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博存文处@不等差数列An

【K莫】梦(一)

食用说明:

*略带玄幻,带玄幻,玄幻。重说三。

*私设多。

*傻白甜萌归K莫,OOC归我。


【时间线一】

关于郝眉(24岁)

2010年 高中毕业开始玩幻想星球—2015年夏 大学毕业—2015年末 KO走后门—2016春 “真·走后门”—2016夏 领“证”—2016秋 本文时间


—————————————

01

 

KO回来的那天正好是霜降。

 

夜里下了雨,早上也没有放晴,郝眉从一个人的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没忍住打了两个寒颤。洗漱完毕,并特意吹了个造型,透过落地窗看了看室外人行道残留的积水,他还是决定从衣柜里翻出了初春买的加绒大衣和围巾。整装完毕站在全身镜前面臭美片刻,郝眉满意的露出了笑容,哼着歌叼着两个包子跑出门去接KO回家。

 

上午10点,班机准时抵达帝都机场。先出出口的是带着墨镜的肖奈,虽然风尘仆仆但是周身仍是散发着高冷气场,微抬的头勾出凌厉的脖颈,仿佛某个微服潜行的明星——直到他发现了人群中站在郝眉旁边的贝微微。冰山瞬间破功,嘴角忍不住的满溢了笑。

 

微微也看到了她家大神,三两步就跑了过去跟肖奈抱了个满怀。郝眉跟上去撇了撇嘴:“老三你可算回来了,看把我们微微师妹给急的,独守空闺半个多月你也真是够可以的。”

 

猛然想起这还是在大庭广众,微微赶紧松开了肖奈,红着脸奋力反击,“美人师兄,你到底是在说我还是说你自己呀。真不知道每天在办公室哀嚎着‘KO怎么还不回来’的到底是谁。”说完回头和肖奈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露出了迷之微笑。

 

“诶诶诶,微微师妹有你这样的吗,说好的统一战线呢?算了算了,你眉哥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郝眉没想到微微临阵倒戈,前天还心心念念大神出差半月未归今天就和肖奈一起调侃自己,气急的摆了摆手转身去后面找KO。

 

人群中一身黑的KO特别注目,简单的秋装在这秋末初冬的季节显得有些单薄,他站在原地把行李箱放在一旁,紧紧的看着小步奔向他的郝眉,目光灼灼,冷淡的表情浮起了一丝笑意。

 

郝眉站在KO面前,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黝黑的瞳仁望向对方的眼睛,咧着嘴露出招牌笑容:“想你了。可算回来了。”说罢解下了自己的围巾围在KO脖颈里,又把对方微凉的右手揣进了大衣左口袋,“说好一周就回来,拖成半个月。现在气温变化这么快,你带的衣服肯定不够,又是流感高发季,万一生病了老三那个魔鬼不会给你算工伤的!让你自己去买两件衣服又不肯……”

 

KO嗅着围巾上郝眉残留的气息,看着面前人又皱眉又心疼的样子,耳边是他停不下的话,整个人从心底里暖了起来。捏了捏风衣口袋里郝眉的左手,“我也想你了。我回来了。”

 

小话唠立马停了嘴,默默的在口袋里用力的回握,耳尖泛起可疑的红色。

 

“咳咳——”肖奈牵着微微的手一脸好笑的看着这俩人的小动作,“虽然很不忍心打扰你们久别重逢,但是作为有人情的BOSS,现在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接下来三天,给你们两个人放个短假,有什么话你们可以回家慢慢说。”

 

郝眉一脸了然:“明明是你自己也想放假跟微微师妹酱酱酿酿……道貌岸然!”

