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梦(二)

*说明见前


【时间线二】

关于KO(26岁)

2004年(14岁)失去双亲—2005年到C市—2007年(17岁)本文


*私设:

KO

原名柯团圆,后改名柯远

生日1990.02.16

(其实这个名字还是挺萌的不是吗[doge脸])


—————————————

06

 

郝眉顿觉呼吸不畅。

 

2007年,九年前。

 

从刚才一直萦绕在心头的违和感终于得到了解释。并不是建筑老旧,也不是大爷的诺基亚古董,行人的装束更没有任何问题。一切都在正轨上缓慢前进,格格不入的只有他自己。

 

本以为只是空间错乱,没想到连时间一起穿越了。倒是省了折腾车票的钱了,本来还想如果搞不定还可以求助人民警察。

 

一时间他竟不知该哭还是笑:警察叔叔可不管穿越时空啊!

 

郝眉也不管脏不脏,靠着街边商店的白灰墙抱肘陷入沉思。他安静的一声不吭,脑内的弹幕却是已经炸开了锅,无数稀奇古怪的想法涌上了心头。

 

我真的穿越了?可是我还是我自己的样子,并没有变成九年前的小孩,所以我是整个人掉进了虫洞吗?

 

如果我现在打电话给九年前的自己会怎么样?我是不是可以改变过去?莫非这是神赐予我的验证“祖父悖论”的机会?

 

我真的是穿越回了我所在的时空吗?会不会是另一个平行世界?也许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郝眉这个人?

 

不过刚才看到的报纸内容,几乎都是和我所知道的九年前的历史相符,这里多半就是我所在的世界,只是时空发生了错乱。

 

万事皆有因果,假设有这么一种不知名的力量让我穿越到了过去,它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让我改变什么吗?应该不会是为了改变我的过去,且不说C市离老家隔了几个省,重要的是自己保留了成人形态,要是和九年前的郝眉相遇绝对会产生时间悖论。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者说为了谁?我又该怎么做才能回到正常的时空呢?

 

毫无头绪。

 

郝眉觉得自己像个被扔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副本的萌新玩家,不仅没有攻略,连npc提示都没有,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任务究竟是什么,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他仰头长叹——

 

爸,妈。

 

你们的儿子似乎遇到了24年的人生以来最大的危机。

 

 

 

07

 

郝眉心想应该感谢肖奈用平日的折磨让他锻炼出了极强的抗压能力,使他即便身处现下依旧能维持思考不陷入崩溃。尽管不知道终点在哪,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也无从得知,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长期保持一个姿势让郝眉麻了半个身体,他倒抽着凉气把自己从墙上摘下来,象征性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麻劲过去,腹中饥饿感接踵而至。他想起来中午只吃了速食水饺,又和KO胡闹了好一会,穿越过来更是一直在消耗脑细胞,肚子早该饿了。

 

秉着“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的终极原则,郝眉放弃纠结,随便找了家路边大排档解决晚饭。兜里钱虽然有,但一想到前途未卜,归期渺茫,他还是决定省着点,只点了一份蛋炒饭。

 

饭太硬,青菜太老,仅有的两块炒蛋倒是吃到了三个蛋壳。郝眉愤愤的点评着这顿不尽人意的晚饭,在心中默默流泪:好想KO。想念KO烧的菜,刚被肖奈剥削分开了半个月,还没来得及重温KO的手艺,就不幸穿越。郝眉心想如果自己就这样回不去了一定会死不瞑目抱憾终身!

 

糖醋排骨,粉蒸肉,蛋黄鸡翅,酸菜鱼……郝眉就着脑内想象的KO的菜扒饭。酸菜鱼,酸菜鱼……酸菜鱼?!

 

郝眉怀疑自己因为过度想念产生了幻觉,他似乎在空气中闻到了隐约的熟悉的酸菜鱼的香味。

 

猛地抬头循着味儿望去,一个穿着旧校服的少年正在给对桌上酸菜鱼。少年寸头,个子很高却不壮,甚至可以说是与身高不符的瘦削,宽松的运动校服外套套在他身上显得空落落的。

 

童工?!郝眉咋舌。

 

对桌的大汉似乎是喝高了,直直的站起来,也不看路就迎着面朝少年走去。大排档室内空间本就小,少年无处避让,又怕滚烫的酸菜鱼泼到别人身上,只能将大碗靠近自己。没想这哥们是真喝懵了不管不顾还是撞了上去,汤混着热油都泼在了少年身上和左手上。

 

大汉撞到了障碍物仿佛恢复了一丝清明,看到面前的小孩后大吼:“没长眼吗?往哪走呢?”骂骂咧咧又是一串听不太懂的方言,郝眉有点受不了一个大男人欺负小孩子,刚想站起来阻止,在厨房的老板听到动静赶忙出来看情况。

 

看到地上的酸菜鱼和摔碎的大碗,老板心痛的不行,不问缘由一个耳光子已经扇到了少年的脸上。郝眉瞬间正义感炸裂:这世界上还能有这么欺负人的事儿?!是可忍你眉哥可不能忍!上去就拉住了老板即将落下来的第二个巴掌,护住身后的少年。

 

“你还能不能讲道理了?明明是刚才那个人撞了这小孩,你倒是不由分说一顿打,当别人都瞎吗?”

 

老板没想到会有人多管闲事,神色极其不耐烦:“我管教我的人碍你什么事,他打翻了客人的菜我还不能教训他了吗?”

 

“不就一份酸菜鱼吗,这钱我付了。倒是你再这样打人我可要报警了,这孩子还没成年吧,你猜警察来了是帮你还是帮他呀?”

