,郝眉忽然脸一热。

 

“还行,也就那样吧。”郝眉一阵心慌匆忙移开了视线,少年那一瞬间的眼神竟让他想到了九年后的充满侵略性的KO。

 

少年也像是意识到了刚才自己的眼神太赤裸,默默收回了目光,脸红红的,只敢用余光小心的瞟着郝眉。

 

我难道是被一个比我小7岁的小孩给撩了?!郝眉腹诽,调戏不成反被套路,眉哥很是郁结。

 

挂完水已经凌晨一点,小孩困得头一点一点的。郝眉帮他按着棉球止血,让他枕在自己大腿上睡觉。他睡得并不安稳,眉头总是皱着,睫毛忽闪忽闪的,像是在做并不愉快的梦。

 

郝眉终于能仔细的看看他,用手指轻轻的抚过KO的额头,脸颊和柔软的唇。他的心被塞的满满当当,在胸膛里沉重的跳动,又柔软轻浮的像一片羽毛,随着怀里少年的呼吸颤动。

 

郝眉低头,在KO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像是被这个吻驱散了噩梦,少年渐渐安稳下来,眉头舒展沉沉睡去。

 

 

 

11

 

第二次在椅子上醒来,郝眉感觉自己的老骨头快散架了,哼哼唧唧的揉着脖子,整个人都“我已经是个废人jpg”。

 

天已经亮了,应该在身旁的人不知所踪,大衣盖在了自己身上。郝眉顿时吓得睡意全无,甩开衣服跑出去找人,直到看到坐在外面呼呼吹着粥的小孩才把心咽了下去。

 

KO看着郝眉一脸严肃的跑出来有点懵:“怎么了?”

 

“以为你跑了。”郝眉没好气的回答,“对于你这种不跟监护人打招呼就到处乱跑导致监护人差点心脏病突发的行为我表示强烈谴责。”

 

KO:“……看你还睡着,就没叫你。”

 

他从旁边拿出另外一盒粥递给郝眉,盖子盖的紧紧的,打开还冒热气。郝眉接过来坐在他旁边,两人一起吹着粥呼噜呼噜喝。

 

“没有筷子吗?”

 

“没有,忘拿了。”

 

“算了,这粥这么稀,用筷子也捞不到什么内容。”

 

“两毛一碗当然稀。”

 

“我想喝皮蛋瘦肉粥,滴香油的那种,KO你会做吗?”

 

“……希望你作为监护人不要跟我撒娇。”

 

郝眉撇嘴,“我们现在这样像不像讨薪的民工?”

 

KO一脸认真:“我可以用亲身经历告诉你,工地不收未成年和像你这样瘦弱的。”

 

“怎么说话呢!你哥我一米八零比煤球还黑比牛还壮!”再不济也是个IT民工,郝眉愤愤不平。

 

KO却不再跟他搭话了,闷头喝着粥,半晌冒了一句:“以后做给你吃。瘦肉粥。”

 

郝眉终于露出了自穿越以来第一个灿烂的笑容。

 

 

 

—————————————

【不是番外的脑洞】

挂水,有一个人人都会有的副作用。

那就是容易跑厕所。

即便是充满偶像包袱的KO也不能避免。

比如此时此刻。

KO只觉得如坐针毡。

 

KO:我要上厕所。

郝眉:我陪你去。

KO:你帮我把吊瓶挂那就行了。

郝眉:不行!你两只手都不方便,我得进去帮你!

KO:算了我不想上了。

郝眉:这更不行,会把膀胱憋坏的,到时候年纪大了就各种尿频尿急尿不尽……

KO:那你只要帮我拿着吊瓶就行!

郝眉:我怕你手抖瞄不准万一尿鞋子上……

KO:我只是烫伤不是残废!!

 

便池前。

郝眉背对KO举高吊瓶。

郝眉:你怎么没动静?

KO:……你在旁边我……

郝眉:尿出不来?

KO:……

郝眉:那我给你吹段口哨助助兴?

KO:闭嘴!!

 

今天的K莫也是如此和谐甜蜜呢。

 

—————————————

*无论什么时候的KO美人儿撩起来都是如此得心应手

*下章还是甜

*如果最近不更新一定是因为沉迷大成的新剧

*给大家安利不良人,大成子世界第一可爱


评论(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