 

“那你们今天下午就去公司报道吧。”

 

“诶别别,老三!我刚刚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02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被按在门板上亲了半晌,小别胜新婚的两人都有些情难自制,郝眉脸颊泛红、眼里含着水汽气息不稳的喊着KO的名字,一边把脸凑上去送上自己的吻。KO只觉得整个人气血上涌满脑子全是不可描述的黄色废料,他右手扶住郝眉的脖颈以便寻找深吻的角度,左手熟稔的解开大衣扣子从衬衫里伸进去,沿着脊椎一路往下,探进牛仔裤里暧昧的抚摸股沟。

 

郝眉被KO略带凉意的手激得战栗,又觉得这手仿佛带着火种撩起了一片燥热,他难耐的呻吟从两人紧密的唇齿间漏出,下面也有了反应,双手抚着KO精壮的脊背把下身往对方身上蹭。

 

一边亲吻一边纠缠着扑向沙发,剥下来的大衣和围巾全被扔在了地上。郝眉被压在沙发上皮带尽散,衬衫只剩半边还挂在胳膊上,赤裸的上身在微凉的空气里起了疙瘩,又迅速的燃烧成一片淡红,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几乎让KO想把这人就地正法。

 

然而。

 

“咕——”郝眉的肚子在这关键时刻抗议了。

 

两人皆是一愣。然后郝眉爆发出了一阵狂笑,仿佛刚刚十足十破坏风景的声音和他毫不相关一般。

 

KO直起身来看着笑成一滩的郝眉扶额:“你饿了吗?没吃早饭?”

 

郝眉忍住笑,眉眼弯弯又故作认真:“吃了,但是又饿了,各种方面的饿”

 

想了想确实也到午饭时间,KO为自己刚才差点走火到忘记饭点感到懊悔。郝眉胃不好,按时吃饭明明是一直以来最让自己放在心上的。

 

“先吃饭。我去看看有什么能做的。”KO冷静的帮郝眉整理好衣服,内心只觉得自己的自控力已经修炼到超凡入圣,某个不知死活的人还在隐晦的部位撩火:“真不来?你的小兄弟还好吗?我给你先咬出来?”

 

“先喂饱你的胃,再喂其他。”KO语气带着点无奈,“不想明天后天都吃流食就把你的手从那儿挪开。”




03

 

KO出差半个月,郝眉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庙已经委屈地不行了。先是连吃一周外卖,本以为KO该回来了,没想到临时有事又拖延一周。第二周郝眉实在是受不了外卖浓重的味精,去超市买了10种不同口味的速冻水饺,每天一袋,吃到今天正好还剩两袋。

 

KO看着空荡荡的冰箱和冷冻室里的水饺,表情有点严肃,心想刚刚应该买点菜回来。郝眉倒是心疼KO刚下飞机不舍的他又劳师动众的做饭,坚持随便下点水饺吃。实在没有其他食材,KO也只能同意。

 

两个人挤在并不大的开放式厨房守着一口锅咕嘟咕嘟的煮着饺子。郝眉松松垮垮的穿着刚才被揉皱的衬衫,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KO身上,盯着锅里翻腾的泡泡,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KO:“出去了半个月,有没有带点什么土特产回来呀?”

 

“没有。”KO吻了吻郝眉蹭在他耳边的脸颊,“不过有个东西带给你。”

 

“什么东西?”

 

KO绕过客厅去找被丢弃在门口的行李箱,顺便捡起扔在地上的大衣围巾,把箱子搬到里面,从内袋里掏出了一个钥匙扣递给郝眉。

 

“这是……幻想星球的天医?”郝眉一下认出了钥匙扣上的图案。

 

“恩。我们第二周正好去了Q公司,和他们幻想星球部门的策划部聊了聊。这个游戏有些年份,但是还保有活力,至今仍有一些死忠玩家,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建模在现在看来太老了,服务器优化也有问题。如果能进行改善,这个游戏的寿命远不止如此。”

 

“这么说来,他们是有意与我们合作?”郝眉食指绕着钥匙圈打转,“这游戏确实有潜力,如果能进行革新还是挺有前途的。老三怎么说?”