 

对桌大汉的朋友看情况不对也来调解,按着喝醉的男人表示愿意承担损失。老板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对着少年小声骂着“赶紧洗洗进来继续帮忙”就转身进了后厨。

 

郝眉这才回头看向身后人:“你怎么样?还好吗?”

 

少年低着头一言不发,不知道是被烫到痛得说不出话还是刚才被一巴掌扇傻了。郝眉只能牵着他没受伤的右手带他去水池旁清洗。

 

郝眉小心的拿起少年的左手放在清水下冲洗,纤长瘦削的手已经烫的通红,有些地方渗着些微血丝,水泡也慢慢冒了出来。看得出来原来是一双好看的手,也不知道这么一烫会不会留疤,想到这心疼更甚,轻声问面前少年:“有点严重,要不我陪你去医院吧?”

 

少年迷茫的抬起头,一副努力收敛所有表情的样子,只有泛红的眼眶显示出他正忍耐剧痛:“你说什么?刚才好像被打到耳朵了,有点耳鸣,听不清。”

 

在灯光下近距离的看到这人的脸,郝眉感觉心脏忽然漏跳半拍。少年似是还没长开,但眉宇间的已有几分凌厉,尤其是一双黑色的眼眸,深沉美丽却带着不应该属于这个年纪的冷漠。

 

好熟悉,这样的眉眼,就像是……郝眉心如擂鼓,答案呼之欲出,但这一切太过于戏剧性,他不敢确定。九年的时光会让一个人的相貌发生巨变,更何况这还是个正在成长期的少年,大概是认错了,郝眉自我宽慰,心里却还是隐隐有了莫名的预感。

 

“我说,我带你去医院。”他温柔的重复,语气却从疑问句变成了不容拒绝的肯定句。

 

“不去。”少年偏过头,“我没事。我还要去厨房帮忙,今天的钱还没拿到。如果老板生气开了我,又要重新找工作很麻烦。”

 

“这老板这么打人你还要留在这?”郝眉又惊又气急。

 

少年倒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偏着头反问:“不然呢?我这样的,有人要就不错了,就算换个地方干,受到的待遇又会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郝眉感觉自己心脏被捅了个大窟窿,暗黑浓烈的血液咕咚咕咚的翻涌出来,又烫又疼。他看着面前的少年,看着他忍痛不说还梗着脖子故作没事的表情,一时之间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

 

 

 

08

 

郝眉最终还是把这倒霉孩子带到了医院。连蒙带骗,甚至恐吓他如果手坏了以后就再也不能干活了,这才让他点了头。

 

打的到最近的医院,挂号就诊,两人倒是默契的没再开口交流。少年总是低头垂着眼睛不知想着什么,间或偷偷瞟一眼郝眉,目光犹豫又困惑,几次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闭了口。

 

郝眉大概知道他想问什么。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怪叔叔上来就拉着他到处跑,是个人都会奇怪,还好自己形象比较有亲和力,不至于被当成人贩子。

 

他无声的扯了下嘴角,这种情况下自己竟然还有心思想玩笑话。可是他是真的没有余力去跟这个孩子解释了,心里乱糟糟的一团。他想,他是有很多办法去验证自己的猜想解开自己的疑惑的,但是在真相如此接近的时候他竟然感到害怕。

 

“我十四岁的时候家里就没人了……”

“这些都没什么,比以前好多了……”

“在各种各样的小餐馆打过工……”

“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过去,还是不说了……”

 

各种细碎的片段拼在一起,郝眉觉得自己的脑子快炸了。

 

少年坐在椅子上接受治疗,医生处理好伤口之后回到了办公桌前填写病例。郝眉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那孩子全程痛得发抖却没吭一声,到包扎完几乎出了一身汗。

 

“姓名?”

“柯团圆。”

 

诶KO原来你叫柯远啊,名字还不错啊干嘛老不告诉别人,我还以为你会叫什么建国啊华伟啊之类的,那可确实土掉渣。

我改过名字。

嗯?那以前叫什么?告诉我告诉我嘛!

不行。

你不说那我只能默认就是建国了!哈哈哈。

 

“出生年月?”

“1990年2月16日。”

 

啊你生日是2月16啊,都已经过了,不能帮你过生日了。

没关系。

恩!今年不行还有明年,明年我一定给你过一个隆重的生日,到时候请老三愚公猴子他们都来玩!哎呀不行不行,他们来了你还得做饭,那么辛苦不能便宜他们,还是出去吃比较好。还要给你准备一个礼物,放心你眉哥准备的东西一定让你惊喜!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籍贯?”

“J省M市。”

 

KO你老家是身份证上写的这个吗?

后来改过住址,出生在M市。

噢~听说那里风景很好,我们以后去玩吧,你带着我,我想去看看你长大的地方。

好。

 

“这个药每天三次每次一片,药膏早晚涂。三天内手不要碰水,注意饮食清淡禁辛辣……”

“嗯。”

 

医生和少年一问一答,郝眉的思绪却飘到了远方。他想起了两人去办房产证那天,他第一次看到KO的身份证,兴奋的叽叽喳喳说了半天。当时他想自己终于又对KO知道得更深了一步,尽管KO对自己的过去总是言之甚少,但他们还有那么多时间去互相了解,总有一天他会看到完整的KO。

 

他那么喜欢KO,那么想知道KO的一切。他想过总有一天自己会知道关于他所有的事,却不曾想真相是这样来临,如此切肤,如此真实,就这样在自己眼前重现。

 

郝眉抬起头,眼眶红的几乎滴出泪来。




—————————————

*小KO 属性:隐形傲娇 特长:装小大人 

*趁小KO还没长成三无少年赶紧调戏啊美人儿!

*和未成年人酱酱酿酿是犯法的。

*可是我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想开车。

评论(1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