 

“肖奈应该也有这个意向。我们已经做了初步探讨,提了一些想法。他们的策划部还找来了以前的周边,我看到这个就顺便要了一个回来。”

 

郝眉拿着钥匙圈看了又看,似是相当满意,“这还是这游戏刚出的时候发行的周边呢,那时候我还没玩这游戏,也算是个绝版挂件。而且这游戏还是我们初识的契机,虽然那时候还并不知道是你啦,但是还是很有纪念价值。”

 

KO看他高兴的样子,也露出一丝笑意,摸了摸郝眉的头起身去厨房捞饺子。

 

“诶不对,”郝眉像是想起什么,又颠颠的跑到厨房,“这个天医是我的……那你的花箭呢?你怎么不跟我用一对的啊?”

 

“我有了。花箭的钥匙扣。”

 

“有了?什么时候?”

 

“很久以前,大概游戏刚出的时候吧。”KO皱起了眉,似乎时间太久远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可能是买点卡送的,也可能是在哪捡的。”

 

郝眉对此解释表示理解,毕竟这游戏刚出KO就在玩了,老玩家总是会有不一般的收藏,这么多年过去了游戏更新迭代这么快,忘了也是正常。

 

 


04

 

吃饱喝足,KO总算如愿抱得美人归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郝眉揉着腰缩在KO怀里怒斥此人“白日宣淫且不知节制”。KO餍足,心情愉快的听着枕边人话唠,不时揩油吃点豆腐。

 

天气仍是没有放晴,没有下雨,两三点的光景,拉着窗帘的室内几近黄昏。KO抱着郝眉,让他的头枕在自己手臂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仿佛下一秒就会沉沉睡去。

 

“KO,你还没给我讲过你以前的事呢。我都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糗事都跟你说了个遍了。”郝眉看着KO,一双眼睛在昏暗中闪闪发亮。

 

KO神色如常,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过去,还是不说了。”

 

郝眉没回话,沉默片刻以后更用力的抱紧了KO,脸埋在KO胸膛闷闷的说:“你现在有我了。现在很好,以后也会很好。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你不用回忆不愉快的过去,我们只会有无穷快乐的未来。”

 

KO默默的勾起了唇角,低头在怀中人头顶印下一吻。

 

然后这不安分的人又钻了出来:“KO!快把你花箭的钥匙扣找出来!”

 

十分钟以后,郝眉举着两串钥匙,审视片刻,满意的点头,然后把挂着天医的给了KO,挂着花箭的收入自己的口袋。“你的钥匙和我的钥匙,还有我们共同的家。KO,我们是一家人。”

 

“嗯。”

 

室内的光线并不足以让郝眉分辨KO的表情,他只感觉到KO温柔的怀抱,胸膛如擂鼓的心跳,和身下又勃发的炽热。

 

“那你为什么要叫KO啊?是你自己想的吗?还是……唔”

 

“闭嘴。”KO翻过身用嘴巴堵住了下面的话。

 

 


05

 

郝眉是被冻醒的。他哼哼唧唧着坐起来,脖子和腰跟断了一样的疼,“我被子呢?还有床怎么这么硬?……KO?KO?”

 

左手撑在“床板”上,右手烦躁的揉了揉头发,闭着眼睛的郝眉顿觉不对。身上没有被子,手底下的触感明显不是床倒像是硬得很的板凳,空气中是雨后的湿气混着青草泥土香,这陌生的大自然的气息,到底是……

 

郝眉睁开眼倒吸一口凉气,乌溜的眼睛因为震惊瞪到最大:“这他妈是哪儿啊!!!”

 

日暮黄昏,路灯一盏盏亮起,路上行人皆神色匆匆赶路回家,没有人关注这个坐在开放式公园长凳上埋着头揪头发的青年。

 

郝眉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先冷静下来捋清当下的情况:一觉醒来,不是在自己床上,而是在公园的长凳上。好吧,就算是在公园,郝眉再次抬头环顾四周,周围陌生的景色提醒着他,这并不是他熟悉的地盘。

 

这算什么?自己在做梦?他用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疼,下手太狠疼的他眼泪几乎冒了出来。如果不是做梦,那眼前的一切又是怎么回事?穿越了?掉进了时空漏洞?被外星人绑架了?

 

郝眉的脑洞越发天马行空。头疼的同时又有些担心,如果自己不见了KO一定会很着急,又或者KO和自己一起穿越了?他开始回忆今天白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半晌无果,长叹一口气靠在了长凳的椅背上葛优瘫。

 

没有更好的选择,郝眉强迫自己接受了现状,他开始寻找自己身上可利用的资源。上身衬衫和棉背心,下身牛仔裤,外套是驼色加绒大衣,服装和早上出门时一致。大衣内袋里有五百块钱,裤袋还有几张零钱和一串钥匙。没有手机,没有身份证,郝眉眯着眼回想起手机身份证似乎是放在了床头柜。

 

首先得先搞清楚自己这是在哪。如果穿越得不远也许打个的就能回去了,再远就得坐火车,没身份证是个问题,得跑一趟办临时身份证。郝眉一边琢磨着一边在路上晃悠,看行人和路牌,自己还身处国内,内心竟有一丝庆幸。没有穿越到地球的另一端,也不会语言不通,还好还好,还不算太糟糕。

 

在路边的报刊亭花一块钱买了份“C城晚报”,郝眉总算是大致确定了自己的所在。位于南方某省一个不算大的三线城市,穷尽自己贫瘠的地理知识,郝眉最终得出了结论。这座城看起来不是很繁华,建筑都有些老旧了,也没有特别高耸的建筑,就是个普通小县城的样子。

 

可是就算是小县城未免也太旧了……郝眉打量着四周和来去匆匆的行人,总觉得有种微妙的违和感,但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

 

“大爷,有公共电话么?或者手机能借我用一下么?我和我朋友走丢了,手机没电,打个电话找地方碰头。”郝眉露出乖巧的笑努力和报刊亭的大爷套近乎。

 

大爷放下了眼前的报纸,透过老花镜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郝眉,从边上拿出一个颇有年代感的诺基亚递给了郝眉。

 

嚯,古董啊。郝眉心里忍不住吐槽,嘴上还是带着笑不住道谢,然后拨了KO的手机号。

 

不管怎么说,先给KO打个电话报平安,郝眉似乎已经能想象到KO发现自己失踪以后黑化的样子,忍不住有点汗颜。

 

拨完熟悉到倒背的号码,郝眉不安的把手机放在耳边,想着怎么解释自己目前的状况,如何安抚可能炸毛的KO,直到听筒里传来毫无温度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exist……”

 

郝眉懵了。又重拨,还是空号。他又打了肖奈和愚公的电话。

 

全都是空号。

 

心中的不安和疑惑已经没法再用乐观来自我调节了。郝眉在大爷疑惑的目光中机械的把手机还回去,又给了一块钱,然后僵硬的走开。

 

此时距离他醒过来已经过了约莫半小时,没有手机,郝眉没法知道确切的时间,只能根据天色推测大概五六点。初冬的季节,夜幕降临的越发的快,刚才还漏着些许日光的橘色天际已经完全被深青色浸泡,路上和店铺的灯光尽数开启,暖黄的色调让人渐渐放松下来。

 

郝眉借着街边店铺的灯光重新拿起报纸审视。

 

“哥斯达黎加总统阿里亚斯抵达西安进行访问……”

“以胡XX为核心的第四代领导人今日在XX与X国代表会晤……”

“鸟巢即将竣工,小编带您探索这座宏伟建筑背后的设计奥秘……”

 

报纸首页的最上方极具设计感的“C城晚报”四个大字下,还有一行小字。

 

2007年10月23日 星期二 农历九月十三 第795期




—————————————

*长得帅的人已经猜到美人穿越到哪里了[doge脸]

*跟我一起呐喊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评论(7)

热度(115)